乐文小说网 > 大厂被裁,我当凶宅试睡员 > 0002 房间有人?

0002 房间有人?

        我深深吐了一口气,提醒自己放松一点。心想要真遇到鬼了,那就来一次人鬼情未了,也未尝不可的。想到这里,我赶紧捏了捏拳头。

        以前看小说,说真遇到鬼了,自己也别害怕,这东西越害怕越是找到你。反倒是你不害怕的话,说不定屁事没有。虽然是这样子想,我还是下意识地扫了一圈,发现客厅里也没啥东西防身。

        正在这时候,房间方向像是“咳嗽”了一声。房间里难道还有人?

        我还是很紧张,已经感觉到心脏在“咚咚”地跳了。此刻我倒有点后悔,早晓得我不接这差事了,为了几千元钱,要真的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反倒得不偿失。

        现在想起任大龙那三千元钱,我打自己脸的心思都有了。男人呀,你为啥这么没出息呢!

        算了,还是给任大龙打个电话,他可能经验丰富,万一我真出啥事,电话里他能听到。我赶紧拨通了任大龙电话。

        任大龙在电话里很不耐烦,没好生气地问我又怎么了,我没说话,话说多了他可能觉得我没啥能力,再说,我打开电话也只是让他听着我这边一旦有啥事,他能知道情况不是?

        我拿着电话,蹑手蹑脚去了厨房。选了一下,拿了灶上的一个平底锅,还举起来挥了挥,这平底锅不太重,防身应该还可以。

        拿着平底锅,我又蹑手蹑脚往卧室方向走。短短几米距离,我走了好几分钟。说实话,心里还是虚得很,说不虚那是忽悠。但话说回来,真要是遇到啥,这平底锅也没什么卵用。

        终于走到了锁着的这个卧室门前。我把平底锅放在胸前,迅速捏了捏门把手,试图一下子打开门。

        越是畏畏缩缩,越是害怕,索性直接打开门,一看究竟,反正大门都锁了,要死卵朝天。

        锁拧不开。锁着的房间里,里面没有声音。没有声音,更是让人害怕。

        已经到门口了,刚才拧房门,肯定已经惊动了里面的东西。此刻我已经暴露了,或者说惊动了里面的东西——当然,如果里面确实有不干不净的东西的话。

        我直接敲门,里面还是没应答。

        “如果我打扰了,请原谅我。我也是没办法,才干这事的。”我壮着胆子说。

        里面似乎听到有“疵疵”的声音,接着又听到了几声“咳嗽”。

        卧槽!我吓得后退两步,赶紧拿起电话,对任大龙说:“这屋子里好像有不干净的东西,卧槽,我不会第一次就撞鬼了吧。”

        任大龙在电话里笑着说:“你怎么运气这么差!我干这么多年都没遇到。你咋第一次就遇到了。该不会是遇到女鬼了吧?”

        我说:“懒得跟你说,都这时候了,还在开玩笑。明早等着给我收尸吧。”

        屋子里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又是“哐”的一声。

        我拿起平底锅,直接敲在门上,说:“里面的大仙,如果我得罪了,莫见怪。既然都在一个屋子里,还是见个面吧。”

        说完这句话,我有点后悔了。真的要见面么?

        “要死卵朝天,我还真不信。”我猛地拧了一下门锁,居然拧开了。

        屋子里一片漆黑,门一打开,飘来一阵霉味。开门动作太大,腾起一团灰尘,扑面而来,我咳嗽了两声,紧紧捏着平底锅。

        此刻没有听到咳嗽声。倒是有两只老鼠迅速从我脚下钻过去。这两只老鼠有擀面棍那么长,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长的老鼠。

        两只长老鼠从我脚边钻过去的时候,我本能地跳了起来,生怕被老鼠咬到。

        等我静下来时,这才仔细看了看这间卧室,里面堆满了旧书,还有一些桌椅之类。书在书桌上,摆得整整齐齐。

        我摸了摸进门处的灯开关,一把摁开。

        整个卧室里,一片明亮。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屋子里空无一人。也是的,这房间里,怎么会有人呢。

        此刻,我心里还是有些发慌,看得见的东西,不见得让人害怕,反倒是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才让人害怕。如果刚才的“咳嗽”声音,不是人发出来的,会是什么声音呢?

        我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合上手掌,弯腰拜了一拜,虔诚地说:“屋子里的大神,如果真的冒犯到了,请见谅。”

        屋子里安静得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见。我说完话之后,并没有什么回答我。

        我只好又把刚才这句话说了一遍,另外,我还解释了一下,我到这里来干这事的原因。

        我说确实最近工作不太好,才被裁员了,不出来干活家里老婆孩子等着用钱,更何况我这工作还是瞒着家里的。希望大神能开开恩。

        说完我又觉得有点好笑,我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还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呢。

        但是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多个心思,并不见得是坏事。

        我又对着空荡荡地屋子拜了拜,拜完之后,把门用一把椅子挡好,这样即便屋子里有什么东西,也逃不出这间房子,反正有问题就直接来吧。

        人死卵朝天,怕个鸡毛!

        弄好这一切之后,我便进到屋子里,看看这些书,到底是什么书。

        我边翻着书,边胡思乱想。

        书有一些哲学类的,还有一些杂志。杂志的旁边是几本世界名著,比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老人与海》、《包法利夫人》。除此之外,还有一本《百年孤独》和《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

        这些书我都看过,看得出来,这房间住过的人,应该是比较喜欢看书的,否则也不会买这么多书吧。这年头能读书的人,多少还是有些文化水平的,难不成这屋子里,此前是一个有文化的鬼?

        说来很奇怪,看完这些书之后,我竟然不太紧张了,看来是自己心里作祟。想到这里,我鼻孔里“哼”了一声。

        正准备退出房间,忽然又想到,刚进门之前我听到的咳嗽声,又是哪里传来的呢?

        我又扫视了一遍屋子,没发现什么异常。此刻我整个人全部置身于这间小房间,也就是说,这房间真有什么东西的话,那我就是跟这个东西短兵相接了。

        我拿着平底锅,准备后退到门口。刚一转身,感觉到背后一阵阴凉。

        背后又是一阵咳嗽声。

        我猛地转身,操着空荡荡地房间,大声说:“到底是哪位在咳嗽?不妨出来说说话。”

        咳嗽声没了。看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来的咳嗽声。

        停顿几秒,没有咳嗽声,屋子里和刚才我看书的时候一样,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清楚。

        我壮了壮胆,继续说:“大神好,确实很冒昧进屋,我这就退出去,只在客厅呆着,大神也别折腾我了,明早我就走了。”

        我缓慢退到门口,背后一阵风吹过来,我感觉到后背一阵凉。赶紧侧身,这尼玛不看则已,一看我魂都要吓出来了。

        我居然发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还坐在我的位置上,那姿势跟我刚才坐的姿势,一摸一样。

        这家伙看上去胖胖的,发型还有点潮,只是额角留了一戳毛,还染成了黄色。他翘着二郎腿,边摇头,边用手摸额头。

        可是,这家伙啥时候进来的呢?

  http://www.lwxsw8.com/65/65094/17279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