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始乱终弃了师尊后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陆岭之正在药圃筛选灵植种子,  手上工作还没完,便骤然感觉到了一股寒气朝着他这边凛冽袭来。

        这寒气他很熟悉,  在昨夜他试图去碰触不知春的时候也感觉到了。

        少年手上动作一顿,头上一片阴影覆盖了下来。

        他抬头一看,果不其然瞧见了谢伏危的眉眼。

        只是和刚才时候平和的样子不同,谢伏危眉宇之间冷得骇人。

        就像是之前在剑冢时候拔剑朝着他挥来一般,连威压都压迫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陆岭之倒也不怕,毕竟这里是清竹峰,就算谢伏危再如何厌恶他也不会真的动手朝着他挥剑。

        他放下手中的灵植,弯着眉眼看向谢伏危。

        【谢师兄好像心情不大好,  可是我做了什么不小心惹到你了吗?】

        他说着视线往下,垂眸看向了剑鞘之中的不知春,  还没出鞘就寒气逼人了。

        【还是师兄觉得剑冢时候那一剑没砍下,  后悔了,折返回来想要往我身上重新补上?】

        “我没心情与你说笑。”

        谢伏危竭力压着自己的情绪,长长的睫羽之下那双眸子也冷。

        “宗主让我过来唤你过去,  你拿上日晷随我来吧。”

        这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  沉晦虽是万剑仙宗的宗主,  可一般只指导万剑峰的剑修,  鲜少过问旁的峰的弟子。

        如今让谢伏危过来唤陆岭之过去,  又让他拿上剑。不为别的,自然是给他指导一番。

        沉晦是谁?是当世第一剑修,又是整个仙门各派屈指可数的化神大能。

        寻常弟子平日里见都见不到他,  更别提被他指导了。

        这种好事要是落在其他人头上必然会欣喜若狂,兴奋激动许久。

        可陆岭之听到谢伏危这话后,  脸上非但没有什么喜悦,反而唰的一下苍白了下来。

        【你说是……宗主让我过去的?】

        陆岭之可以有信心瞒过化神以下修者自己的身份,  但是若是化神修为的大能便有些不确定了。

        他身上的妖骨已经被取走了,只要不运转妖力,沉晦应当是感知不到他的妖气的。

        可这也是理想状态。

        沉晦和旁的化神修者不同,要是被他发现有丝毫不对劲,只要他想,便没什么是他算不到的。

        不过听说沉晦虽然料事如神,但是那推衍的能力却是不能时常用的。

        世上自有因果循环,万物皆有定数命理。

        推衍虽然能够窥探出他人命数,但是却是极为耗费元神的。而且这种卜算之力是一把双刃剑。

        想知道的可以算到,却是透支生命的,推衍的次数越多,推衍的对象修为越高,他也会受到反噬。

        想到这里陆岭之稍微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如今不过是一个刚筑基的弟子,沉晦不会将推衍术法用在他的头上。

        如今跟着谢伏危去了万剑峰,虽然有一定的风险被发现。

        若要是推脱不去,才更容易被觉察到蹊跷来。沉晦到时候心下疑惑,掐指一算,便能知晓自己的身份。

        谢伏危余光瞥了陆岭之一眼,他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只瞧着他半晌没有动静。

        他眼眸闪了闪,薄唇微启。

        “陆师弟,你若是不想过去的话……”

        【师兄误会了。我刚才只是突然得知自己能够得宗主指导欣喜若狂,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让你见笑了。】

        谢伏危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岭之怕他瞧出端倪连忙这么笑着回答。

        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提了日晷跟了过去。

        青年见他这般迫不及待的样子,只得将刚才还没说完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陆岭之的错觉,他总觉得谢伏危好像有些失落。

        最后却也没说什么  ,只闷闷地说了句“跟上”便没再搭理他了。

        等到谢伏危带着陆岭之回到万剑峰的时候,他这才知晓了对方刚才为什么那般反应。

        他都还没有走近,远远就瞧见了苏灵的身影。

        陆岭之眼睛一亮,连忙上前走了过去。

        【苏灵,没想到你也在啊。】

        “我择了剑后,本就跟着宗主修行的。”

