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您能喜欢我的,  不,或者该说”

        “能得到您这样的人一句夸奖,我真的十分开心。”

        “当然不是说别的读者夸奖就不开心了。”少庭亡羊补牢的补了一句,“但是您说一句喜欢,我更感到非常荣幸,  像是得到了某种认可一样。”

        这番话少年说的诚恳而真挚,每一个字里面都饱含着某种不知名的敬意。

        叶校长侧过脸,  安静中且带点震惊,  等少年说完,  俩人互望着对方。因单人床上的女士只笑而不语,许少庭摸了摸下巴,  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  比如并不该告诉叶校长自己的另一个马甲。

        “真好啊。”叶校长突然开口笑道。

        脸上那点震惊的神色已经落下,  这时显现出一种长辈望着后辈式的慈爱目光。

        或者说慈爱中带着某种深刻的期切。

        “真好什么”少年的心情很难松快,  勉强提起精神扯出个笑容。

        “华夏能有这样的青年很好。”叶校长看着少年,“大家都有事可做,  也能通过自己想做的事情换取报酬,能够创造价值也能够得到回馈,  一个国家想要兴盛莫过于需要大量这样的青年。”

        “只是写赚取些稿费大道也只是本通俗”少年摇头,“我配不上您这样的评价。”

        “怎么会呢”叶校长道。

        她看着这少年问“你认为什么样的人才能得到我那样的评价”

        少年沉吟了好一会儿,回道这位女士“战场,  为国献身,实业家,拯救经济,  投身教育,让更多的孩子成才,这些人才该得到您那样的评价。”

        “但这个世界上终归普通人才是大多数。”叶校长伸出手,在少年诧异的目光中摸了把他的脑袋。

        大概是因为少年的表情逗笑了她,这位四十多岁的女士忍俊不禁的一笑,竟也显露出了点轻松俏皮,依稀有了年轻时的模样。

        “大多数人是做不到实业家、教育家、冲锋陷阵的军人,那大多数人难道就不配去爱这个国家吗”叶校长摇头,“我做学校、实业、救助站半生,唯一的感受便是,如果我们的青年们都能够找到自己热爱的事业,并且为此去发展、创造,再亦或只是做到在其位谋其职,这个社会必然将会进入良性发展的循环中。并不是在高位才能得到一声英雄,平凡且努力勤奋活着的人,亦是拯救这个国家、这个世界的英雄。”

        少年听着这番话呆住了,说句实在话,很像是后世网上的鸡汤短文,顶多熬得更久一些,因此看起来更高级那么点。

        但当处于这个时代,由这么一位用自己的人生去贯彻着“奉献”二字的女士说出口

        即使是他这个来自百年后,大家追求的是小资、精致利己、社会关系愈加冷漠的后世十八岁男孩

        也未免不动容。

        “真的很好。”叶校长看着呆愣住的少年,她安静且期盼的重复了一遍,“知行先生,这个时代需要你们这样的优秀青年,只有年轻人有自己的追求并去贯彻落实,我们的国家才能看到希望。”

        听着叶校长的话,许少庭心间微动,他几乎差一点就脱口而出我来自百年之后,百年的后华夏,人人都能上学,也能吃饱饭,甚至即使美国想要再对华夏有所图谋,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是否玩得起这个鱼死网破。

        可太过匪夷所思,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反而是病床上的叶校长转移了话题,因提起了于是和面前少年先聊起手上这份报纸连载的大道仙途。

        叶校长说“只看到二十二章,之前读春风只是惊艳您的想法、构思,看了大道仙途,才发现您写起长篇更加精彩,连我都很惊讶是怎样的作者才想象到,写的出这样一个修真世界。”

        “都说耶和华创世,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我看您以千风明月这个笔名写的,也无异于在文字中创造了一个新世界。”

        “叶云起这样的少年人写的就很好,他那种反抗命运的精神,正是我们现在的青年人最需要的精神。”

        叶校长聊起便发表了许多看法,看来与许少庭说喜欢看,倒不是没话找话,也是真的很喜爱大道这篇。

        只是许少庭还是听得难免坐立难安,生怕叶校长问起后面剧情,新的改变他也未完全想好,说起原来的大纲剧情,只怕让对方失望后面的剧情和前面的几乎一样,不过是打脸逆袭升级的老套路,不过是换了新角色和新的地图,让他怎么好意思告诉叶校长。

        拉着窗帘只开了盏床头台灯的房间中,少年人听得羞愧回答,女士在一串夸奖中忽然突兀说道“大多数评价您无需在意。”

        “什么评价”许少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赶紧答道“也总还有好的评价,能因为不好的评价不开心,但也能因为好的评价开心。”

        “有些人说出缺点,是希望你能改正,有些人却只是单纯的为反驳而反驳。”叶校长道,“更有些人,是希望你因此再也无话可说,让你再也不愿去写这些东西,我看到那些人对您这样一个新人作者做出那样的评价,只害怕从此以后你便也不愿写这样的文章了。”

