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434亚洲首富舅舅:想好用几条命赔她没有(三四更)

434亚洲首富舅舅:想好用几条命赔她没有(三四更)

        停车场。

        杨流芳眯眼朝后面看了眼。

        “表姐,那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江鑫宸对江歆然这态度并不意外,他侧身,没解释江歆然整个人,“司机在这里,你就送到这儿吧。”

        “注意安全。”杨流芳并不好奇,她对裴希那行人都淡,更不用说一个江歆然。

        江鑫宸坐上江家的车离开。

        杨流芳握着手机,继续转身上楼。

        **

        楼上,于永病房门外。

        赵繁从护士那查到于永的病房,直接过来。

        她停在窗外,看着里面的于永。

        “您是……”这里的医生跟护士都认识于家的一群亲戚,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不同的亲戚过来。

        看到护士,赵繁叹息一声,“我是于先生侄女儿的助理,他侄女儿现在生病了没法来看他,我替他看看于先生的情况,唉。”

        赵繁也是跟了孟拂这么长时间的人,演技没学到两成,半成也是有的。

        这么一皱眉,还挺像那么回事。

        护士见赵繁说出了于永的名字,也没隐瞒,“你们也别过于担心,医院也在加紧给于先生找肾源了……”

        其他的,赵繁没有听清。

        只到了“肾源”两个字。

        再加上今天于贞玲反常的要照顾孟拂,赵繁不由从心底感觉到发寒。

        于家人,这是疯了吗?

        怎么会生出这种心思,这是……

        要照顾孟拂是假,要孟拂的肾是真吧?

        护士后面的话赵繁没有听,她找了个借口回到孟拂的这一层病房,停在病房门外,她敲了敲门。

        门内,正在跟杨花说话的杨夫人抬头。

        她看懂了赵繁的示意,同杨花略微颔首,直接出来。

        “杨夫人,”赵繁深吸一口气,面上喜怒不明,“我打听到的消息,这于永——也就是拂哥那个舅舅,他最近茶出来中了毒素,肾脏不好,要换肾脏。”

        这句话一出,整个走廊的气氛瞬间冷下来。

        杨夫人眉眼垂着。

        赵繁这个角度,看不到杨夫人眸底的表情,但她能看到杨夫人面上凝结的寒气,杨夫人平日里多显温和,但骨子里的名门气韵还在,眉眼这一沉下,还挺吓人。

        不用赵繁多说,杨夫人也能猜到于家这是什么意思。

        “这于家,也是老糊涂了,于永身上这病毒,指不定家贼难防。”杨夫人冷笑一声。

        杨夫人眼睫垂着,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寒气。

        护士都没敢往她这边走。

        赵繁也没想到于永中毒这一层,眼下杨夫人这一说,赵繁猛地抬头,心底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涌出来:“他……”

        但——

        于永是江歆然的后盾,江歆然这不是自绝后路?

        “这么迫不及待要把阿拂接回去,”杨夫人目光冰冷,“我要看看他们是有几条命。”

        明明只是一句话,赵繁听着,却有些毛骨悚然。

        这杨家,做的不会是那种吓人的生意吧?

        杨夫人拿着手机,给杨莱拨过去电话,她走到医院走廊的尽头,看窗户下面的漆黑的小路,眸底暗沉。

        手机那边,杨莱接的很快。

        “我在做针灸,”杨莱把手机搁在耳边,眉眼带着一丝焦虑,“你那边情况怎么样?阿拂醒没?”

        “没醒,医生查不出来,”杨夫人摇头,又顿了下,声音冷了几分:“我不是跟你说这个的。”

        杨夫人早年跟着杨莱闯荡,是个女强人。

        后来修身养性,种种花,拜拜佛,给杨莱还有子女积福,整个人变得温和不少。

        这还是近几年来,杨莱第一次听到杨夫人这么冷的声音。

        杨莱不由按着腿,让佣人给他拿来靠枕,靠在床头,面色严肃不少:“出事了?”

