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大唐明月 > 第133章 临别依依 归途漫漫(尾声)

第133章 临别依依 归途漫漫(尾声)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然而从西州出发,穿过赤亭、伊州,沿着历史最为悠久的丝路北线伊吾道,一路向莫贺延碛而去,却仿佛是一场逆着时光的旅行,眼见着窗外的繁华变成荒芜,迎面的春风化作沙尘,琉璃叹气的次数不由越来越多却不是因为什么离别之伤,事实上,她几乎就没时间去体会这种感觉。

        这不,一眼瞟到窗外略有些眼熟的风景,她刚刚愣了愣神,车外却突然传来了一声马嘶。原本便在琉璃怀里蹦跳不休的小三郎兴奋的“嗷”了一嗓子,扭着小屁股便往外挣。他看着不算太胖,藕节般的胳膊腿却颇有一把子小蛮劲,琉璃顿时被闹了个手忙脚乱,乳母忙笑着要伸手,原本坐在琉璃对面云伊却一把捞住了他,双手举起来晃了晃,“真是个好娃儿,这般小便爱骑大马”

        三郎顿时嘎嘎的乐了起来,却还在扭头往车外看,一面咿咿呀呀的说着谁都听不懂的话语。

        琉璃顺手就在他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两记,“小磨人精”还不会走路,便喜欢骑马,这算怎么回事

        三郎越发高了兴,扭头看着琉璃,笑得哈喇子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云伊笑着歪头仔细看了看三郎,“姊姊,我觉得他生得像你多些,性子也好,定然也是随你。”

        性子好琉璃顿时一脸黑线,也就是云伊这种和他相处不久的人才会被这张傻乎乎的笑脸骗到,她两辈子加起来何曾精力过剩到这小东西的程度每天夜里哄他睡觉都是一场耐心的挑战,更别说那逮着什么啃什么的恶习、上了马就不肯下来的泼劲偏偏平日里总是笑得如此无辜无害,这德行,显然是像他爹嘛

        仿佛听到了琉璃的腹诽,厚厚的毡帘掀起了一角,露出裴行俭的面孔,三郎扭头看见他,乐得几乎没直接从云伊手中蹦出去,好容易被云伊抓住了,顿时便急得“啊啊”的大喊起来。

        裴行俭也笑了起来,“三郎又呆不住了”

        琉璃冲他翻了个白眼,废话他若少带儿子疯两次,这位小祖宗大约还呆得住点。裴行俭显然没接收到这份不满,依然看着那急吼吼要扑过来却被云伊抓了个结实的三郎笑,“外面风已经住了,还出了点日头,给他包严实些,我抱他出去玩会儿。”

        琉璃忙扭头看了看窗外,大风不知何时已停下,窗棂上隐隐有了一丝微黄,她不由松了口气,从云伊手里接过三郎,三下五除二将他包成了一个粽子,又把这个乐不可支的小粽子递给了同样笑容明亮的裴行俭,“莫让他乐过了头,待会儿更不肯睡了。”

        很快,车外便传来了一连串嘎嘎的笑声,又在马蹄声中迅速远去她的那句话显然比风散得还快琉璃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乳母却满脸都笑开了花,“阿郎平日那般忙,原来闲下来时竟肯这般照看小郎君。”

        琉璃苦笑不语,裴行俭这几个月来变本加厉的四处游猎欢宴,大约落在谁的眼里都会是一个耽于玩乐、不务正业,可谁知道他这半年内已颁下了七、八条减免各羁縻都府朝贡赋课的政令最近两三个月更是有几十个部落重新向大唐交上了土贡谁会知道他收到了朝廷召他回长安任司文少卿的敕书时,沉默许久之后只说了一句“时不予我”至于三郎么,她早该料到的,他以前忙成那样,一旦回府都能一言不发的看三郎睡觉看上小半个时辰,如今有了时间,还不是只要小家伙高兴,怎么样都成

        云伊的嘴角也随着那远去的笑声而勾了起来,“姊姊,我也想要个孩子了”

        琉璃按在额上的手指一顿,抬头看着云伊。她不是刚把麴崇裕送到金城转回么她想

        云伊犹自怔怔的听着外面的动静,语气仿佛在做梦,“我这次回部落便嫁人吧,若有一个三郎这样的娃儿,大约日子会变得有意思些。”

        琉璃一时有些接不上话,半晌才道,“嫁人还是要慎重,若是不好,毕竟是一辈子”呃,她好像说错话了

        云伊果然诧异的看了琉璃一眼,笑了起来,“真的不好,不过了换一个便是”突然又认真的点了点头,“姊姊说得对,的确要慎重些,总要找个好看些的人,不然生出来的娃儿也不会像三郎这般好看,那又有什么意趣”

        琉璃闭上了嘴,决定不再发表任何意见。云伊却若有所思的看了车外一眼,“姊姊,三郎的大名可是叫什么参玄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我若有了娃儿,你也帮我起一个好听些的名字好不好”

