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男配求你别黑化 > 第168章 原书结局永生虚妄。(虐,与正文无关……

第168章 原书结局永生虚妄。(虐,与正文无关……

        【慕朝颜视角:】

        人,  该向命运低头吗?

        .

        大雪日,慕朝颜赤脚奔跑在雪地中,所过之路留下蜿蜒血痕。

        她逃不动了,  素白的衣裙沾染血花,  脱力扑倒在雪地中。

        层层追兵将她包围,  每个人都用剑指着她,不远处马蹄渐近,坐在马上的男人俊美阴冷,  他居高临下笑望着她,问:“阿昭,这天下都是孤的,  你还想逃到哪里去呢?”

        慕朝颜倔强抬起面容,  肩膀颤抖剧烈。

        容运十二年,  夜,原太子容青远大婚,  洞房花烛,  一对新人本该相依恩爱,  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场宫变分离。

        在那一晚,  慕朝颜成了容青远的妻子,在拥有他的当夜也眼看着他被容衡抓走,而她无能为力无力更改,  最可笑的是,她竟成了容衡的皇后,  害死夫婿的罪魁祸首。

        慕朝颜逃不动了,也不想逃了。

        在被容衡一口口逼着吃下那只裹着她夫婿的肉包时,她好似看到了完好的容青远。他就站在窗外,沐浴在阳光之中,  身上的青衣干净温暖,含笑着对她伸手,“阿昭,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可他们的家,早就没了。

        慕朝颜艰难吞下最后一口肉包,满脸泪水痴痴盯着窗外,她说:“好。”

        人,究竟该向命运低头吗?

        锋利的匕首寒光冷冽,慕朝颜麻木将它划向自己的手腕,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汹涌而出的鲜血。

        她活不起了啊。

        慕朝颜绝望仰躺在榻上,渺小如尘埃般的她,根本无力与这天地抗衡,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前入黄泉等着容青远,可闭上眼睛,绞痛的小腹像是在提醒她什么,慕朝颜黑暗的眼前忽然多了一丝光。

        那最后的光亮,是她的孩子。

        她,有了容青远的孩子,除了孩子,慕朝颜体内还多了一抹名为熙清魔君的残魂。

        人,或许真的该同命运争一争。

        【容慎视角:】

        容慎自幼在缥缈宗长大,从他有记忆起,就住在这冷冰冰的无极殿之上。

        他的父母是谁,而他又是谁?容慎半知半解,他唯一清楚认知的那便是他的师尊不喜他,混月道人厌恶他,好像……

        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容慎从他们的目光中,看到了嘲笑与嫌弃。为了成为一名受人尊重喜爱的修者,隐月道尊告诉他,要学会不争不抢,克制与宽容,善良与淡薄。

        这很难,可容慎做到了。

        但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容师兄,你再帮我一次好不好?”

        “师兄师兄,你不是承诺要护我一世无忧吗?”

        “容师兄,梨儿最喜欢你了,你是梨儿心中最重要的人,无可替代。”

        白梨说,他是她最重要之人,容慎信了。

        白梨说,她最喜欢的便是他,容慎也信了。

        这好像还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说喜欢。于是,为了能多得到白梨口中的‘喜欢’,他百般忍让做了所有他不愿做的事情,甚至还为了白梨亲手为自己培养出一名对手。

        当注意到白梨看向燕和尘的目光时,那闪亮炽热的神采刺痛容慎的心,容慎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在排斥着什么。

        一个是他的小师妹,他最最疼爱的小师妹,一个是他亲手救下又培养出的少年,他真心相待的少年,他们,应该都是在以真心回报他的吧?

        一定是这样。

        容慎以宽容谅解的姿态,在仙剑大会上,被燕和尘一脚踢下了神坛,众人嘲讽。

        容慎以忍让善良的姿态,迎接白梨对他的丢弃,在他与燕和尘之间,白梨终是选择了燕,当年所谓的‘喜欢’与‘最重要’,成了最大的讽刺。

        四重秘境中,容慎的身体被鬼魅撕扯啃噬,冰凉的雪地将他伤痕累累的身体一点点埋藏,他低低笑着道:“就这样也挺好。”

        就这样死去。

        不必背负这么沉重的担子,不需要在为他人而活,永葬雪地沉眠,安安静静,与世隔绝,只他一人。

        只是,他真的甘心吗?

        他究竟是凭什么,要反复压抑克制着自己,为了那群厌恶他的人而活?他是不是……

        也该为自己争取些什么。

        他该为自己争取什么呢?

