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现金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现金

        “卡奈姆作为西非地域最辽阔的国家,热带沙漠、草原、雨林以及高原、山地等等复杂多变,我们应该在那里建设一座更大规模的测试中心,国内所有的工程技术人员,都应该定期扔过去狠狠的接受洗礼……”

        顾蕃这次赶到卡奈姆,一方面是对华宸现有的皮卡车型在非洲的实地使用进行技术摸底,与天悦工业之前在非洲的工程技术人员一起,整理新车型的开发思路,同时也将新招聘的车匠工程开发技术人员都直接拉到卡奈姆进行整合。

        虽说他在非洲滞留的时间不长,才短短两个月就被曹沫召回国,但收获、感触极深。

        整个西非经济发展都极为滞后,汽车市场对新车的需求有限,每年可能就十五六万辆的样子,但每年差不多有逾四十万辆的二手旧车,从欧美等地的国家飘洋过海,主要途经德古拉摩港,扩散到几内亚湾沿岸国家、城市。

        德古拉摩作为西非人口最密集、最繁荣的都市,每年也就近消化六七万辆二手旧车——这也使得德古拉摩的二手拆装业异常的发达红火,这是顾蕃在国内所难以想象的。

        顾蕃到卡奈姆之前,还担心找不到足够多的熟悉技工,为他们的技术摸底提供必要的支持,但到德古拉摩落地后,还没有从大西洋辽阔所带来的震憾以及长达三十小时旅行所带来的疲惫中恢复过,就发现他的担忧是完全多余的。

        无论对一般车辆的结构熟悉程度,还是手工打造零部件的水平,德古拉摩二手车拆装厂的技工,都表现出远超国内改装厂员工的水准;尝试改装车辆提升性能,也是家常便饭。

        而天悦工业明确了先上皮卡生产线、继而在皮卡平台上生产小型越野车的战略方向后,徐立峥就直接从德古拉摩各大二手车拆装厂网罗高级技工加入应用技术研发中心。

        在顾蕃他们赶到时,科奈罗应用技术中心就已经在一辆华宸皮卡的基础,手工改装出一部能够上路的越野车出来了;而对华宸皮卡的性能提升,科奈罗应用技术研发中心也提出三种方案。

        科奈罗应用技术研发中心所展现的底层技术水准太强了,都已经不是车匠所能比拟的,这本身就给顾蕃带去极大的震憾,也令那些内心骄傲、被招聘过来就被打发到非洲、满心怨气的开发工程师心绪冷静下来,

        当然,应用技术研发中心聘用的高级技工,对中高端车身上或者说最近二十年发展起来、在中低端乘用车、运输车上应用很少的电子、电气以及整车集成系统技术,掌握很有限。

        这使得顾蕃他们找回到自信,确信他们才是整车技术开发的主力。

        当然,这强有力的互补与促进,使得顾蕃到卡奈姆工作两个月,成效卓越;而要不是如此,他都不觉得车匠实验室能在半年内完成整车技术开发的相关准备工作。

        徐立铮这次也是难得回国休假,谈及他在非洲工作的思考跟发展工作的思路:

        “非洲的新车市场还是狭窄,未来十数二十年恐怕都注定是二手车占据主流,而包括卡奈姆在内,大多数的非洲国家都没有强制报废制度,这也进一步巩固了二手车在非洲市场的统治地位。现在有两个情况,值得天悦工业去关注、挖掘:一是非洲的二手车目前主要是从欧美左舵车国家引进,随着国内陆续有越来越多的乘用车进入强调报废期,从国内往非洲输出二手车,将变得有利可图。第二个就是刚才说的,在非洲大多数国家没有强制报废制度,大量的二手车使用年限超乎想象,出现问题想到不是更换新车,而是进行维修。这使得在非洲,一部车在使用寿命周期时,对零配件的需求要比国内及欧美地区高得多。当然,无论是二手车输出,还是介入零配件的贸易以及上游生产,相比较天悦工业未来的投资规划,还有些小巫见大巫,但天悦的汽车未来想在非洲站稳脚,售后服务以及零配件的易用性、易获得性,都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我在想,要如何将二手车及零配件的贸易,跟我们后期在非洲市场的市场服务配套体系的建立结合起来。也许天悦工业不需要介入这一领域,我们注意到塔布曼家族有投资一家留中学生创办的小型贸易公司,有尝试将国内的二手车输往卡奈姆等国家,也涉及到一部分汽车零配件的贸易……”