        苏灵垂眸看了陆岭之手中的日晷一眼,感觉到自己手中的月见隐隐有出鞘的趋势。

        “果然,我之前用月见的时候觉得都使不出什么威力来。你一来,它一感应到日晷的存在后一下子就来劲了。”

        在之前时候苏灵就知道这是一对半身剑,却不想竟然这般如胶似漆。

        这也才一日没见,它便这般急切的想要冲出剑鞘了。

        陆岭之笑了笑,抬起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日晷的剑鞘。

        【它们恩爱了千百年,感情自然很好。】

        “陆师弟,宗主还在那边等你,切莫忘了尊卑长幼。”

        苏灵和陆岭之还没有说上几句话,一旁的谢伏危便冷冷开口催促着他过去。

        少年倒也不生气,他抬眸往沉晦所休憩的亭子处远远看了一眼。

        沉晦觉察到了视线也淡淡看向了他  ,他并没释放威压,但陆岭之已然觉得剑气凛冽。

        陆岭之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保持着平和模样,教人瞧不出异样。

        他走到亭子那边,恭恭敬敬朝着沉晦行了礼。

        【宗主。】

        “你就是药老今年新收的那个小徒弟吧,抬起头来让我瞧瞧。”

        见沉晦似乎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异样后,陆岭之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下来。

        他睫羽微动,慢慢抬起头来与沉晦直视。

        沉晦在之前虽然没见过陆岭之,但是他对少年却并不是一无所知的。

        当时他想要再收个小徒弟,宗门测灵根的时候测到了陆岭之。

        他是整个宗门除了谢伏危之外第二个达到他要求的,资质是比谢伏危要次一些,却也是个好苗子。

        然而这个好苗子不知怎么在入宗门之前受了重伤,根骨也断了。

        别说是拜入他门下了,最后连内门都没进。

        “可惜了,少了块根骨,不然修剑再适合不过了。”

        沉晦这么说着稍微走近了些,他上下打量了陆岭之一下,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口就提了一句。

        “不过你这个资质参加今年的摘英会倒不是难事。”

        “你知道今年若是能摘得魁首之人能够得到什么奖励吗?”

        陆岭之眼眸一动,好在长长的睫羽将他的眸底的情绪全然遮掩。

        他低着头,沉晦也瞧不清楚他脸上的神情。

        【……晚辈不知。】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毕竟你不也刚缺了一段根骨吗,若是你这几日与你的剑多加磨合,千年灵剑再加上你不低的资质,得魁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沉晦这话旁人听没什么不对,反而觉得很有道理。毕竟能够重塑根骨是很多修者梦寐以求的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

        陆岭之有这等实力,试一试也未尝不可。

        而他也的确是这般打算的,或者更准确来说他受伤时候顺势入了万剑仙宗也是为的这一次摘英会。

        那段根骨于旁人来说是奖励,可对少年来说他只是取回自己的东西罢了。

        人的根骨尚且珍贵,更别提千年修为的妖了。

        他当时若不是在涅时候遭人暗算,也不会被修者趁机夺了根骨,落得躲入正派宗门的下场。

        妖修最是弱肉强食,陆岭之的根骨若是不完整,任由他血统再纯粹也很难回去。

        想到这里少年薄唇紧抿,垂眸尽量敛了情绪不让沉晦觉察到。

        他猜不透对方这是随口一提,还是在试探自己。一时之间陆岭之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落在了自己身上。

        沉晦并没有释放威压,他已然手脚冰凉喘不过气来了。

        【摘英会资质出众者比比皆是,岭之不敢妄想。】

        陆岭之很快将自己的情绪压下,浮羽金蝶颤颤巍巍落在了他的肩膀,也没再动弹分毫。

        “你倒是谦虚。哎,要是宗门各派的弟子都能像你这把不骄不躁,谦逊知礼的话,外界也不会总说我们万剑仙宗倨傲无礼了。”

        【宗主说笑了。】

        “好了起来吧,去青云台那边。你这段时间和苏灵好好磨合磨合,要是练成双剑了到时候摘英会必然夺得头筹,一鸣惊人。”

        陆岭之听了这话后如卸重负。

        他恭恭敬敬朝着沉晦行了个礼后,这才起身跟着苏灵往青云台那边去。

        少年前脚刚走,沉晦正准备往青云台动身指导苏灵他们剑法。

        不想他还没来得及过去,后脚谢伏危便先一步伸手拦住了他。

        “你这是干什么?想替我亲自去陪他们两个练剑?”

