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清穿]黑莲花的宫斗系统 > 第175章 宫斗的第一百七十五天倩姐杀青。……

第175章 宫斗的第一百七十五天倩姐杀青。……

        “傅恒,  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话?!”乾隆黑着脸看着富察傅恒,语气带着清晰可查的怒气。

        “奴才知道,正因为奴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话,  奴才这才拖延到今日才敢来告诉万岁爷您。”傅恒抱着拳头,  弓着腰,  “那伺候刘格格的宫女奴才已经找到了,万岁爷若是不信任奴才,可让人传召她来当面对质。”

        “好,  朕倒是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乾隆是满腹怒火,任谁被人说自己孝顺多年的母亲竟然不是生母,  而且还是杀母仇人时,心情都不会好到拿来哪里去。

        如果不是傅恒说得仿佛确有其事,  乾隆早就勒令人把他拖下去了。

        那宫女傅恒早就带了进来。

        乾隆一传召,人立刻就被带到养心殿里。

        宫女岁数已经五十多了,  进来后颤颤巍巍地给乾隆行了礼,“奴婢给万岁爷请安。”

        “孙嬷嬷,  万岁爷要问你当年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仔细地跟万岁爷好好说说。”傅恒说道。

        孙嬷嬷连忙点头道了声是,  她抬眼看向乾隆,神色怔了怔,囔囔道:“像,真是像,  太像了。”

        “像什么。”乾隆皱了下眉头。

        “您和刘格格模样很像。”孙嬷嬷说道:“奴婢还留着当年的一卷刘格格的画轴,  万岁爷您可以瞧瞧。”

        孙嬷嬷小心翼翼地展开带来的画轴,  画面一展开,乾隆的瞳孔就是一震,画中的是个女子,  面容英气爽朗,眉眼和乾隆有八分相似。

        乾隆冲孙嬷嬷招了招手,将画轴拿在手上,不住地端详,当他瞧见下角一个落款:“臣丁观鹏恭画”时,乾隆神色瞬间变了,这丁观鹏不是旁人,正是宫廷画师,负责给皇室画像,太后就有一幅丁观鹏的画像。

        难道傅恒说的话是真的?

        乾隆本来笃定的心动摇了,他沙哑着声音问道:“当年这刘格格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是康熙五十年时候的事,刘格格和钮钴禄格格也就是如今的太后同时怀上,两人是在同个院子里,钮钴禄格格脾气大,一向看刘格格不顺眼,可怀孕那会儿,钮钴禄格格却一反常态对我们格格很是体贴,奴婢那时候还以为钮钴禄格格变了个人,后来我们格格生了,奴婢才知道不是体贴而是包藏祸心。钮钴禄格格的孩子早就没了,她怕事情败露,就盯上了刘格格的孩子。孩子生下来那天,稳婆就把格格捂死了,还声称生了个死胎,奴婢亲眼瞧见,可是不敢做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稳婆把孩子抱到钮钴禄格格的屋子里,次日,人人都以为钮钴禄格格生下一个男孩,刘格格却是难产去世。”

        刘嬷嬷徐徐道来。

        乾隆的瞳孔满是红血丝,他握紧了手,手背上青筋暴起,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你说的都是真的?”

        “奴婢不敢有半句虚言。”刘嬷嬷缩了缩脖子,恐惧地说道。

        这么多年来,她生怕被太后的人发现,躲躲藏藏的过日子,早已吓破了胆子。

        “万岁爷!”殿外传来李玉着急的声音。

        乾隆闭了闭眼睛,怒道:“吵什么吵,进来!”

        李玉连忙走进殿内,他不敢多看,飞快地说明来意,“万岁爷,贵妃娘娘在御花园小产了,太后娘娘和贵妃娘娘一口咬定是皇后娘娘干的。现在人都在慈宁宫中。”

        乾隆倏然睁开眼睛,眼中露出怒气。

        “摆驾慈宁宫!”

