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 > 第七十第一章

第七十第一章

        家中众人自是被这硕大的标题惊呆了,  但最惊讶者当然还是许少庭本人。

        反而许嫣然与张氏俩人很快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张氏匆匆喝下最后一口牛奶,就提起为了做老师,  新置办的公文包,  包中装的都是教科书与文具。

        如今十月中旬,秋风眼见的就要变成冬风,今日只见她穿件白衬衫套了个米色无袖线衫背心,  下面穿了件长至脚踝的黑布半裙,  踩着双同色的圆头皮鞋。

        她放下玻璃杯,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  先对许少庭怪道:“就说你编造的那文章写的太肉麻,  现在成了这结果也不奇怪。”

        转身穿上外套,  提着公文包对还在那傻乐的珍珍催道:“还不赶紧去上学。”

        珍珍乐得说不出话,三两口嚼了面包跳下椅子,提着书包和张氏出门,  回头还对许少庭做了个鬼脸:“哥哥好厉害,  写个还给我找了个嫂子。”

        然后挥手喊道:“我去上学了,你们两个可不要太想我。”

        许嫣然托着腮,盯着整个人呆的一动不动的许少庭,嗔怪道:“谁会想你,你赶紧吧,别连累了你妈妈上班迟到。”

        待两位离开,许嫣然道:“就说你写的有问题,之前不都和你说过,许多人猜测知行是个正值妙龄,  还天真烂漫出身良好的少女作者,你还写的那么……那么……柔软且善良?”

        许嫣然:“……不是,你本人也不是这样的啊?!”

        许少庭捧着报纸,两只手抖啊抖,他道:“我确实很善良。”

        许嫣然:“那你一个大男人哪里柔软了?”

        许少庭理直气壮的答道:“只准女人柔软啊?男人的心难道就不是肉做的了?”

        “行行行,我也是自讨苦吃,和个作家辩论,我这不是找着输吗?”许嫣然翘着小拇指手一摊,“那现在都以为千风明月和知行是一对恋人,你打算怎么解决?我不是恐吓你,民众对于八卦的热情是难以想象的。”

        少庭道:“在明天《大道仙途》的更新结尾澄清下,说知行是个男人就行了。”

        许嫣然:“我觉得……不一定有用。”

        ---

        事实证明许嫣然颇有先见之明,也比许少庭这个真实年龄只有十八岁的男孩更了解大众心理。

        他于第二天《大道》结尾附带了澄清。

        前一天贺主编来取稿子,顺便审查一遍,看到结尾的澄清,就笑而不语的看着他。

        许少庭很有点抓狂:“知行真的是个男人。”

        贺主编笑道:“您放心,我们肯定会把这澄清一起刊登出来。”

        许少庭直直盯着贺主编:“您不信啊?”

        贺主编道:“我又没见过知行真人,况且我信不信没什么,要看读者们信不信。”

        看出来贺主编反正是不信的,许少庭自我安慰:他又不是什么大明星或者政界名流,放眼整个沪市他不就是个小虾米吗,谁会在意他这个小虾米的绯闻呢。

        直到这三天来,每天打开报纸都看到有文章在写千风明月和知行,有的写到:千风明月先生笔下的知行先生,是那么的动人,让我不禁也感慨,原来千风先生也有着如此细腻的文笔的一面,想必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了,当一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个男人也会拥有一颗柔软的内心。

        许少庭:有生之年都不想看到柔软这两个字了!

        还有更多的则是猜测与好奇知行先生是位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人气作家千风明月倾心,甚至不惜在自己高人气结尾,花费大量笔墨为她澄清,甚至专门还为她写文章。

        在这个基础上,那就更不得了,许少庭竟然看到好多文章基于这么个猜测,竟然杜撰了许多千风明月与知行的感人故事。

        其中有一篇作者署名春来夜晚的作者,写的一千来字的小短文最为出名。

        看到春来夜晚这个名字,许嫣然惊讶的都合不拢了嘴:“这可是当下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作家之一,号称千字千金,人家竟然为你和知行专门写了篇短文。”

        许少庭看着这篇短文,看着其中全是类似这样的段落:

        绿茵茵的树下,远见她在阳光中回首望来,盈盈的抿唇一笑,竟是让千风愣住,只因这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用在她身上竟都不足以描绘出万分之一。

        她是清晨的阳光,秋日的露水,冬日枝头晶莹的雪,是人世间所有的美好。

        她更是他半生的光阴岁月,是黄落日落下,那陪在身边永恒不变的倩影。

        如果文中的她不是指知行,另一个主人公是千风明月,许少庭客观评价:哦豁!写的很美呢。

        许嫣然道:“这样的文章还有许多,因为大作家千风明月倾心知行,所以大家都认为知行是个美丽与内在共存的女子,好多不同派别的作家不一定喜欢千风明月或者知行的,但也都纷纷下笔赞颂两位先生的爱情。”

        许少庭:“不说我都澄清了知行是男人了,为什么不信?为什么他们这么关注千风明月和知行的八卦?他们只是两个普通的作者啊。”

        “你是真的不了解《大道仙途》有多火……”许嫣然对于侄子这个足不出户的性格,彻底无奈了,“知行可以说句还算普通作者,千风明月可不是。你不知道现在好多电影公司都在询问《大道仙途》的版权了,贺主编没告诉你,是因为还在等,更有许多不乏当红的明星亲自跑到报社套近乎,想要和千风明月先生见一面呢。”

        “里面还有这几位女明星。”许嫣然报了几个名字,许少庭一听,是他在报纸上见过的名字。

        “知行也许只是在作家圈子里小受关注,但千风明月如今可是名气堪比大明星,而且是个作家,还更受普通人尊敬呢。”许嫣然看着许少庭,“千风明月这样的名气,我看这周打开报纸,你都逃避不了被八卦的命运。”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许少庭彻底明白了,把千风明月理解成明星作者,后世流量明星结婚了,公开男女朋友了,微博都要宕机那么一会儿,但是这些明星真的有那么多粉丝吗?

        不,是因为吃瓜与八卦——这就是广大人民群众的本性啊。

        即使不是他们的粉,但也不妨碍广大路人八卦,现在千风明月就差不多是这个情况,如今沪市众人茶余饭后聊的全是千风明月和知行的“爱情故事”,很多人指不定都不知道知行是谁,很多人知道千风明月但不一定看过《大道仙途》,可这不影响大家一起八卦。

        即使素不相识,我们也可以愉快的见面问一句:吃瓜吗?

        只是作为被吃的那个瓜,许少庭干脆也不在乎了,众多作者还在等千风明月发表新的澄清,就见主角二人全都没了声音。

        并且发现从头到尾,知行这个作者是从未出声过,有小部分人呼吁相信千风先生,请大家相信知行是个男人。

        但许多人也信誓旦旦的说:“这肯定是知行先生不开心了,不想让大家八卦她和千风先生。毕竟绯闻传开之前,千风先生可是用柔软善良来形容知行先生,谁会用这些词语形容个男人呢!”

        也有人因为知行不出声,在报纸上写文章说可惜千风先生一往情深,报社更是收到许多女读者们寄来的情书,情书这个东西贺主编他们不好扣下来,检查一遍就交给了许少庭。

        许少庭拆开看了几封就开始翻白眼,好多女读者都在为他鸣不平,认为知行根本配不上千风先生。

        这就罢了,她们还毛遂自荐,甚至给他写情诗……

        晚饭时候,许少庭将这些来信吐槽给了家人们,许嫣然和珍珍是忍不住不看的,张氏听了也露出点别样的神情。

        那两位跑去许少庭卧室找情书与情诗看,张氏在餐桌上自言自语似的问道:“年底就十七了啊。”

        许少庭没体会到言外之意,他装傻充愣的问:“我是几月几号出生的来着?”