        琉璃唬了一跳,忙不迭的摇头,“起名莫找我,我发过誓,再不给人起名。”看着云伊张嘴便要追问下去,又忙道,“三郎的名字也不是我取的,是皇后的恩典,参玄,大致是参禅之意。”

        云伊的眼睛顿时瞪了个溜圆,“僧人打坐的参禅”眉头紧紧的拧成了一团,“好生古怪的名字这么难听的名字,算什么恩典”

        琉璃只能叹了口气,接着又叹了口气。这名字,实在是难听得莫名其妙、毫无道理虽然按照裴行俭的说法,无论皇后赐的是什么名,她突然间会以如此委婉的形式赐下这种微妙的恩典,背后的玄机已足够让人参详,何况还是这样意味深长的两个字而安西大都护这个名义上的二品大员,远离长安,无足轻重,根本不值得她如此大费周章,琉璃起初还有些不以为然,只是当五个月后,朝廷的敕书如期而至,她也再说不出什么。

        而所谓司文少卿,乃是鸿胪寺的四品副职,负责的是四夷朝贡、宴劳、给赐、送迎之事,说来也不是什么要紧职位,可琉璃总觉得,高宗此次召回裴行俭,绝不是为了让他回去好好招待外国友人,不定打着什么主意

        这对大唐最尊贵的夫妇做的事情正是云伊的那句话算什么恩典

        然而无论琉璃如何腹诽,牛车依然在晃悠悠的一步步走向长安。不到两日之后,牛车的前方便出现了一望无际的荒漠。

        琉璃走下牛车,望着眼前这片又被称为大患鬼魅碛的荒野,只觉得天地茫茫,人如虫蚁,一时心里也说不出什么滋味。只是看着身边同样默默无语的云伊,半晌还是道,“云伊,你不能再送了,不然我怎么放心”云伊是收到信后从部落里一直追到赤亭来相送的,可总不能让她真的把自己送回长安去

        云伊的眼圈瞬间便红了起来,“姊姊,我想把你送到长安,可终究是不成那里不是我能去的所在,日后你若是能回来,一定要来看我”她的目光慢慢投向遥远的天际,“还有玉郎,姊姊,你和姊夫在长安时,能不能略照看他一些他虽然不曾跟我说过,我却知道,他和我一样,是怕回到那地方的只是他却没得选”

        琉璃沉默良久,用力点了点头,轻声道,“云伊,你要保重自己。”

        云伊咬着嘴唇,扭头片刻,回过脸时,脸上已重新露出了笑容,“姊姊放心,我阿史那云伊是天下最不会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倒是你,一定要好好保重,早日给三郎添上三五个兄弟”

        不待琉璃说话,她笑着伸头在三郎的脸上用力亲了一口,“小三郎,不许忘记你在西疆有个小姨”说完转身走了马边,翻身上马,向琉璃挥了挥手,又对裴行俭笑道,“姊夫,好好照看姊姊和三郎”

        一声清脆的马鞭声响,白色骏马上的那袭红衣,沿着大路向西归去,没多久,那身影便消失了淡黄的飞尘与深绿的树影之间。

        琉璃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连三郎都不断探着脖子往回看,圆圆的眼睛里满是困惑,似乎想不明白,这个几天来总是抱着自己疼不够的女子,怎么会如此干脆利落的离开了。

        裴行俭轻轻揽住了琉璃的肩头,一言不发的陪着她站在道路正中,回望着西州的方向。他们的身后,小檀和阿燕两家人也默默的站在车边,连几个孩子都停止了嬉笑,年纪最大的韩飞更是露出了一脸小大人般的沉肃神情。

        远远的,一声长长的鸣镝打破了漫长的沉默,琉璃微微吃了一惊,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远处的山丘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骑者,一人一马在湛蓝如洗的天空中留下一道奇妙的剪影。

        裴行俭眯了眯眼睛,慢慢的笑了起来,突然转身走到自己的坐骑旁边,从马袋里摸出了一支小小的横笛。

        笛声清越,远远的传了出去,吹到激越之处,山顶的那道剪影微微一动,张弓搭箭,几声尖锐的箭鸣之声遥相呼应。

        一曲终了,那笛声却似乎犹在旷野上回荡不绝,应和着一个从容低沉却不容置疑的声音,“终有一日,我会归来,令西疆无忧,此生无憾。”

        远处的山头上,那道剪影不知何时已悄然消失,琉璃的目光不由看向了远处的荒野。在静静的碧蓝天空下,这片鬼魅的荒漠看去安宁得犹如一幅漫天铺开的枯墨山水卷轴,然而熟悉这片土地的人都知晓,那安宁的背后有着怎样莫测的危机。

        路还很长,他们的归途,才刚刚开始。

        正文完

        免费全本。

        vv4811041

  http://www.lwxsw8.com/56/56969/141495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