        “不会的。”少庭赶忙答道,“不至于因此就不写东西了。”

        他来到这个百年前的时代,想要赚钱能想出来的办法目前也就这一个了。

        诚然放在百年后也是如此,不过至少百年后那个时代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总有着更多的选择。

        “那便很好。”叶校长笑道,“他们想要你不再出声,更不该如了他们的愿,每一个人都该有发出自己声音的权利。”

        这样的话,许少庭承认是对的,只是他犹疑看着叶校长,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您本该和玛丽女士在一起,在英国过着更好的生活,事实上您从八岁就离开了华夏,二十岁才选择回到这里,这又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我。”病床上的叶女士说,“比如说此刻应该站在外面的沈灵均先生,便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他与我虽经历不同,但又核心问题如此相似,为何能留在英国却还要选择回到华夏,是因为源自于血脉中那点对故土家乡的怀恋吗”

        “如果人人如此,那可能世界上就要少了个叫美国的国家了。”

        叶校长笑着开了个玩笑,才继续说道“我从儿童时期离开,到归国中间相隔十二年,说感情已然全无,养育我的水土早就不是华夏,它即使孕育了我的父母,但以我残存的记忆中,只剩下父母一个个的丢弃了家里的女儿们,却带着我的弟弟和哥哥远走的背影。”

        “但周围都是白肤和除了黑色以外的眼睛,你身边的每一个人只不用说话,站在那里你便知道自己也绝不属于那里。”昏黄的灯光里,叶校长看着目露迷茫的少年。

        她轻声说“后来便因此想来这里,于是也想自己是因为归属感,所以宁愿留在这样的一个国家,再后来,一转眼半生过去,才发现答案其实在玛丽对我的教育中。”

        “她从小便教育我,保持灵魂的高洁才能死后进入天堂,得到与上帝面对的机会。”

        “这导致我在小时候就明白了一件事,玛丽给我的教育让我深刻的明白,我们终有一日会迎来死亡,这是无论是谁,任你伟大还是平凡,任你高尚还是卑劣,只要是这世间的生命都绝逃脱不了死亡。”

        “我心里其实很怕,越是害怕越要多做些事情,忙碌起来也渐渐就遗忘了。”叶校长看着面前这年轻的作者。

        她异常的郑重与坚定的说道“每个人都会死亡,唯有一生所追求的精神不会灭亡。”

        “您追求什么”过于年轻的作者问道。

        “躯体必定消亡。”1927年秋季,病床上的叶校长回答这位作者,“但在每一代的残酷时代中,仍有虽九死其犹未悔、一生为自己所追求前仆后继、仍怀着希望以自身为原料燃烧的人们,这样的精神从未断绝过。”

        “我非常的害怕死亡,因此我追求这样长存不灭的精神。”

        聊天的时间玛丽女士只给了半小时,当少庭被叶校长所说的追求震撼到时,没来得及再说两句话,玛丽女士便不客气的进到房间,相当冷漠无情的请他出去。

        “安其拉该休息了。”玛丽女士琉璃似的眼珠子冷冷的瞪着少年。

        许少庭想说些什么,见叶校长面色,也只说了短短一句“叶校长,我也肯定的告诉您,这样的精神从前未曾消亡,如今未曾断绝,未来也绝有数以万计的青年们继承下去。”

        便在玛丽女士的低温度目光里出了房间。

        房间外张求仁见他出来,就直接问“都聊了些什么”

        许少庭走了两步,心里十分烦躁,这股躁动来的似乎很没理由,叶校长说的话实在有些理想主义,也实在过于有重量,他本该因此“沉”下去,但心间只有莫名的燥火。

        沈灵均比张求仁更善于观察到人的目光脸色,他走近这男孩,出声安抚的问“要不要喝冰镇汽水”

        “这里怎会有卖”

        “开车带你去买。”

        许少庭看一眼沈灵均“你不守着这里了”

        沈灵均便笑道“也要有自己支配的时间。”

        从学校出发离开了约莫十五分钟,开到了沪市商业圈里,两个人大男孩似的坐在家西餐厅中,沈灵均要了加冰的柠檬气泡水,又点了甜点,张求仁老师则因要守着叶校长,便是不肯一同来占沈灵均这个便宜了。

        加冰的汽水喝了半杯,沈灵均看着面前少年“还觉得心情不好吗”

        “我心情不好吗”少年反问,问完自己苦笑一声,“只是突然明白了这世上有些事情,无论如何努力,都是无能为力。”

        “我只是为自己的无能而气愤罢了。”

        “人人都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所以我们的成长过程,便是一场不断与自己和解的过程。”沈灵均笑道。

        结果惹得对面少年瞥他一眼,非常纳闷的夸了句“沈先生,你的国语其实非常好。”

        沈灵均便只笑,笑了会儿才对少年解释“我前十四年跟着母亲生活的多,她和我父亲一样,明明都很不喜欢华夏,却都无时无刻与我讲中文,让我从没有因为生活在英文环境中,就忘了中文怎么说。”

