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三国:刘备帐下,朝九晚五 > 第十六章:穷途末路

第十六章:穷途末路

        曹操这招叫什么?叫做失小利而就大义,用来收买人心的一记绝招啊!

        后世很多人应该清楚,曹操当初刺董不成,逃出雒阳的时候,身边仅跟了一个救他一命的陈宫,之后还把他抛弃了。

        如今的他,虽然看似手下良将颇多,可独独缺了足智多谋的谋臣!

        这无外乎于曹操的政治资本和名声都还不足以吸引那些人才投靠。

        可讨董失败之后,曹操底下文武,就引来了一波大丰收,鬼才郭嘉、戏忠这些人自不必多说,荀家八龙的荀彧荀攸更是直接从袁绍那里转投到了曹操这里。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曹操在讨董的过程中,比作为盟主的袁绍更受世家大族青睐!

        曹操务实,袁绍好虚,这可能是两个人之间最大的差距。

        如今曹操只是一个代领奋武将军,只能做袁绍的马仔。

        而人家袁绍呢,爵位是邟乡候,甚至不屑做董卓封他的渤海太守,联盟之初,便自领车骑将军,这已经是或比三公的存在。

        讨董结束之后,曹操勉强做了个东郡太守,不断的招兵买马,而袁绍图谋冀州,之后两人分别被封为大将军和太尉,为此,袁绍还心存不满,逼得曹操让出了大将军这个位置。

        说了这么多,主要就是,曹操这个人,不好虚名,而他明知道前面会有董卓设下的陷阱,还是像一个莽夫一样一头扎了进去,结合曹操之后的经历,可以说,曹操这波看似莽撞的行为,却实实在在打动了一大批明面上的汉室忠臣!

        操,汉室忠臣也!

        想通了这一点,秦耀的内心变得一片火热,他虽然自问比不上这些汉末大佬的智慧,但关键他有挂啊,明知道这是一个捞名声的好机会,他怎么会愿意让曹操一人专美呢?

        面对几人的疑惑,当着公孙瓒的面,秦耀却是不好将个中缘由说清楚。

        幸好,刘备忠汉之心极为强烈,原本就想效仿曹操的行为,苦于没兵,此刻闻听曹操有难,哪还敢犹豫。

        “二弟三弟,可愿与我一同救援孟德?”

        “曹操汉之忠臣,当救之!”关羽应声道。

        “十八路诸侯,也就曹操这个黑矮子让我看得进去,此人当救!”张飞也瓮声瓮气道。

        “好,我们三兄弟一道,杀出一条血路来!”抽出雌雄双股剑,刘备杀气腾腾道。

        “主公且慢,我同你们一起去!”

        “汉明……”刘备不想秦耀犯险,正欲拒绝,当看到秦耀眼神中的坚定时,想到了他往日的表现,只得点了点头。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吕玲绮招手道。

        秦耀想了想,把吕玲绮一个人放在这里也不妥当,当即大手一拦,直接将吕玲绮拦腰抱起,两人共乘一马!

        此举看得几人眼睛直瞪,唯有刘备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五人四马正欲离去,被无视的公孙瓒脸色沉了下来。

        “贤弟,此举实为不智!”公孙瓒极力劝到。

        然而刘备去意已决,摇了摇头。

        “唉,也罢,可惜我手下兵卒不足,这样吧,让子龙率轻骑一千,也好做个照应!”

        刘备心头一热,感恩这个师兄:“伯珪兄大义,待我归来,同饮美酒!”

        “好,速去速回!”公孙瓒摆了摆手。

        烟尘滚滚,刘关张三兄弟率领一千轻骑匆匆离去,以袁绍为首的各路诸侯站在一旁嗤笑。

        天色渐暗,曹操率部从马不停蹄,心急如焚。

        而董卓一路西迁之余,也按照李儒的建议,设下几路伏兵断后,原本想委以重任的吕布此时却不见了踪影,气的董卓又用剑刺死了好几个美婢,手下惊若寒蝉,不敢触怒他。

        不知不觉,曹操已经追赶到荥阳地界,没等马儿停下,前方喊杀声震天铄地。

        来者乃是吕布手下八健将,以臧霸为首的七将早就等候多时。

        郝萌策马在前,发出一声狞笑:“果然不出文优先生所料,曹操,十八路诸侯,难道只有你追出来了吗?”

        曹操眼睛血红一片,抽出宝剑怒斥道:“逆贼,劫迁天子,流徙百姓,还不纳命来!”

        郝萌嗤笑道:“背主懦夫,安敢妄言!”

        夏侯惇大喝一声,先一步与郝萌战作一块,几个回合下来,郝萌不支,正当曹操下令冲阵时,埋伏于左的李傕大军杀了过来。

        夏侯渊率队迎战。

        没给曹操多余的时间,右边喊杀声也传来过来,是郭汜埋伏在右的伏兵,三路大军如洪流冲击,尽管夏侯惇在前方压制住了郝萌,可其余八健将赶到,夏侯惇双拳难敌四手,被击退。

        曹操见势不妙,立刻引军后撤。

        还未赶到荥阳城,曹操收拢饥饿交加的残兵,正欲埋锅造饭,四周喊杀声再起,乃是荥阳太守徐荣!