        沉晦抱着手臂看着眼前脸色沉着的青年,似乎一点儿也没觉察到他的情绪。

        “也不是不成,就怕你看到他们成双成对的你受不住。”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谢伏危沉声这么说着,他的眸子一向清透纯粹,此时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晦暗。

        “日晷和月见虽是一对半身剑,可苏灵和陆岭之既不是剑侣更非道侣,没有互生情愫,他们这双剑是练不成的。”

        他说的很直白,就差没有直接告诉沉晦“多此一举,别白费功夫了”。

        沉晦听了这话后气笑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化神期当世第一剑修,我能不知道怎么才能练就双剑?”

        他气的不是谢伏危的质问,而是自己竟然被真傻子当傻子了。

        一想到这里,沉晦更生气了,直接上去就给了谢伏危一脚。

        他身上反正都是伤,沉晦这么一脚也没雷鞭落下重。

        于是谢伏危也不躲,就这么硬生生受住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将陆岭之唤过来?是弟子近日做了什么事情惹了师父,你这才找来他专门来气我吗?”

        谢伏危嘴上这么说着,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

        “谢伏危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你惹了我直接引了问心打你一顿便是,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青年一愣,也觉得是这么回事。

        可这样他就更不明白沉晦为何要这么做了。

        “行了,我爱怎么教就怎么教,你管这么多做什么?与你说了你也不一定明白,一身的伤赶紧回去休息吧,别在我这里晃来晃去惹人烦。”

        沉晦也不管谢伏危什么反应,御剑去了青云台那边。

        谢伏危站在原地看向青云台半晌,发现对方是真的在认真传授他们双剑剑法后。

        他眉头紧皱,很是心烦意乱。

        他猜不到沉晦要做什么,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也没回房,转身径直往后山竹林那儿去。

        结果谢伏危刚走没多久,琳琅便从屋子里出来了。

        其实从一开始陆岭之来万剑峰的时候琳琅便已经在留意外面的动静了,她原本是想要出来看看谢伏危的伤势。

        可却敏锐得觉察到了陆岭之的不对劲。

        琳琅的屋子距离沉晦休憩的亭子不远,她坐在窗边稍微往外瞧见。

        修者的五感敏锐,再加上沉晦并没有多加理会她,琳琅将一切都看得很是仔细。

        她看到谢伏危的那只浮羽金蝶在面对沉晦的时候颤得比任何时候都厉害,然而让琳琅最在意的是沉晦的那番话。

        要是旁人听了火凤根骨什么的,说什么也不会往陆岭之身上想。

        但是自灵泉一事之后,琳琅越发觉得陆岭之不寻常。

        浮羽金蝶能和其主共五感,刚才它颤抖的那么厉害,定然是陆岭之因为听了沉晦的话而起了波动,思绪不定。

        如今联系起沉晦的那番话  ,又看着那浮羽金蝶的反应,她心下隐约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可这一切都只是猜想,她还不能证明。

        琳琅指尖微动,想起了后山冰泉旁滋养的那一朵金色佛莲。

        佛莲圣洁,一切妖邪戾气不仅近不了它身,若是不小心食用了它的花瓣。

        任其隐藏的再好,法力再高深的妖物也会无所遁形。

        琳琅心下一动,去了后山将那朵佛莲给摘来。

        沉晦爱品茗,后山摘种的都是可以泡茶的珍贵灵植,其中佛莲亦是。

        她虽不怎么喜欢与沉晦接触。

        可为了验证心中猜测,还是笑着拿着刚煮好的茶往青云台那边走了过去。

        琳琅抓住的时间点刚好,正巧这个时候苏灵他们休息,口中干渴,正是想喝水的时候。

        “宗主,这是我刚煮的茶。还有陆师弟,苏师妹,你们练剑一天也辛苦了,不嫌弃的话先吃一盏茶解解渴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倒了一杯先递给了沉晦。