        “跳梁小丑罢了,”杨夫人五指按在窗台上,淡淡开口,“明天你来的时候,多带点保镖。”

        杨莱这会儿彻底坐不住了,杨夫人一说多带点保镖,他就意识到事情不太简单,“到底怎么了?我现在就来。”

        他直接坐起,示意医生来拔他腿上的针。

        “我稳得住,你明天来了就知道了,”杨夫人淡淡开口,最后还不忘叮嘱,“记得,多带两个能打的。”

        听今天那黑衣人的一丝,那什么“童家”似乎保镖挺厉害。

        杨夫人挂断跟杨莱的电话,看着楼下的满城灯火,眉色很冷。

        京城。

        被杨夫人这么一打乱,杨莱哪里还能专心针灸。

        他伸手,招来管家,眉心微微拧起:“你去问问杨九,到底出什么事了。”

        秦医生拔掉一根银针,看着杨莱这样子,不由摇头,“杨先生真是关心孟小姐,不过t城应该没什么人敢惹杨夫人,您倒是不用太过忧虑。”

        杨莱自然不觉得有人敢惹他们,不过t城都是一群妇孺,杨莱还是放心不下。

        早知道当时就该跟杨夫人一起回去的。

        “都是这腿。”杨莱拧着眉头看自己的腿,嫌它不争气。

        秦医生知道杨莱的心病,当初杨莱刚开始跟杨夫人结婚的时候,多少人嘲笑杨夫人,后来杨莱成为亚洲首富,这些声音全都消失,但杨莱依旧耿耿于怀。

        “我倒是最近有听一家医院,有一套针法,能让人腿部血液流畅,”秦医生略微沉吟,“等我跟您去看完孟小姐,就去打听一下。”

        这三十多年来,杨莱对自己的腿已经没有任何期待了。

        闻言,摆手,“不用大费周章,我的腿我自己知道。”

        “我就打听一下,”秦医生只转移了话题,“杨先生您最近气色好了不少。”

        “是吗?”杨莱紧绷的脸上神色终于缓了不少,“多亏了阿拂给我的安神香,最近睡眠都好了不少。”

        **

        t城。

        病房内。

        杨花在跟苏承打电话。

        “还没醒,”杨花坐在病床上,握着孟拂的手,声音有些沙哑,“医生说她身体没什么毛病,就是醒不了。”

        手机那边,苏承还在山上。

        他抬头,看着山岩上半开的雪莲,寒风下,风清神绝,“您别担心,我明天就能往回赶,找到了能让她醒来的东西。”

        杨花跟苏承不熟,但苏承这个人做事,杨花尤其放心。

        听到苏承的话,杨花颔首,她顿了一下,“你是在玄青山?”

        苏承沉默,没回答。

        杨花颔首,“自己小心,阿拂舅舅明天也来,你也别太担心,阿拂现在身体情况很好,除了没有醒,其他没有任何损伤。”

        两人挂断电话。

        苏承手插在兜里,抬头看山崖上的雪莲。

        他背后不远处,富丽堂皇的道观灯火大盛。

        苏地提着一个灯笼往苏承这边走,然后伸手把手里的盒子给苏承,“少爷,您要的檀木盒。”

        檀木盒上有复古的花纹,互相缠绕在一起,似乎笼罩着一层寒冰。

        苏承抬手接过,他看着明月下的山崖,轻声道:“快了。”

        两人背后,道观的后门。

        小道士爬到树上,看苏承的方向,“师祖,刚开的花,他、他又要拿走了!”

        雪莲,三年开一次花,培养极难。

        道观这十几年也只出了两朵稀世之花,都被这武力值极高的怪人拿走了。

        树顶上。

        未明子倒了一滴酒,嘀咕道:“没事,让他挖,等你师叔回来了,让她种。”

        **

        与此同时。

        杨花这边,她刚与苏承挂断电话,手机又响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是本地的号码。

        担心是江泉那些人,杨花按了下接听键,直接接起,声音依旧沙哑:“你好。”

        “是杨花女士吧,”那边是于老爷子,他声线淡淡的,“我是于永的爸爸,也是孟拂的外公,你应该听说过我。”

        杨花眉眼瞬间变冷,“你找我什么事?”