        从云山秘境中逃出来时,容慎反复想着这个问题,在这个时候,白梨再次出现在他眼前,她说:“容师兄,我们在一起吧。”

        “让我以后陪着你好不好?咱们当一对无欲无虑的神仙眷侣。”

        容慎的心境泛起层层涟漪,寒冷的冰刺掩埋在水下,他抬眸望着白梨,很认真说:“好。”

        好。

        真好。

        这世界待容慎,真是太好了。

        当谎言戳穿,单纯无害的小师妹撕下虚伪的面皮时,容慎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好不公平,凭什么他总要一次次被人抛弃背叛,还要笑着对伤害自己的人说原谅。

        心若让他痛,那不如就将自己的心丢弃。

        有人若害他痛,那就——

        把令他痛苦疯魔的人杀掉。

        这天地如此不公,连这天地也该除去,所有人都要死,所有人都要为他的痛苦陪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梨死了。

        捏着白梨破烂肮脏的心,容慎癫狂嗤笑忽然觉得意外的畅快。

        原来,杀戮是如此令人愉悦;原来,白梨在他心中也没这么重要;原来,这世俗的约束打破便打破,他根本无需按着别人的意愿而活。

        他该为自己而活了,可所有伤害过他的人,都要死。

        从缥缈宗逃下,容慎被夏贵妃救入容皇宫。

        于是,一场名为杀戮复仇的布局就此展开……

        【原书结局。】

        容慎一直想不明白,夏贵妃为何要救他。

        伤重昏睡中,他感到有一双手在小心翼翼抚摸他的面容,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温柔。

        “为什么救我。”睁开眼睛,容慎看到了夏贵妃。

        他百般防御冷漠,而夏贵妃只是望着他笑,“云憬是吗?”

        她试图靠近,于是容慎果断出手,将渡缘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如同长满利刺的刺猬,恨不能刺伤所有靠近他的人。

        夏贵妃道:“我只是想帮你。”

        “为什么帮我?”

        夏贵妃说不出,只是无奈垂下眼睫,“可以试着相信我吗?我不会害你,永远不会害你。”

        容慎冷冷对上夏贵妃真诚的目光,在收剑时只说了一句:“上一个让我相信她的人,心已经被我掏出来碾碎了。”

        夏贵妃愣了下,“那她定是伤你极深。”

        能让容慎做到这一步,定是那些人将他逼到了极致。

        夏贵妃很安静。

        她总会无声无息出现在容慎身边,不吵不闹从不强迫他,只是会在他抬眸看来时,对着他微笑,送上自己新做的糕点衣服。

        容慎不喜欢吃甜,那她便研究些别的小糕点,容慎不喜她做的白衣,那她便重新做身精致玄衣送与他,他想要什么她都给,哪怕,容慎让她召燕和尘入宫。

        白梨死了,燕和尘自然也要死。

        当燕和尘入宫时,容慎隐在高高的阁楼上,思索着该用何种方式杀了他。而阁楼下的燕和尘,冲着某个方向展露笑容,容慎厌恶极了他的笑,随着他的目光看去,他看到了一名白衣少女。

        少女叫白离儿,一个令人讨厌至极的名字,燕和尘就是因她而笑。

        【容师兄,梨儿最喜欢你了,你是梨儿心中最重要的人,无可替代。】

        【容师兄,我们在一起吧。让我以后陪着你好不好?咱们当一对无欲无虑的神仙眷侣。】

        越是关注燕和尘和白离儿,容慎越能回忆起那个背叛他、欺他辱他的小师妹。恨意无限蔓延,他忽然觉得自己让白梨死的太轻易了,他所承受过的痛苦,该让白梨统统承受一遍。

        “再耐心等一等,咱们的大阵马上就要完成了。”夏贵妃在容慎身后出现。

        见容慎一直盯着燕和尘和白离儿看,她微微歪头,忽然问:“云憬有喜欢的姑娘吗?”

        “喜欢?”容慎眨了下眼睛。

        收回目光,他脸上流露出一抹古怪表情,“喜欢一个人,是要将她抽筋挖心杀掉吗?”

        夏贵妃睁大眼睛,“你怎么会这么想?”

        容慎道:“我曾喜欢一个姑娘,以真心相待,百般容忍,可她却背叛了我,于是我把她杀了”

        “那,你杀她时,痛苦吗?”

        容慎摇头,“我觉得畅快极了,如今再回忆,只觉自己下手太轻,不该让她死的这般轻易。”

        “那你这不是喜欢。”

        喜欢二字勾起了夏贵妃的回忆,她眉眼间展现一抹温柔,勾起唇角柔声说道:“喜欢一个人,是会想着他念着他,舍不得他受苦不愿与他分离,想要与他生生世世在一起。”

        “若你真心喜欢那个姑娘,在杀她时就该痛苦煎熬,不舍悔恨。”

        “不、舍?”容慎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

        风吹起他暗色的衣摆,他目光望向远处的虚空,语气平静萧瑟,“从未有人教会我喜欢为何,你说的这些,我统统感受不到。”

        若说不舍,他唯一不舍的便是那只他收养的啾咪神兽,只是那份心软不舍只存了片刻,不等发芽结果,就被烟消云散。

        “这世间怎会有什么唯一最爱,人都是善变虚.伪的畜生,不值得留恋。”

        夏贵妃叹息,“那是你还未寻到你心爱的姑娘。”

        不远处,燕和尘步伐匆匆,白离儿吃力追到他身边,与他十指相扣。

        望着两人交握的双手,容慎低声喃着:“我的心早已死去,又何谈心爱。”

        “……”

        容慎觉得夏贵妃很是有趣,明明是凡人之身,她体内却是魔灵。明明是最嗜血凶残的魔,却试图以爱度他,教会他何为情爱,妄图将他拉离深渊。

        凭什么?

