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有一棵神话树 > 第九百九十九章 纪夏被吞了【大章】

第九百九十九章 纪夏被吞了【大章】

        宫星曌自从获得了能够进入噎鸣秘境的资格之后。

        除了偶尔会走出秘境,回大符看看之外。

        其他时间。

        几乎自始至终都呆在噎鸣秘境中,不断的修行,不断的参演演算大道。

        对于宫星曌来说。

        最开始,得知噎鸣秘境的存在,让他的心中充满了震撼,充满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也研读了许许多多的古老典籍。

        可是从来没有哪一本典籍提到过。

        还有某种可怕的力量,能够掌控时间的流速。

        即便是那些古老的神灵。

        在时间长河之前,他们也和弱小的凡人一般,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在其中溅起一丝的水花。

        而噎鸣秘境,却打破了他之前的认知。

        二十倍的时间流速。

        让宫星曌叹为观止。

        也在那时,他终于明白太苍为什么能够在如此短暂的岁月里,崛起成为一座如此庞然的巨朝!

        其实某种程度上。

        宫星曌十分的了解太苍,也十分的了解纪夏。

        早在太苍弱小的时候。

        他就知晓太苍的存在。

        宫星曌对于纪夏的了解,再更深刻一些。

        毕竟纪夏在年少的时候,曾经游历过大符王朝。

        也在大符王朝中获得了许多符文传承以及大量的灵晶。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积累。

        太苍才能够安稳的度过那一段最悲苦的岁月。

        不至于因为饥饿以及周遭两座弱小的异族国度而彻底的灭亡。

        宫星曌与纪夏的关系,其实也十分不俗。

        早年间他们互称兄弟。

        太苍遭遇大难的时候,宫星曌还曾经带领了大符精锐强者来援。

        如此种种。

        宫星曌才能够获得纪夏的准许。

        进入噎鸣秘境中修行。

        转眼间已经一千多年时间流逝而去。

        在噎鸣秘境中,却已经度过了两三万载。

        宫星曌本来的年龄就不大。

        比起纪夏仅仅大了那么两百多岁。

        最初的宫星曌,被称之为旬空域第一天才。

        因为他在短短两百年岁月里,就已经成为了铸造了九座灵府的强者。

        这样的成就,还是建立在宫星曌沉迷于演算大道,不曾好好修行的前提下。

        很久之前。

        纪夏就曾经评价过宫星曌。

        将其称之为除纪夏以外的百域第一天才。

        在纪夏看来,宫星曌之所以不强大的原因仅仅只有一个。

        那边是他不够专注,以及他没有足够的时间。

        噎鸣秘境虽然无法让宫星曌专注于修行。

        却为宫星曌提供了充足的时间。

        当一位不世的天才,身在噎鸣秘境中,时时刻刻向诸多太苍神人请教,不断参演属于自身的大道。

        那么,这位不世天才的修为进境,必然能够突飞猛进。

        再加上宫星曌和竺嗣向纪夏称臣,成为了纪夏麾下的强者。

        所以那些来自于神物不凡效果,也能够加持到宫星曌的身上。

        让宫星曌修行起来,事半功倍。

        于是,在数万年之后的如今。

        当宫星曌再度现身。

        宫星曌已然是一位上劫巅峰的存在。

        他甚至已经跨过窥神境界,铸造了属于自己的命宫。

        只是还未曾彻底的将自身的灵元,转化为神元。

        在纪夏看来,这个过程并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也许再过几年时间,宫星曌就会登临命宫,成为一堆命宫神灵。

        开始掌控天地规则,掌控神元!

        纪夏看到宫星曌前来。

        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一些。

        他眼中灵光闪过,能够清晰的看到宫星曌身体内澎湃的灵元波动。

        即便是天资恐怖无双的纪夏,看到这么汹涌浩瀚的灵元,都不由有些感叹。

        “单单就天资而言,星曌族兄堪称惊才艳艳,如果他不是还在修行演算大道,他的修为还能够更上一层楼。

        妥妥的是一位天之骄子。”

        纪夏在心中评价宫星曌。

        宫星曌则落在太和殿殿宇,像纪夏行礼。

        “臣宫星曌,参见帝君。”