        “跟你说孟拂抚养权的事,”于老爷子不紧不慢的,“你先别急着挂,听我说说我给你的条件,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但你也知道你并不似乎她的亲生母亲,孟拂唯一的亲人就是我女儿,你要知道,真惹急了,我们打官司,你也得输……”

        “啪——”

        杨花没等他说完,直接挂断。

        门外,刚给杨莱打完电话,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杨夫人进来,见杨花这样子,她微微眯眼,“于家人?”

        “嗯。”杨花并不在意于家人。

        就于家会请律师,她不会?

        杨花眉眼垂下,眸底一片冷光。

        真惹急了她……

        杨夫人坐在床上,看着孟拂的脸,然后安慰杨花:“没事,你放心,宝珠,有我在,我看看谁敢动阿拂一下。”

        “我知道,谢谢嫂子。”杨花眸底暴戾消失,她抬头,看着杨夫人,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都说了,跟我客气什么?”杨夫人摇头。

        **

        于家。

        于老爷子眉头拧起,他没想到,自己列了这么优渥的条件,杨花竟然听也没听,直接挂断了。

        于老爷子看着被挂断了电话,忍着怒气,再次给杨花拨过去。

        这一次拨过去,却没有打通——

        很简单。

        于老爷子的电话被杨花直接拉黑了。

        在学术界,德高望重的与老爷子何曾被人这么不尊重过。

        “无知妇人!岂有此理,”于老爷子从没把杨花当回事儿,杨花站在他面前,他都不一定能认出她来,此时却被杨花这么甩脸子,于老爷子整个人气得发抖,“简直岂有此理!敬酒不吃吃罚酒!”

        “爸,他们那边看来是不想合作,”于贞玲也烦,她不想等了,怕再等,江泉反应过来,他们就没什么机会,于贞玲直接站起来,“明天直接去医院找她,她要是同意最好,不同意……”

        于贞玲微微眯眼,“那我们就直接用强的。”

        这个提议于老爷子也赞同,其他的与老爷子并不担心。

        毕竟——

        于贞玲是孟拂亲生母亲,光是这一点,即便是警察来了都没用。

        杨花那边,最好是识趣一点。

        “你去联系童家那边,”于老爷子本来也不想用强的,此时也忍不住了,“让他们明天把借用一批家养保镖,一早我们就去医院,童家人不是说杨花那里有一个能打的保镖?”

        那他们就多借用几个保镖,看看孟拂的保镖是不是真的那么能打,是不是能打到可以以一敌十。

        于永的情况也不能等了。

        还要花时间给于永跟孟拂的血型配对。

        于贞玲放下茶杯,拿出包里的手机,去联系童夫人。

        让童家多借用几个保镖给于家。

        **

        翌日。

        杨花一晚上依旧没怎么睡。

        孟拂住的是单人病房,病房里有一个陪床病房,还有一个沙发。

        杨花本来是让杨夫人去医院附近的酒店居住,但杨花不同意,硬要在病房住,两人就挤在一间陪床上。

        杨流芳本来是要晚上留下来的,见杨花跟杨夫人都留下,杨流芳就没硬要留下来,去医院周边的酒店住了一晚上。

        早上过来给杨花二人带了早餐。

        杨花胃口不好,只吃了几口。

        杨流芳看着杨花去卫生间的背影,不由拧眉,看向杨夫人:“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晚上硬要留下来?”

        杨流芳不傻,杨夫人的怪异举动,她也看出了一点问题。

        “你别管,”杨夫人瞥杨流芳一眼,“你爸爸已经上飞机了,等会儿让杨九送你去机场。”

        杨流芳拧眉,没回杨夫人这句话,“表妹不会有事吧?”