        许少庭猜测“华夏人在外,也是忘不了自己的文化传承。”

        沈灵均略微刻薄调侃的回道“我父亲是很体现了,百分百的英国出生长大,也很好的继承了华夏男人娶了好多小妾的传统。”

        许少庭“这个只是男人的劣根性,或者该说对于雄性生育成本太小,基因里刻着传播后代拥有更多雌性的本能。”

        “再加上人类文明。”沈灵均嗤笑一声,“女人越多也越是地位财富的象征。”

        于是二人齐齐得出个结论卑劣的人类雄性。

        继而双双无语,许少庭也笑了“说的好像我们两个不是人类男性一样。”

        “能写出春风的故事,我想知行先生肯定还是不一样的。”对面的苍白英俊青年粲然一笑。

        许少庭便微微的发呆,然后嘴上说“你来沪市之后,追你的女孩子也不少吧”

        沈灵均讨饶似的摇头“并没有,我每天都是工作,和你一起上张老师的课,根本没有机会接触什么女孩子。”

        “哦。”许少庭狐疑的点点头,心里想你这个年龄了,难道还缺人介绍吗

        但是开口,问道了曾经问过的问题,但这次擅自给人加上了答案“你是因为归属感的原因,所以才选择来了华夏吗”

        问完不等人回答,自己先后悔的赶紧说“我不该问的,你不用回答我的。”

        谁知这次,对面的青年直直看着他,答非所问的回道“你要听听我和叶女士的对话吗”

        “我问过叶女士这个问题,问之前先告知她我从小生长在英国,从未来过华夏,因为营养十分好,也或者是遗传原因,我从未在身高体格上输过任何一个同龄的白人男孩。更因为优异的家世,无论是亲生父亲母亲还是继父,都让我获得了百分之九十白人男孩也难以获得的教育、成长环境,也因此虽周围有不好的声音,但整体来说,我都是同龄人中被人羡慕、夸奖的那个男孩。”

        “但只要我每照一次镜子,我就明白我和他们,和白人是不一样的。”沈灵均无奈笑道,“尤其是学校中的华夏留学生因为肤色外表,被白人学生老师歧视,我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我那些平日里彬彬有礼的同学老师说莱恩,你为什么要同情这些华夏人他们身上有跳蚤,还会巫术,不讲究卫生,没有绅士精神,也不尊重女性,你不该同情他们。”

        “我回答他们事实上,我也是个纯种的华夏人。”沈灵均说到这里,有些迟疑,“接下来的回答会比较负面。”

        “是什么样的回答”少庭还是忍不住疑惑。

        “我的白人同学老师说你已是英国籍,也从未去过华夏,你便是英国人。”

        “我只能告诉他们我的肤色外表决定了,我不能看着他们被你们这样不尊重。”

        “可你和他们不一样,你英俊高大,出身优越,你看看除了眼睛头发肤色,你和一个白人没什么区别。”

        “我想,他们绝不会对一个白人说你和一个白人没有区别。而像是一个白人,这竟然是一个夸奖”沈灵均语气渐轻,“在那时候我便明白了,也许他们觉得这是夸奖,可是出身家境优越、体格高大的我,一直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的我,听到这句话只觉得是莫大的侮辱了。”

        这话落下,两人无声了好一会儿,都在整理自己的心情。

        这样的事情由沈灵均说出来,许少庭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说你是个彻底的华夏人那沈灵均认吗他都不是华夏国籍了。

        若是安慰说你不要在意他们的话,这安慰未免也太过轻飘飘的没有实质作用。

        许少庭没想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沈灵均却又开口“后来,那些华夏留学生们也对我说过莱恩先生,你并算不得华夏人,也请求您不要再发扬所谓的善心,您这样的身份不知为我们带来了多少嘲笑。”

        许少庭“这不是你的错他们”

        也算是他们的错吗

        但真正的原因是在国家,没有强大的国家作为自己的支撑,任谁都能嘲笑你。以沈灵均的身份为他们说话,许少庭也猜到华夏留学生们会遭到什么样的嘲笑。

        无异于在英国出生长大的华人莱恩沈高大英俊,富有人格魅力,也许还有成绩优异,博闻强识等优点。

        而土生土长的华夏人,有了这惨烈的对比,于是沈灵均的优秀没有证明华夏人也可以这样优秀,反而证明了那个古老东方国家的落后贫穷。

        “在与叶女士交谈中,她也提及这个问题,并且说了这样的话。”

        沈灵均回忆到那场交谈与面前的少年也有点关系,他清晰说道“叶校长说,她对那些关于反驳知行先生春风的评价,失望至极。”

        “那些人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装糊涂”沈灵均叹息一声“叶女士说,你写的不仅是华夏的女子,她看到的却是如今的这个华夏。”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佐小仓仓仓仓扔了1个地雷,ua3

  http://www.lwxsw8.com/47/47172/85184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