        容慎一遍遍擦拭着自己的渡缘剑,“你有什么资格改变我。”

        夏贵妃一步步走到他面前,用力握住他的肩膀道:“凭我是你的娘,这样可以吗?”

        “云憬,等子朔复活,我们便隐居离世吧。”

        “你的悲痛来源于这座皇城,我会将它覆灭变为人间炼狱,而你,也该试着从仇恨中走出。”

        “你不是说不懂何为情爱吗?到时候娘可以陪你一起去寻,喜欢一个人是件很幸福的事,它不是杀戮和畅快。当你遇到一个你喜欢而又真心喜欢你的姑娘,便会知道……”

        “情与爱于人来讲,是多么重要。”

        容慎望向她赤色的双眸,“可你是魔。”

        他也是魔。

        夏贵妃无所谓笑着,“万物有灵,魔也会有爱。”

        “云憬,你也可以。”

        容慎死去的心终于有所跳动,他动摇了,迟疑道:“我……真的可以吗?”

        他真的能找到一位,他喜欢而又真心喜欢他的姑娘吗?

        容慎的一只脚迈向光明,当他另一只脚即将踏出深渊时,夏贵妃死了。应该说是他的娘亲,慕朝颜死了,被燕和尘和白离儿合力杀死。

        容慎的光,再次灭了,他坠入了更深的深渊。

        原来不止人虚伪善变,魔也是如此。

        慕朝颜体内的熙清魔君骗了她,根本就没什么所谓的复活之术,这一切不过是他为自己布下的谋划。

        “想要为你娘报仇吗?”

        “你想复活你爹娘吗?”

        熙清魔君蛊惑着容慎,“把你的身体给吾,吾可以助你完成这一切。”

        捏着那对日月玉佩,容慎额间血痕蜿蜒,他问:“我可以信你吗?”

        “你已经一无所有,如今,你只能信吾。”

        然后,容慎再一次遭到了背叛,熙清魔君妄图吞噬他的魔丹,抢夺他的魔神血脉。

        “你不是恨天地不公吗?我们毁了这天地如何?”

        “你把魔神血脉给吾,等吾聚齐九玄秘宝,便能重塑天地撕裂时空,将你爹娘复活。”

        身体摇摇欲坠,容慎闭着眼睛轻笑,“魔神血脉给了你,我便死了。”

        “你不会死,届时你将与我永生同在,成为天地主宰。”

        容慎不愿,“没有你,我一样可以覆灭这天地。”

        熙清魔君声音变得阴狠,“你,确定吗?”

        确定。

        “……”

        容慎拥有魔神血脉,与熙清魔君有一战之力,在不要命的厮杀争夺下,容慎战胜了熙清魔君。

        “你输了。”

        强大的魂灵即将吞噬另一只魂灵,熙清魔君被禁锢着,忽然问:“你娘让你寻的情与爱,你寻到了吗?”

        容慎手下一停。

        熙清魔君猖狂笑着,“看来你还是不懂。”

        “容慎,你没有心,可是吾有,你寻不到的情爱,吾也有所得。”

        被禁锢的宫殿中,慕朝颜曾日日以泪洗面,她唯一能发泄的方式便是同熙清魔君说话,偶尔她也会展露笑颜,在遇到隐月后,她孩子气的同熙清魔君争执,“谁说魔一定残忍凶残,你对我好,那你在我心中便是好的。”

        “熙清,你说,我的孩子会像我多一些,还是像子朔多一些呢?”

        “我们不怕你是魔,等云憬出生,我让他认你做干爹好吗?”

        熙清魔君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只是讽刺道:“认吾当干爹,你夫君复活后会同意吗?”

        “你待我好,对他有恩,他会十分感激你,定也同意我的做法。”

        在那一刻,熙清魔君生出一种很复杂的情感,他忽然有些嫉妒容青远,于是他便知,自己爱上了她。

        “……”

        容慎输了。

        主动求输,在成功的前一刻放弃,任由熙清魔君吞噬了自己。

        就这样孤孤单单的来,孤孤单单的走,就这样吧。

        容慎太累了,慕朝颜想要他寻找的情爱,他可能永生也不会寻到。比起他们口中会令人开怀温柔的爱,他觉得他拥着他的仇恨迷茫了却此生挺好。

        天地不仁,博爱被反噬;

        永生虚妄,舍我就他人。

        什么是爱,什么是恨。

        就这样结束吧。

        当燕和尘率领仙门围攻他时,他便明白——

        原来他这一生,本就是场为他人编织的笑话。

        “……”

        另一个时空中。

        有少女坐在电脑旁点击着小说页面,在文字描写到男配第一次出场时,她哇了声敲下评论:【好温柔善良的小哥哥,希望大大能多给他些戏份,给他一个好结局!】

        【容慎,容云憬,崽崽爱你。】

        .

        一切是终点,又是新的的起点。

        ——完。

  http://www.lwxsw8.com/53/53718/149814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