        斯塔丽在中国留学时,成立中西非留中学生创业协会,前后拿出三四百万美元投资了一批初创企业。这两年来也就palm西非电商平台发展较为强劲,在吉达姆家族垮台后,中西非留中学生协会在曹沫那里的最大使命就已经完成,曹沫对其他企业都很少关注——他也没有这个精力。

        他都不知道有一家留中学生创办的企业,竟然有涉及二手车及零配件的贸易输出,还早就引起徐立铮他们的关注。

        通过二手车及零配件输入,继而在非洲各国的二手车改装厂、汽修厂等领域进行布局,确保天悦未来能在非洲市场在售后服务、零配件供应等方面有更强大的基因,这需要在非洲当地进行非常大而深的布局。

        这件事倘若是天悦工业直接负责,会显得大而不当,也未必能更好的融入当地的市场,投资关联公司,施加影响,引导其往更有利于天悦工业未来市场布局的方向发展,无疑会更加的事半倍功。

        …………

        …………

        零九年春节过后,全球经济远没有从危机的泥淖里走出来,国内的外贸出口形势依旧严峻,但国内证券市场以及地产、建材等产业,受益于货币、财政政策的转向,依赖一大批基建项目的落地实施,出现强劲而迅猛的反弹。

        在此期间,东盛地产明面上的负债规模非但没有下降,反而快速上升到四百亿,但在春节过后楼盘销售持续走旺,到零九年六月底时,预收账款规模急剧扩大,增涨到二百八十亿,使得东盛地产的实际负债总下降一百二十亿以下。

        东盛地产前后努力两年,也最终借st上市公司大连银星集团的壳,成功实现上市,借着证券市场这波强劲的反弹,东盛地产的市值一度摸高到四百亿,跻身十大上市地产公司之列。

        而在这一期间,东盛集团的股价也是持续上涨,市值一度恢复到两百亿的高位。

        其他资产不算,丁肇强家族持有东盛地产35%的股权、持有东盛集团30%的股权,以两百亿的超高净值也跻身新海富豪榜前五,继续将余晋杰、余一鸣以及钱文瀚等人甩在后面。

        而很多人都清楚韩少荣的个人身家,借这次证券市场的强劲反弹,必然重新登顶新海富豪榜首的位置,但韩少荣个人资产不仅彻底融入华茂资本,同时还注册成立多家隔离公司,分散掌握华茂活跃于证券市场之中的庞大资本,非常的眼花缭乱,令人难以估测韩少荣个人身家到底达到什么吨位。

        曹沫暂时也没有精力去梳理韩少荣及华茂资本在国内证券市场掌握多庞大的资本。

        趁东盛地产借壳上市之机,天悦投资将对东盛地产的一部分持股转让给东江证券,在东盛地产借壳上市后持股降低到10%,但减持股份所得的十八亿资金,归还到科奈罗食品的应付货款账户之中。

        也就是说,天悦投资无偿借用这笔名义上应列入科奈罗食品债务的资金半年时间,最终换得市值高达四十亿人民币的东盛地产10%股份;除此之外,天悦投资还拥有对东盛集团市值高达十亿人民币的5%持股。

