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因为这两件事情,所以再收到读者来信,  便要拆开先替作者把把关”许少庭着实觉得好笑,  “没关系的,  我是什么样的评价都不害怕。”

        之前以知行的笔名发表春风的故事,他看完那些负面评价,睡一觉起来也就什么都忘了。

        其实世上的道理大家都懂,给你带来负面情绪的言论,最好的办法便是不去看,  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灵,我不知,于我的世界里便是不存在。

        就像是那句话,  网上糟心的事情的再多,  可只要网线一拔,就是恩怨再无。

        不看,不听,不知道,对我就是不存在。

        某种境况里这是愚昧闭塞,某种时候未尝不是一种处事修行之道。

        “不过总共五百多封读者来信,  两百多封都是骂我的”许少庭也忍不住发出疑惑,“这个比例也太大了点吧”

        还有这些人吃饱了撑的吗,  觉得不好看就不看,还专门写信骂作者也是闲的了。

        贺主编便道“我们编辑部也很惊奇,不过想一想,这也并不奇怪,  我倒是觉得这说明您这篇不是普同意义上的大火。”

        “绝对是超出我们预料的受欢迎。”贺主编很认真的解释,“一篇好的的只有夸奖才是有猫腻,夸的多与骂的多,有争议,才是证明这的人气绝非虚假,正是再真实不过了。”

        “所以更不能让您只因为些来信因为看读者来信这样的事情,本末倒置的失去写下去的信心。”

        少庭承认贺主编说的有道理,但是这做法确实不可取,很有点侵犯他人的行为。但是如果站在报社角度,有了这前车之鉴,肯定是不愿意作者没写完连载就太监了。

        套用一句老话屁股决定立场。

        这件事谁对谁错,就看你是站在谁的立场了。

        只是贺主编倒也慢吞吞的又掏出十来封信。

        “怎么又变出来这几封”少庭接过递来的信件。

        “这几封还能看看,算是您口中所说的言之有物。”贺主编答道。

        然后便宽慰这位太过年轻的作者“至于其他报纸杂志上的评价,也不必放在心上。”

        许少庭低头把这几封拆开看了,确实如贺主编说的那样,评价是不好的,但说的也是有道理的,是确实仔细看了,结合着其中剧情,指出了他中的病句与剧情不合理之处。

        还有一封则提到

        千风先生,您的初读确是爽快,但当我读了第二遍,却又觉得这爽快只是浮于表面。主角您塑造的确实很好,但配角却过于肤浅,一个个剧情也太过巧合,我看到目前的连载章节,只想说这篇匠气有余,灵气不足,真不明白这样的一篇中怎么就突然间大街小巷的都在看了。

        这样的评价,少庭都全盘接受,其实作为一名作者,他自己也知道这些缺点的存在,放在百年后很多读者也明白这点,爽文中的配角都很没智商,性格单一肤浅的让人怀疑是被作者手动降低智商,完全就是作为工具人存在。

        因此如果一篇,能塑造出许多个无论反派正派都能让人看完还印象深刻的角色,那至少也是网文中的佳作了。

        只是看完这几封所谓负面评价的信,再三表示自己没有受到影响,又奉上十章稿子,等送走了安下心了的贺主编,许少庭才一拍脑袋的反应过来,忘记与贺主编说一说自己改了大纲的事情。

        回到屋中,则另有一件事要做,碰巧遇到管家埃里克,便让他把这几日的报纸都拿来,等坐在客厅看着送来的报纸,就发现竟然是每份报纸上都有提到大道仙途这。

        有的提的平平淡淡,介绍了下当下有篇很受追捧,上海几乎人人都在追着沪市晨报看每天的连载。

        更有一桩趣事,讲的是早上两位赶着去上班的先生在电车上发生争执,险些就要动手打起来时,一位公文包里掉落了份大道仙途手抄版本,结果另一位也是这的忠实读者。

        车上众人就见要打起来的二位,如同多年未见的好友相认那般,从打架前奏变成了书友线下聚会,乃至于令人感慨,这大概就是的魅力吧。

        这件趣事看得少庭也露出笑,当然不排除其中夸大甚至编造的可能性,但也足够说明大道如今的人气,看得人很多是一定的了。

        但在这些好的声音之外,就也看到了报纸上不好的评论,只是先前已经经历过春风的负面评价,再看关于大道的评论,到是心如止水,并且心想也不过是老一套的做法而已。

        比如沪市晚报里有人写文章,提到大道仙途,称其是哗众取宠的刻奇剧情,以故意扭曲神话故事中的人物来博取大众眼球,认为这也只是初期能吸引点目光,等噱头都用完了,也就被读者们都抛弃在脑后了。