        张氏怪异的瞄他一眼:“十二月九号的生日,阴历是十月三十。”

        许少庭便转移话题:“也不知道许怀清……父亲什么时候回来。”

        ---

        许怀清先前打电话,说:“近日归来。”

        后来再次来电,便道:“归期不定。”

        只让家中众人不要担心,但也从每天一通电话变成了一周一次。

        至于知行与千风明月的绯闻八卦,在过去一周后也就偃旗息鼓,除此外到是有些意外之喜,例如知行的两部《春风》与《追逐太阳》都被更多报纸与杂志转载,汇款单自然也寄到了许少庭这里,让他额外得到了一千多块钱的稿费。

        另外《今日文学》的主编还给他带来了个好消息,有三家出版社都要买下《追逐太阳的人》出版权,许少庭对此是外行,也全权交给了报社主编代理。

        等关于写作带来的额外事端平息后,许少庭数了数小金库,他竟然已经有了三千五百元的存款,换算成后世的购买力,可以等同于三万五千元甚至还多,而这只是写作了两个月带来的报酬。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确实为人辛勤工作带来了许多动力,查看过小金库后,许少庭原本因这场由抄袭引发成为了全民八卦走向的意外事件,那感到难以形容的心情略有转好。

        他自己也对自己说道:“写作者何必太在意外界的声音,不看既不存在,我好好写就是了,无论什么时候,对于一个作家最重要的始终是他的作品。”

        因为他自己也深刻的明白,读者都是无情的,他能因为一篇有多喜欢你,同样也能因为你下篇写的不好看亦或不合他的口味,就会离开你,更有甚者还会因此在你下篇留下负/面/评/论。

        少庭最开始写网络时,总以为作者和读者是另类的朋友关系,毕竟即使作为“商品”,也是种很特殊的“商品”,它涉及到文化与精神层面,甚至关于作者与读者互相的价值观表达。

        但事实上是,作者与读者走的太过亲近并非什么好事,价值观的输出与接收都是双向的。

        有人争论过作者的写作该不该听取外界的声音,很多作者给的答案是: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写,不要被外界的声音影响。

        据许少庭自己所知,有的网文作者听了读者建议,成绩更好了,也有成绩更差的了……

        还有位大神作者,人家都是全文存稿发表,这位就是典型的不care读者的评论,做到了写作完全是在实现自我表达的最高境界。

        于是在十月末尾,《大道仙途》第一卷结束,读者们就见除了知行这件事情,就从未例外写些什么的千风明月先生,在这一卷结尾写了这么一段话——

        这月经历的事情,实乃人生头一遭,说心中不惶恐是不可能的,我自己也思考了许多,最后这段话送给诸君:

        非常感谢大家喜欢这篇,也能理解因喜欢而产生的关于好奇作者是怎样的一个人,也因这喜欢于是想象出一个近乎完美的人设。

        但坦言来讲,我本人不爱社交,几乎足不出户,与人交往极少,所以总是寡言少语到近乎无趣,与我做朋友大概十分无聊。无聊之余重拾写这一爱好,没想到能获得如此成绩,也实乃我本人意料之外。

        惊喜之余,也只想告知诸君,请更多关注我的作品,至于写出作品的人——鸡蛋都吃到嘴里了,何必再去在意下蛋的母鸡长得美不美?[1]

        千风明月写于1927.10.28

        作者有话要说:  [1]钱钟书(和原话有出入,之前备注成了非天夜翔,实在抱歉!)

        谢谢lj某某扔了2个火箭炮、1个地雷

        子子扔了1个火箭炮

        流水情渊扔了1个地雷

        西瓜真甜扔了1个地雷,mua一口=3=

        谢谢以下筒子们的营养液,比心呀!

        读者“桃幽”,灌溉营养液+1

        读者“tianxiawukeng”,灌溉营养液+3

        读者“闻玖”,灌溉营养液+10

        读者“阳台君”,灌溉营养液+3

        读者“”,灌溉营养液+1

        读者“南江口”,灌溉营养液+30

        读者“christy”,灌溉营养液+10

        读者“西瓜真甜”,灌溉营养液+7

        读者“四格wifi蹭不了”,灌溉营养液+5

        读者“siagl”,灌溉营养液+2

        读者“siagl”,灌溉营养液+2

        读者“糖渍姜片”,灌溉营养液+5

        读者“柴鹜子”,灌溉营养液+74

        读者“竹简书心”,灌溉营养液+1

        读者“”,灌溉营养液+1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7/47172/93959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