        沉晦都不用尝,扫一眼便知道这其中泡的是佛莲。

        “你倒是有心了。”

        他用盖子将表面那片花瓣拨开,雾气氤氲,和远山雾霭一般朦胧。

        “这可是上好的灵植和冰泉泡的,你们也尝尝吧。”

        要是琳琅单独给苏灵煮茶喝的话,苏灵一定会担心其中有诈,必然是不敢轻易去接的。

        可如今沉晦在,谅她再不喜自己也不敢乱做什么手脚。

        “我正好渴了呢,那就多谢琳琅师姐了。”

        苏灵接过喝了一口,果然沁人心脾,唇齿留香。

        那茶水顺着进入身体,好似通体的灵脉都被滋养了一番,再感觉不到酸疼。

        “小灵芝你赶紧喝一口,我还从没有喝过这样甘甜的茶水,跟蜜糖似的。”

        沉晦听了这话颇为意外地看了苏灵一眼。

        “你当真觉得这茶水甘甜如蜜?”

        “是啊,我刚喝了一口也被吓了一跳。我瞧着里面也就一片花瓣,还以为没什么滋味呢,不想这般甘甜。”

        “不是这茶水甘甜,只是你尝出来的和旁人不同罢了。”

        这里面泡的是佛莲,与佛法越有缘法之人才能尝出甘甜滋味。

        像沉晦或是谢伏危这样杀戮气息太重的,尝起来顶多苦涩后有些许回甘而已。

        苏灵不大明白他话语之下的意思,她又喝了几口,没一会儿杯子便见了底。

        可余光一瞥,发现陆岭之只拿着杯盏半晌都没有动作。

        “小灵芝你赶紧喝呀,这茶水放凉了就不好喝了。”

        【我,我还不怎么渴,就先不喝了。】

        少年这么说着,准备将手中的茶水放回去。

        “陆师弟,这是我辛苦泡好的茶水。你就这么尝也不尝便原原本本放回去……”

        琳琅叹了口气,脸上的神情似乎真的十分失落。

        “你如果真的不渴就尝一口再放回去吧,也算浪费我的一片心意。”

        陆岭之眼眸一沉,他唇角的弧度敛去,面上冷了下来。

        要是这时候只有他与琳琅两人还好,可一旁沉晦还看着。

        他不好拒绝,只得沉着脸色喝了一口便放下。

        【师姐,现在可以了吗?】

        琳琅离得很近,这茶水是她真真切切看着少年喝进去的,做不得假。

        她盯着陆岭之看了半晌,见他并无任何异样后压着心头的疑惑,没有表露出什么情绪来。

        “抱歉,是我太强人所难了,可能是陆师弟不怎么爱喝茶。日后我会仔细着给你备一些山泉水。”

        【不劳师姐费心了,你身子这般弱还是在屋子里多待着,少出来走动为好。不然又得昏倒在灵泉里,如今谢师兄也受了重伤,到时候可能不能及时赶来救你。】

        陆岭之平日对谁都温温和和的,可一旦生起气来说的话那是字字诛心,全挑人痛处戳。

        琳琅脸色骤然沉了下来,咬着嘴唇没再言语了。

        因为琳琅被气得提前离开了,所以她并没有觉察到陆岭之额头沁出的汗珠。

        他好像竭力忍耐着什么,直到离了青云台到了山门时候才支撑不住倒在了苏灵身上。

        苏灵身上有佛光,一接触陆岭之便又将他给烫灼得浑身颤抖。

        “小灵芝你怎么了?你怎么身体这么烫,我,我不过刚碰了你一下啊。”

        刚才还好好的,可一离开万剑峰陆岭之便全身绯红,好像蒸了桑拿一般,都要冒热气了。

        苏灵不知道陆岭之是因为那佛莲才变成这样,她应付不了这种情况,下意识想要带着他往清竹峰那边过去。

        结果她刚准备扛着对方御剑离开的时候,陆岭之先一步抓住了她的衣袖。

        【不要,不,不要带我回去……】

        “可,可是你伤得这么重,要是不治疗会被烫死的。”