        宫星曌十分自然,神色并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扭捏。

        哪怕在短短一千多年前。

        大符王朝还要比太苍更加强大。

        宫星曌也远远强过纪夏。

        纪夏也都是以“族兄”二字,称呼宫星曌。

        可是时过境迁。

        当纪夏以及太苍强大到一种境地,在宫星曌的心中,即便他有着绝顶的天赋,可是比起纪夏来说,差距实在是太过于明显。

        他想纪夏称臣,自然不会有任何的负担。

        当然。

        更重要的是,宫星曌生性大气,而且对于这种功过名利看得向来不是太重。

        与之相比,宫星曌还要更加看重彼此的情谊。

        否则,他也不会在诸多王朝前来征伐太苍,太苍看起来必败无疑的时候,带领大符精锐,前来援助太苍。

        在这样的情况下。

        即便太苍远远比现在弱小,纪夏与宫星曌一般强大。

        他既然已经向纪夏称臣,就绝对不会有任何其他小气的心思。

        宫星曌入座之后,内务府侍官奉上灵酒。

        二人共饮一杯。

        纪夏也并没有浪费时间。

        随着他一道神识闪过。

        宫星曌立刻明白了纪夏唤他前来的原因。

        “原来如此。”

        宫星曌正襟危坐,神色也十分庄重:“既然帝君想要让我也算一番解开神禁的后果,臣下自然领命。”

        一旁的裴恒有些惊奇的望着宫星曌。

        早在裴恒身在南禁秘林的时候,就知道宫星曌的存在。

        当时他对于宫星曌的印象,不过仅仅只是一位天资不错的凡俗君王。

        但是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

        宫星曌拥有的力量,比起他,竟然来得更加纯粹,来的更加强悍。

        而且……

        听纪夏和宫星曌两人的交谈,不难猜出,宫星曌竟然拥有着能够演算未来的无上能力。

        这让裴恒瞳孔都有些收缩。

        最终。

        他也只能够抬头看了一眼纪夏,又看了一眼宫星曌。

        “看来,帝君是拥有大气运的存在。

        身旁聚集着的,都是一些整座无垠蛮荒都出不了几尊的妖孽。”

        宫星曌的目光也落在裴恒的身上。

        “既然裴恒前辈生于那尊贯通世界的白蛇清气之中。

        演算之物,便定为裴恒前辈的一滴精血,不知如何?”

        裴恒连忙点头。

        他伸出右手,一滴精血,从他的右手掌心漂浮出来,悬浮在天空中。

        宫星曌心念一动。

        那一滴精血,急速朝着宫星曌而来。

        宫星曌此时的身躯,突然之间漂浮了起来。

        一瞬间。

        太苍太都天空中,浓郁的天地灵元疯狂的朝着宫星曌的身体涌来,没入他的躯体中

        宫星曌的身体,很快就已经通体发光。

        又有一条条几乎无法察觉的视线,从他的身上弥漫出来。

        围绕着宫星曌不断的转动。

        这些丝线的数量,根本就无法计算

        丝线极为纤细,密密麻麻的缠绕在宫星曌身体周遭。

        然后,丝线的一头探入了宫星曌的身体,似乎连通了他的血脉。

        另外一头则探入了虚空,却不曾穿透空间。

        而是……好像连接了时空一般!

        裴恒悬浮在天空中的精血。

        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化作一道血雾飘散开来。

        那些血雾,包裹缠绕着无尽的丝线。

        让宫星曌身体内爆发出来的不知名规则,更加澎湃了许多。

        纪夏注视着宫星曌。

        神色不免有些感叹。

        “看来,百域之地因为关押了如同奉苏这样的可怕存在,囚禁大黑山以及不知名神皇的幽魂禁域入口,也在百域之中。

        又有三位先天神灵,在此地陨落。

        也许是因为这些原因,百域之地凭空多了许多醇厚的气运。

        这些气运,又造就了很多不世出的天才,亦或者无上的天骄。

        比如宫星曌,比如景郁。”

        纪夏暗暗猜测。

        随着他实力的增长,也知晓了许许多多的天地规则。

        明白一座寻常的地域。

        同时诞生两位无上天骄的可能基本为零。

        所以,百域之地必然受到了其他因素的影响。

        仔细想起来。

        百域之地和其他所在不同的地方。

        大概就只有此间关押着的那几尊强者了。

        “大黑山能够突袭神皇,必然也是神皇级别的存在。

        衣归姑娘也说过奉苏大尊曾经吞噬了半座神国,化作了他的半只断角。

        再加上三只先天的神灵。

        如果天地气运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发生改变,也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在纪夏思考的时候。

        宫星曌身体以外的丝线,光芒越来越灿烂。

        那些光芒里面,又充满着神秘的波动。

        这种波动变化无穷,每时每刻都脱胎换骨,每时每刻却又相辅相成。

        其中的变化之多,即便是如今的纪夏,也根本就没有办法记下其中的万一。

        换一句话来说。

        这种波动,比起关押白蛇的神禁还要来得更加玄奥复杂!