        “那你在这儿别碍事。”杨夫人警告的看了眼杨流芳。

        杨流芳抬手,表示理解。

        一行人吃完早饭,医生来给孟拂查房,并给她挂上了营养液,“孟小姐的情况我前所未见,所有的检查项目都检查过了,身体机能没有问题,但就是不醒……”

        医生摇头,“我们上午有场专家会诊,并尽量从资料库里调出与孟小姐相似的病例。”

        杨花起来,向医生道谢,“有劳医生。”

        医生看着杨花,连连摆手,“无妨,我儿子还是孟小姐粉丝,他还说要跟孟小姐一样考京大,我也希望孟小姐能尽快起来。”

        医生在跟杨花说话。

        杨夫人低头看着手机。

        手机上,杨莱刚给她发了条微信:【快到了。】

        杨夫人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然后把医院还有病房的地址发给杨莱:【腿没事吧?】

        t城湿气重。

        杨莱:【没事,马上到。】

        杨夫人放下手机,把医生送出病房门外。

        然后拿起医生刚刚挂在孟拂床头的病例,刚翻了第一页。

        “砰——”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打开,杨夫人放下病例,她以为是杨莱等人,直接转身。

        但又觉得诧异,杨莱最少应该也会敲门吧?

        坐在沙发上,觉得事情不对,正在看剧本的杨流芳也抬了眼眸。

        门外,并不是杨莱,而是于家人。

        打头的于老爷子,他身边是于贞玲跟江歆然,再往后,是借用童家的保镖,这件事到底是于家的家事,童夫人只借了与老爷子人手,本人倒是没来。

        一行人鱼贯而入,本来还算宽敞的病房,瞬间变得有些拥挤。

        杨花坐在病床边,看到于老爷子,她微微眯眼,声音很冷,“我说了,阿拂的抚养权我不会让。”

        于老爷子脸上没什么好表情,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杨花,“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商量的,而是通知你,阿拂归我们于家管,我会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你只能答应,不然,今天病房里面的人一个都走不了,来人,把东西给她。”

        他偏了偏头,让身边的人给杨花递了一张纸。病房角落,杨九直接走到杨夫人身边。

        杨九身材魁梧,手臂的肌肉极其有张力。

        他眯眼看着于老爷子。

        “你就是昨天打人的保镖?”于老爷子转向杨九,露出冷笑,“我劝你今天识相,我背后这些人可不是吃素的。”

        杨九刚想动手,被杨夫人抬手阻止。

        这一幕,被与老爷子看到。

        “哼,算你们识相,”于老爷子不再管无关的人,再度看向杨花,“只剩四分钟了,杨花,你考虑好没?”

        “妈,怎么回事?”杨流芳走到杨夫人身边,拧眉。

        她从昨天晚上杨九在门外休息,就觉得不对。

        杨夫人抬手,让杨流芳别说话。

        “三分三十秒,”于老爷子掐着手表,他根本没把杨夫人放在眼里,只是盯着杨花:“希望你好好考虑,把孟拂给我们于家照顾有什么不好?你能得到一大笔钱,还不用受皮肉之苦,连带着你这些亲戚都能鸡犬升天,你要是同意了,就在纸上按个手印。”

        杨花还在低头,看着纸张上的内容,她虽然小学没毕业,但是字还是认识的。

        纸上内容很简单,她以后都不能管孟拂的事。

        杨花直接把纸扔到一边,“我要不同意。”

        于老爷子脸上的表情一凝,“你以为你有资格不同意?今天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我们带孟拂走。杨花,你还有三分钟的时间考虑。”

        门外。

        刚到达门口的杨莱停住。

        他身边,秦医生刚要推门进去,杨莱抬手,透过门缝看里面的一群黑衣人,面色淡淡:“等等,再听听,看他们是要宝珠跟阿拂干嘛。”

        这些大概就是昨天杨夫人没跟他说的话,他要好好听听。

        秦医生点点头,抬手,让身后的其他人也停下来,等杨莱说进去再进去。

        杨家的保镖跟童家的不一样。

        这些有人跟着阳光来走南闯北,是见过血的。

        护士看到孟拂病房门外有聚集一群不好惹的黑衣人,连孟拂病房三米内都不敢接近。

        **

        病房内。

        杨流芳拧眉,看着与老爷子这群气焰嚣张的人。

        杨夫人听着于老爷子报出了三分钟,她抬起头,微微眯眼:“你们钱二十年不管阿拂,倒是现在,良心发现了,想起阿拂的好来了?”