        陆岭之慌乱,怕苏灵这个时候把自己带回去直接原形毕露。

        苏灵也着急,怕自己慢一步对方就会被烫死。

        【我,我没事,我只是有点热,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你额头烫得能煎蛋了还没事。都这时候你逞强什么,你本来就是个哑巴了,要是再烧傻了你这辈子都完了。”

        苏灵哪里知道陆岭之在害怕什么,她不等他多说,直接抱着他就御剑往清竹峰方向过去。

        少年也不知道是烫着了还是怎么了,少有这般慌乱挣扎过。

        浮羽金蝶也跟着胡乱绕着她身边飞来飞去,和陆岭之一样慌张。

        “小灵芝你能不能把你这扑棱蛾子给收起来,它总往我脸上扑我看不清前面!要是一会儿撞上什么山啊树啊我们就都得一命呜呼了!”

        陆岭之身上又疼又烫,心下又着急,此时扒拉着想要从苏灵身上离开。

        【苏灵,你先放我下来!你要是,要是把我带去清竹峰我才真的会没了命!】

        少女一愣,回头看向被自己扛着肩头的陆岭之。

        他眼眶泛红,鼻子也是,像是被人狠狠起了一番。

        “我停下就是了,你好端端的哭什么啊……”

        苏灵觉得莫名,就近找了一处山峰将陆岭之放下来。

        少年疼得攥着衣袖,眼角湿润了也没觉察到。

        “……小灵芝,你当真没事吗?”

        陆岭之试图压下佛莲的作用,可佛性的东西对于妖修来说太致命,他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下去。

        反而越用力,耗损的灵力越多。

        苏灵瞳孔一缩,瞧见少年身后一对赤红羽翼缓缓展开,好似芍药一般i丽。

        它像是有生命似的,将陆岭之从背后紧紧包裹住,宛若一团火焰。

        “你,你背后……”

        陆岭之知道自己原形暴露了,他看着苏灵惊愕的神情,心下一急。

        他怕苏灵被自己吓跑,连忙起身过去扣住了她的手腕。

        也不顾手心的烫灼,想要用浮羽金蝶传音解释。

        结果金蝶也是妖,受了佛莲影响它一下子蔫儿,耷拉在了陆岭之的肩膀上有气无力地煽动了下翅膀。

        哪有传音的气力?

        “小灵芝,你,你果然是妖……”

        从之前陆岭之怕佛器的时候苏灵就有所觉察了,只是她见对方不愿意说便没有继续追问。

        今天看到他这副模样,虽然惊讶,但是苏灵并没有多害怕。

        一般正派修者对魔修妖修都避讳至极,见了恨不得就地诛杀。

        正是如此,陆岭之一直都隐瞒着自己的身份,打算拿回了根骨之后再与她坦白。

        不想今日竟出了这般变故。

        他不知道苏灵心中所想,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是这般看待妖修的。

        陆岭之见浮羽金蝶已没了作用,努力凝了灵力在指尖,可他疼得厉害。

        举了好几次都没办法将手抬起。

        “你先别着急,我就在这儿,我哪儿也不去。”

        苏灵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他先松手。

        可少年怕自己一松手苏灵就跑了,半天也没动作。

        她让陆岭之松手是看他手都要被自己烤熟了,可他宁愿如此也不放。

        苏灵这一下是真的头疼了。

        “那你到底要如何?我现在也知道你是妖修了,我没打算对你怎么样,你倒要先自己被自己烤熟了。”

        “乖,听话,咱们先松手。不然一会儿你这手就成烤鸡爪了,哦不,鸟爪。”

        陆岭之见苏灵是真的没被吓到,也没打算离开。

        他犹豫了一会儿,这才慢慢松开了手。

        苏灵揉了揉被他捏红的手腕,抬眸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年。

        活生生的大变鸟人,还真挺稀奇的。

        “那个,你这样什么时候能够变回来?”

        她看了下周围已经暗下来的天色这么随口问了一句。

        “哦,我忘记你现在说不了话……”

        “啾。”

        “……啾?”

  http://www.lwxsw8.com/53/53558/131705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