        “臣妾的孩子,太后娘娘,臣妾不活了。”才刚走到慈宁宫门口,令贵妃的哀嚎声就传了出来。

        乾隆的脚步顿了顿,而后才走入殿内。

        太后和令贵妃瞧见他来,眼睛都骤然一亮。

        “皇帝,你可算是来了,今儿个皇后做出的这件事,哀家真是没脸说了。”太后板着脸,看着顾倩倩的眼神就跟看着某些丧心病狂的人一样。

        顾倩倩面色微沉,“太后娘娘,臣妾和贵妃小产的事毫无干系,还请您嘴上留德。”

        “怎么没干系?哀家亲眼看见的你把她推倒的。”太后冷笑一声,“做得出就要认,怎么?你现在知道害怕了  ?”

        “万岁爷。”令贵妃眼中含着泪看着乾隆。

        顾倩倩也朝乾隆看去,眼眶微红,面上看似忧伤,心里头却不然,顾倩倩心知今日傅恒去找了乾隆,这会子乾隆估计是已经知道内幕。

        生母的话和杀母仇人的话,那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果然,只见乾隆环视众人一圈,对李玉等人说道:“你们都出去。”

        “喳。”李玉带着所有宫女太监都退了出去,只留下顾倩倩等人在殿内。

        “皇帝,你处理得对,家丑是不可外扬。”太后脸上带着压抑不住的喜意,她的眼神跟刀子一样在顾倩倩脸上扫过,“像乌拉那拉氏这样心思恶毒的人,没资格坐在皇后这个位置上,哀家看,是该废了她才对!”

        “皇额娘的意思是德不配位之人该被废黜是不是?”乾隆的嗓音有些低沉,看着太后的眼神也带着几分不善。

        但太后毫无察觉,甚至还重重点头,“没错,哀家就是这个意思!”

        “那太后你,有什么资格当太后?”乾隆扬手就将身旁的花瓶给砸了。

        砰地一声重响,殿内外的人都吓了一跳。

        陈嬷嬷等人在惊讶过后却是忍不住欣喜,这是万岁爷发怒了,看来这回皇后娘娘要倒大霉了。

        “皇帝,你,你”太后气得手都在发抖,她手指着乾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哀家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你就是这么报答哀家的?”

        “如果你是我的母亲,我是不该这么对你。”乾隆眼神幽深,眸子里的怒气滋生,想到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认贼作母,甚至还为了尽孝屡屡委屈自己和皇后,乾隆就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可你是我的母亲吗?”

        太后脑海里轰地一下,她耳朵旁嗡嗡作响,眼前发黑,踉跄了下靠在椅子上,“你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哀家不是你的母亲,还有谁是?”

        “刘格格。”乾隆将带来的画轴打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太后,在瞧见太后惊恐和畏惧的眼神时,他的心一下沉到谷底,都是真的,那个孙嬷嬷的话都是真的,太后真的是他的杀母仇人。

        “太后,朕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权势?”乾隆攥紧了手中的画轴,“现在朕明白了,你是怕朕知道这些事,你一直心知肚明你不是朕的亲生母亲,所以你才拼命想要争权夺利。”

        “你胡说八道,哀家就是你的母亲!”太后发了疯似的扑了过来,她想要撕烂那卷画轴,想要保住她的一切。她深知她的荣华富贵都是建立在她是万岁爷生母的基础上面,一旦事情败露,那么等待她的就是死亡。

        然而,乾隆这回却丝毫不给她留面子,他躲开太后的手,扬手将太后推了出去,让她猛地一下摔在地上。

        乾隆冷冷地俯视着太后,“太后娘娘,你该庆幸你还有太后这个虚名,但是朕不会再让你过上好日子了,朕的母亲死在你的手上,朕要让你尝尝朕母亲当年的痛苦,还有,钮钴禄家,也不会有好下场。”

        “你不能这么做!”太后失声喊道。

        “朕可以。”乾隆冷漠说道。

        床上躺着的令贵妃已经彻底愣住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太后竟然不是万岁爷的母亲?反而是杀害万岁爷生母的人,那她是太后这边的人,岂不是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想到这里,令贵妃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忍着剧痛对乾隆说道:“万岁爷,臣妾若是知道太后娘娘竟然是这样的人,绝不会和她往来。”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乾隆看看令贵妃,冷笑一声,“你的小产怕是你们想出来的毒计吧?太后心狠,你心也好不到哪里去,连自己孩子都能不要,这样的女人,朕看着都心寒。”