        杨夫人语气有些嘲讽。

        听的于贞玲十分不舒服。

        “这件事是我们于家的家事,”于老爷子淡淡看向杨夫人,随即又收回目光,“孟拂是我于家人,我们想什么时候管,就什么时候管,于家世代书香之第,她整天在娱乐圈抛头露面,成何体统,我要好好教教她。”

        “我看你们根本就不是想要管阿拂,”杨夫人双手环胸,一双犀利的眼睛微微眯起,“你们分明是想要把阿拂拉回去,要她的肾救你儿子!”

        这句话一出,整个病房,瞬间变得安静。

        杨流芳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与老爷子这行人。

        于贞玲似乎被戳破了什么一般,猛然开口,“你胡说什么!”

        杨花本来没看于老爷子,此时缓缓抬头,看向于老爷子,目光最后放在于贞玲身上,“她说的是真的?你们就算是现在,也不是真心想接阿拂回去,要的是……是她的……肾?”

        最后一个字,杨花连说出来,就觉得费力。

        这些人,从出生扔了阿拂不够,现在阿拂都这样了,他们不问问阿拂到底是怎么了,不问问她什么时候能醒。

        惦记的,竟然是她的器官?

        杨花此时庆幸,庆幸孟拂是昏迷的。

        没有听到这些污人耳朵的事。

        于贞玲杨花这种目光看着,不由转过了目光,不敢直视杨花。

        “你们是有病吧?”杨流芳不知道面前这些到底是什么人,跟孟拂到底是什么关系,一听杨夫人的话,她就知道杨夫人是猜得八九不离十。

        “要她一个肾而已,那是她亲舅舅,是画协的一把手,救他一命,我相信她舅舅醒来也不会忘记她的,”被拆穿了,于老爷子也就不跟他们装了,他手背在身后,有些高高在上的看着杨流芳等人,“别这么愤怒的样子,当然你们不会理解我们的生命层次,杨花,还有两分钟,你就算不答应,今天我也会带孟拂走。”

        “惦记人体器官是犯法的。”杨流芳抬头,她眉眼一片漆黑。

        “你跟我讲法?”于老爷子看着杨流芳,似乎是笑了,“杨花,还有一分钟,当然,你要是想让我用强硬的手段,那你连最基本的赔偿也没了,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和平解决。”

        杨花向来有些佛系,江歆然不认她。

        她不强求。

        自从孟德死后,她整个人都看得很淡,很少看到她身上有特别极端的表情出现。

        然而这一次,她看着于老爷子,还有于贞玲,声音彻底冷了下来。

        她轻声询问:“于贞玲,你以为你真能逼迫我吗?”

        这一句话跟杨花平日里不冷不淡的声音不一样,这是第一次,杨花带了让人无法忽视的怒气。

        于贞玲最烦杨花这副模样,她其实是知道江老爷子生前就对待杨花很好,甚至于,现在的江鑫宸都对杨花非常尊敬。

        这是于贞玲从来没有的待遇。

        于贞玲偏了偏头,身边一个保镖直接走到杨花身边,拿着之前的协议书,要逼杨花按手印。

        而于贞玲只冷眼看着杨花这愤怒的样子,“杨花,你现在很生气?我以为你就算没什么知识,你也该知道,你没法跟我斗。”

        就在此时。

        所有人背后,传来一道低沉如钟的声音,“没法跟你斗?真当我杨家没人了是吗?”

        病房内,于老爷子等人都疑惑的转过头。

        就看到病房门外,一个中年男人坐在轮椅上,被人推进来,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面沉如水,他眉眼锋锐,漆黑的双眸射出两道寒光,这张脸不仅经常在亚洲各大财经报道上出现,在国内也被新闻跟媒体频频报道。

        稍微有点见识的认,都认得出来,这是经常在国家台频频露脸的亚洲首富——

        杨莱。

        看到杨莱,杨流芳直接走到他身边,抿唇,“爸,表妹她……”

        杨莱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安静,然后看向僵在原地的于老爷子等人:“真的是好大的派头啊,动我杨莱的侄女,还想要她的肾,你们想好用几条命赔她没有?”

        ------题外话------

        **

        求月票!!真的月中了不来张月票吗!

        最近真的是每天一万+,很勤奋啊不是吗!

        晚安~

  http://www.lwxsw8.com/50/50804/131708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