        还有许多文章批判他的文笔,认为千风明月即使是写白话,也写的太白了,毫无文学艺术的美感,通俗直白到让人惊叹,这样水平的人也能上在沪市晨报连载长篇

        继而怀疑了一番作者本人是不是动用了什么权利,沪市晨报是不是有什么黑幕,作者和报社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少庭忍不住心中吐槽这个猜测也是厉害了,怎么觉得这位是在带节奏

        只是在看到熟悉的名字,那位为了叶校长发言,并且骂了沈小姐狗屁不通一顿的千秋万古,竟然也在时评中提到了大道仙途,这位在文人圈子里备受尊敬的作者写到

        时下有篇名为大道仙途的,正是因为在民间广受好评,且几乎囊获了沪市所有的白话读者,也因而在文人圈子里引起热议。同样作为看过这篇的人,本人也要道一声精彩。

        只是精彩过后,不仅想到中的主人公面对命运、神佛这样的庞然巨物,这样不可违也要违之的鬼神之力,尚且能做到去反抗去斗争,为什么我们华夏的人却能对着同样也只是人类的洋人们那样卑躬屈膝

        这样一想,大概就是和现实的区别了,这篇能这样受欢迎,无论是在校学生还是工作多年的青年人,无论是男是女,都会被主角那与命运斗争的精神深深吸引

        因为这正是现实中的我们每一个人,我们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于是我们便格外的向往与喜爱这样一个去反抗命运的少年。

        但是又何其悲哀当下做不到的事情,于是寄托于。

        而不得不说,以目前看到的连载,作者表现出来的意图隐隐是以娱乐性质为主,并非是要写出什么发人警醒、揭露人性的文章。

        或者我该说一句,与其清楚明白的在黑暗中痛苦绝望,不如沉浸在虚无的快乐中慢慢死去

        这两者也许是前者更为悲哀

        但我仍然选择直面痛苦的死亡,也不愿在虚假的快乐中一睡不醒。

        同一时间,许怀清带着秘书长正走在租界中的工部局大楼中,来往间几乎全是白人面孔,于是获得了许多注目礼。

        只是拐了个弯,与两个迎面走来的人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是年轻面孔,只是其中一位是在这里难得一见的亚洲人。诚然他的皮肤惨白到令人几乎要怀疑他的种族归属,但这人见到许怀清,便露出笑来,喊了声许老师。

        他身边的棕发白种人青年用中文问他“你在沪市的家庭教师”

        沈灵均回道“不是,是以前在英国读书时的大学老师。”

        这位白人年轻人相当惊讶,这才仔细的打量起面前这位清俊的黄皮肤华夏青年“那想必成绩不是普通的优秀,是要比白人更优秀才能任职了。”

        许怀清只是匆匆看一眼这两个年轻人,对那白人还算友善的微微一笑,便是打过招呼,对沈灵均也只是道“我来这里找人。”

        沈灵均知晓许怀清如今政府任职,会来工部局也不稀奇,只是与身边的白人说了两句,把人打发走了,主动换了方向与许怀清并排走着。

        “许老师来找谁”

        “望月三郎知道吗”

        沈灵均记忆极好,瞬间想起那个古怪的矮个日本军官,便皱了眉“他现在在工部局”

        工部局由董事会领导,常任董事有九名,向来是以英国人占了大多数席位,美国人占那么一两个,1915年之前德国占一席,15年之后这个席位便归了日本人,也是难得在白人的统领里出现了黄种人是面孔。

        许怀清道“也许可能是在工部局,兜兜转转找他一整天,最后由他妹妹说是来了这里。”

        “只是如果找来,人不在这里。”许怀清疲倦的揉了揉脑袋,“他就算事后说自己早就离开了,我又能怎样。”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读者“gaia”,

        读者“  ”,

        读者“云姝”,

        读者“花鸟卷是什么卷”,

        读者“楚”,

        读者“源氏汤圆”,灌溉营养液,亲亲づ ̄3 ̄づ╭

  http://www.lwxsw8.com/47/47172/8547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