        来不及考虑,曹操上马便逃,徐荣站在高处看到逃跑的曹操,嘴角上扬,张弓搭箭,一箭射中曹操肩膀。

        曹操忍着剧痛逃亡,孤身一人闯入一个荒林,没等他喘口气,埋伏在这的军士从草丛杀了出来,挺枪刺向曹操,曹操反应及时,从马上滚落,可怜坐骑被两枪捅死。

        埋伏的军士上前,正欲抓住曹操,曹洪及时杀到。

        曹操疼的面无血色,按住曹洪肩膀说到:“我不行了,贤弟速速离去。”

        曹洪摇了摇头:“主公坐我坐骑先行离开,我为你断后!”

        “我此时逃生,你待如何?”

        “我自会步行赶上!”曹洪面露刚毅,说出了传于后世的一句名言。

        “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公!”

        两人一人骑马,一人步行,头也不回地往回逃,走了不知道有多久,面前被一条大河拦住。

        这个时候,曹操的状态已经很差了,看着拦路大河,意兴阑珊道:“命已至此,不复活也!”

        曹洪没有放弃生的希望,脱下甲胄,背起曹操渡河,寒冬腊月,曹洪被冻得直打哆嗦。

        两人哆哆嗦嗦地跑出了几十里路,身后追兵赶到。

        正是徐荣早就猜到了曹操撤退的路线,于上游坐船追杀曹操至此。

        曹操六神无主,第一次后悔做出了追击的决定。

        幸好,这时夏侯惇夏侯渊引残兵赶到,和徐荣战作一团,紧接着曹仁、李典、乐进也各自赶到了战场,几将合力,在夏侯惇刺伤徐荣后,杀退追兵,护住曹操离去。

        曹操看着自己仅剩的部从,心在滴血,可想到自己这次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换来的名声定能为自己带来收益时,嘴角还是挤出了一个笑意。

        “主……主公!”在前探路的夏侯惇嘴角发颤道。

        “何事惊慌?”曹操皱眉道。

        夏侯惇举枪指向前方高坡。

        月光皎洁,洒落大地,高坡之上,一将如天神下凡,画戟戟尖朝地,脸上无喜无悲。

        “吕布!”曹操惊呼一声,险先掉下马。

        话说吕布自告别手下之后,辗转于雒阳附近,寻觅一天,不见爱女下落,正准备放弃回到长安再做打算时,听得远处传来马蹄声,以逸待劳,成了压垮曹操的最后一根夺命稻草。

        “曹操,可还记得我不?”吕布声音如滚滚天雷,压得众人心头一阵激荡。

        “奉先将军,当初一别,温候神威依旧,操,拜见温候。”

        吕布打马走下高坡,不言不语,可带给了众将无穷的压力。

        “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吕布沉声道。

        曹操看了一下自己手下诸将,负伤的负伤,脱力的脱力,此时对战吕布,绝无胜算。

        “将军请讲,操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求活命,曹操也只能忍气吞声。

        吕布引马来到百步开外,曹操手下诸将已经是如临大敌。

        吕布没有急着动手,眉宇间有着挥之不散的阴霾。

        “可曾见过我女儿?”

        曹操一怔,原以为吕布是要向自己打听诸侯联军的动向,没曾想,却是问他女儿下落。

        “将军爱女,玲绮小姐难道没有跟随大军一起西迁?”

        吕布神色黯淡了下去,曹操没有正面回答,那就是没见过自己女儿了。

        悲痛之余,吕布举起了方天画戟。

        “将军莫急,如果玲绮小姐是在西迁之前走散的,此时必在雒阳附近徘徊,我曹操发誓,等我引军回去,必帮将军寻得爱女!”曹操慌忙道。

        “不必了,我吕布的女儿,不做人家活命的筹码,先前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没见过,那便死吧!”

        “吕布,休伤吾主!”

        曹操手下六将强打精神,迎战吕布。

        吕布虽失了赤兔马,身上又负伤,可内心悲泣之下,战力不降反增,只数个回合,早就疲惫不堪的曹洪先一步掉下马,生死未卜。

        “吾命休矣!”曹操不由悲泣道。

        ……

        “唉,又要加班了!”看着皎洁的月光,秦耀耷头耷脑地想到。

        “算了,算了,创业初期嘛,苦点是正常的,老板都在加班,我这做下属的也不能偷懒啊!”

        “你安分点!”突然,秦耀表情有些不自然,发出一声低喝。

        怀中的吕玲绮一直扭来扭去的,害的他小兄弟就没低过头。

        “不舒服啊,你是不是藏了什么武器啊,能不能拿出来。”吕玲绮面红耳赤的,说着就要伸手朝后面掏去。

        “别!”秦耀被吓得不轻。

        “给你个玩具,你先玩着。”说着,秦耀变戏法般地掏出了一根又长又黑的管子。

        “此为何物?”吕玲绮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嘿嘿,此物,名曰望远镜!”

  http://www.lwxsw8.com/64/64574/17116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