        “不是这样的,万岁爷。”令贵妃慌了,她想解释,可乾隆压根不听。

        “李玉,进来。”乾隆喝道。

        李玉忙推门走入殿内,在瞧见地上躺着的太后和令贵妃时,他的眼皮跳了下,紧接着他意识到有大事要发生了。

        乾隆二十四年十月三十日,这天紫禁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后世估计都是一个谜。

        但对于紫禁城的宫人们来说,他们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却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小动物一样,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件事的危险。

        所有人对令贵妃和太后的病倒只字不提。

        就连愉嫔和嘉嫔也都不敢过问。

        乾隆二十五年六月初六,当着文物大臣的面儿,乾隆将七阿哥任命为太子,对于这个结果,大臣们可说是毫不意外。

        七阿哥永瑞可谓是双喜临门,不但成了太子,还即将要娶福晋了。

        他的福晋不是旁人,正是郭络罗格格。

        消息传到长春宫时,阖宫的宫女太监莫不欢呼喜悦,宁妃更是笑着对顾倩倩说道:“恭喜皇后娘娘,贺喜皇后娘娘。娘娘想必很快就有三喜了,那郭络罗格格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想来很快就能给你生个孙子。”

        顾倩倩笑了下,嗔道:“你这张嘴,现在倒是越发会说话了。”

        “那不是和娘娘相处久了也长进了嘛?”宁妃笑眯眯说道。

        顾倩倩抿了抿唇,她的眼神望向窗户外。

        傍晚时分。

        慈宁宫安静得如同一个废墟,从那件事之后,慈宁宫里就只留下两个老嬷嬷照顾,平日里甚少有人到这边过来。

        顾倩倩到来时,两个嬷嬷正在茶房里喝茶,瞧见她来,慌忙出来迎接,“老奴给皇后娘娘请安。”

        “不必多礼,都起身吧,本宫是来看看太后娘娘的。”顾倩倩笑着说道。

        “是,是。”两个嬷嬷忙让到一旁去,心里头感叹不已皇后娘娘就是孝顺,听说太后娘娘得了急病,是会传人的,旁人都不敢过来看望,也就是皇后娘娘还隔三差五来看望太后娘娘。

        沉重的掉了漆的大门缓缓被推开。

        床上躺着的老人听见声音猛地睁开眼睛,她知道来人不会是旁人,只有那个贱女人皇后。

        “太后娘娘,好几日没见,您怎么越发憔悴了。”顾倩倩慢悠悠走到太后身旁,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保养得极好的双手交叠在膝盖上,“您可要好好保重身体,不然的话,怎么能看到永瑞成为皇帝呢?您还不知道吧,今儿个万岁爷将永瑞定为太子了。”

        “唔唔唔!”太后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想要咒骂,却只能说出含义不明的字词,乾隆是真狠,直接给她灌了哑药,就算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您这么高兴啊。”顾倩倩像是没看见太后眼里的恨意一样,笑眯眯道:“那臣妾就没白跑这一趟,您啊,好好养着,将来好日子长着呢。”

        太后气得几乎要吐血,她恨不得挠花了顾倩倩的脸,可是她浑身无力,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更遑论要报复顾倩倩。

        “所以说啊,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当年您百般磋磨折辱本宫,那时候您想得到有今天吗?”顾倩倩伸出手,替太后掖了掖被子,“如今才过了半年而已,咱们啊,慢慢来。”

        “恭送皇后娘娘。”老嬷嬷送走了顾倩倩,对着顾倩倩赏赐的几十两银子欢喜不已。

        没人在乎殿里面那躺在床上的太后此时心中的仇恨。

        或许说,她罪有应得。

        迎着天空上的晚霞,顾倩倩回了长春宫,在长春宫门口下了辇子,她抬头看向天空,她还记得当初她在长春宫苏醒的那一天,天也是一样的蓝,晚霞也是一样的好,但那时的她孤立无依,四面楚歌,想必谁都想不到那时候的娴妃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天吧。

        这就是命运,让人捉摸不透却又充满变化的命运。

        顾倩倩对着晚霞笑了下,她这半生过得不错,希望那死得冤枉的姑娘若是在她的身体里复活也能过得不错。  w  ,请牢记:,

  http://www.lwxsw8.com/54/54138/144560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