        天悦实业国内的业务元气未复,表现平平,所披露的海外资产虽然盈利稳定,却令市场充满担忧。

        因此,在证券市场这波强劲的反弹中,天悦实业的市值也才恢复到四十亿。

        天悦投资通过东江证券的并购基金,实际持有天悦实业约32%的股份,折算市值远不如对东盛地产、东盛集团的持股来得耀眼。

        即便曹沫从来都没有接受过媒体的公开采访,但因为信息披露的需求,他作为天悦投资的实控人,零九年春节之后也频频出现在报端。

        即便对上市公司的持股折算成市值,跟丁肇强及丁家还远不能相比,但在新海富豪榜上,也已经有曹沫的一席之地了。

        然而曹沫所关心并非他在新海富豪榜或全国富豪榜上的排名。

        他更关心陷入泥淖之中的非洲经济,还需要有多久才会出现转机,以及他手里能动用多大规模的资本。

        在次贷危机彻底爆发、席卷全球经济之后,曹沫一度将三十多亿人民币的巨资,通过科奈罗食品的账户,调回国内,但随着东盛地产顺利借壳上市,对东盛地产的一部分注资获得高额回报重新转回到科奈罗食品的名下。

        这段时间包括对天悦工业总计高达八亿人民币的注资,包括对东盛集团总计两亿五千余万人民币的增持,包括接手新海联合银行一部分股权,参与并购基金夺得天悦实业的控股权,以及之前陆续参与东江证券所发行的信托基金,曹沫这段时间在国内实际发生的投资总计仅有十八亿人民币。

        科奈罗食品这段时间比较煎熬,受经济危机冲击,主营业务下滑较大,上半年几乎是颗粒无收,勉强没有发生亏损,但应付货款的账户上,却囤积着高达二十亿人民币的巨资——这笔资金是随时可以通过给付货款的形式,转往海外的。

        国际黄金价格在十月时短暂跌到每盎司七百美元左右,但在春节之前,很快就涨回到每盎司九百美元以上,而到零九年六月底,受货币通胀以及国际资金强烈避险需求的影响,国际金价又重新站回到每盎司一千美元的高位之上。

        乌桑河铜金矿前期主要还是以矿山及配套项目建设为主,难以为伊波古矿业提供多少盈利,但伊波古、奥古塔以及法涅河等金矿项目则已经建成规模。

        这诸多金矿项目以及位于科奈罗湖工业园内的提炼厂,前后总计近三亿美元的持续投入,虽说还没有能将这几座金矿项目的探储潜力发挥出来,但包括含金矿砂的提炼业务在内,伊波古矿业的月黄金产量也提高到七万盎司。

        跟国内的黄金开采,需要缴纳资源税、增值税以及企业所得税等诸多税费不同,整个西非大陆的资源开采,税负成本占比可以说是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以卡奈姆的石油开采为例,国际原油期货最高时每桶接近一百五十美元,而其中税务成本仅有四点七美元。

        这也是非洲国家看似在六七十年代纷纷实现独立,实际上并没能完全摆脱殖民统治影响及隐形经济控制的特点所致。

        伊波古矿业的黄金开采,集中于卡奈姆、阿克瓦以及贝宁,以阿克瓦的税负成本最高,但将资源特别税计算在内,每盎司黄金总的税负成本也不到五十美元。

        这使伊波古矿业,能将国际黄金价格上涨的绝大部分都转换为净利润收入囊中。伊波古矿业的黄金开采提炼规模,还差新海金业一大截,但相关业务的纯利润规模就已经超过新海金业——新海金业更强,是除了黄金开采提炼外,已经全面进入有色金属的开采、冶炼领域。

        阿克瓦、卡奈姆、贝宁等国,经济结构脆弱,抵挡经济危机冲击的能力极弱,经济危机发生以来,货币贬值幅度极高。

        为抵挡货币贬值的冲击,伊波古矿业则是尽可能囤积黄金实物,甚至平时运营开销,都是从科奈罗水泥折借现金,目前伊波古矿业囤积逾三亿美元的金锭。

        而卡奈姆等国的成品水泥价格跌破行业平均成本线之后,不少水泥企业被迫减产、停产,甚至还有一些水泥企业破产关闭,导致成品水泥供应量锐利,供需关系相对平衡起来,价格也就没有进一步继续大幅下滑。

        同样为了抵挡货币贬值的冲击,科奈罗水泥从市场回拢的现金,除了维持自身的运营外,盈利基本上都直接拆借给伊皮古矿业使用,没有太多的资金积余。

        然而不管怎么说,曹沫现阶段手里持有将近六亿美元的现金,也可以说相当傲人了……

  http://www.lwxsw8.com/50/50465/131705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