        时间流逝。

        三日时间转瞬而去。

        无时无刻不再经历亿万变化的演算过程,好像也在此刻落下帷幕。

        在纪夏和裴恒的视线中。

        宫星曌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

        原本神采奕奕的面目,也变得十分苍白。

        宫星曌似乎变得十分虚弱。

        纪夏看向宫星曌的眼神里,也带了几分歉意。

        演算大道极为特殊。

        宫星曌每一次演算,都要耗费大量的力量。

        而且他的特殊体质,似乎天生和演算大道相契合,平日里似乎是在缓慢而又稳定的积累某种力量。

        当这种力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

        就能够进行相应程度的演算。

        从宫星曌这一次的反应来看。

        这一场演算,必然耗费了大量的演算神力。

        在此之后的漫长时间里,宫星曌必然无法再进行第二次演算了。

        “没想到演算这么一条白蛇,竟然会耗费宫星曌如此之多的力量。

        看来,白蛇的来历一定十分不凡。”

        纪夏探手拿出神丹,递给宫星曌的同时,也在心里揣测。

        宫星曌接过神丹,一口吞下。

        他的眼中,突然也有一道漩涡开始旋转。

        纪夏以及裴恒的眼神,与这一道漩涡碰触。

        他们似乎瞬间来到了未来。

        只见一座庞然无垠,比起界祖山只大不小的山岳,正耸立在天空中。

        那一轮山岳的山顶,还有一片巨大的星辰海。

        星辰海中,沉浮着大大小小诸多星辰。

        这些星辰散发出来的光辉,没入山岳。

        好像在给山岳施加某种源源不断的力量。

        维持着山岳中的一道神禁!

        须臾之间。

        神禁似乎遭受到了某种沉重的力量,轰然崩塌。

        数不胜数的灵禁在一瞬间就被同时瓦解。

        惊天动地的声响之后。

        一条白蛇由小到大。

        短暂时间内变得长不知几千万里。

        白蛇孱弱的躯体。

        因为接触了天地之间的灵元。

        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变得空前强大。

        凶狠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

        原本洁白的白蛇,猛然间变得漆黑一片。

        温和的双眼也变得一片血红。

        嘴里也长出了四只獠牙。

        能够轻易的洞穿世界。

        这是一只无比凶残的神兽。

        强大、诡异、凶狠、残忍……

        凶残神兽出现在天地中。

        而下一刻。

        纪夏和裴恒便亲眼看到。

        这一只凶残的黑蛇,朝着下方的巨大山岳狠狠一咬。

        一道道星辰的虚影浮现出来。

        一股禁忌的力量,好像无穷无尽的剑光一般,笼罩天地。

        让这一片天地,化作一片禁忌之地!

        咔嚓!

        比起界祖山还要庞然的山岳,被凶残黑蛇吞下。

        纪夏和裴恒俱都愕然。

        愕然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凶残黑蛇的强大,以及巨大的山岳被吞噬。

        而是因为……

        他们在巨大的山岳山石缝隙之中。

        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凶残黑蛇的力量强横无双。

        纪夏和裴恒还没来得及躲避。

        甚至纪夏诸多底蕴,还没有迸发出来。

        就被黑蛇一口吞噬,肉身、神识、真灵全都无法逃脱,化作了一道道精气,成为了凶残黑蛇孕养身躯的养分。

        裴恒也亦是如此。

        在惊鸿一瞥间。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当自己被黑蛇吞噬的时候。

        他的真灵、神识、肉身没有任何神秘的清气蔓延出来。

        而最最本源的真灵深处,也是七彩灵鸟的心态。

        纪夏立刻明白过来。

        他转头看上裴恒。

        只见裴恒一脸苦涩。

        “遭逢如此震撼情景,我记起来了。”

        裴恒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曾诞生自白蛇的清气中,也没有夺舍七彩灵鸟的肉体。

        我自始至终就是一只懵懂的七彩灵鸟,误入了那一座禁地山岳。

        最终被贯通世界的黑蛇蛊惑……”

        裴恒眼睛里面失望到了极点。

        “上万年来的努力,上万年来的探寻,还以为自己的使命如此。

        没想到不过是因为一道幻术。”

        裴恒闭起眼睛,他的神识在不断挣扎,脱离了宫星曌造就出来的幻境。

        他瘫坐在座椅上,低着脑袋对纪夏说道:“这件事情,倒是叨扰帝君了。

        我们之间的约定,就此作罢,那一道神禁不必再破解了。”

        裴恒也会就此废去自身修为,以谢险些置帝君于险地之罪。”

        ……

        一阵沉默。

        裴恒不解的抬头看向纪夏。

        只见纪夏额头上冷汗连连,很明显是在后怕。

        可是与此同时。

        纪夏的眼神中,却充满了欣喜,以及疯狂之色。

        “神禁自然要破解,里面的白蛇……黑蛇,不管是什么蛇也统统都要放出来!”

        “正好报天目神朝一箭之仇!”

  http://www.lwxsw8.com/55/55319/155372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