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许少庭赶在天彻底黑之前到了家,  路过客厅就见许怀清、张氏和许嫣然三人坐在沙发上,三个人见他回来,许嫣然第一个打招呼。

        她看着少年手中抱着的大信封,  很是莫名其妙“怎么,  人家不收你的稿子不允许上门直接送稿子,  那你也可以去邮局呀。”

        许少庭一言难尽的低落答道“报社和邮局都下班了,没赶上。”

        张氏也很疑惑“你不到三点就出门了,怎么会赶不上”

        还是许嫣然脑子转的快些,  她瞅着许少庭,  上上下下的看一遍,  见侄子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才问“找到莱恩了吗还是沈宝丽那女人为难你了”

        “没有为难,只是沈灵均先生很不好找,  费了点功夫,走了许多不必要的路。”许少庭摇头,  提到这事也觉得无语,“早知道第一个打电话给张老师就是了。”

        那样兴许还能赶上把稿子送到报社。

        少庭说完,准备回房间换身居家衣服,  也放了稿件去吃晚饭。

        他心里便又想起沈灵均,无不担心的忧心起这位家中没有粮食,  还生着病的师兄要怎么解决晚饭。

        这样一想,  又怀念起自己原来的时代,放在后世不过是打开外卖软件,订个外卖就能解决的事情,  唉,所以说,社会的发展果然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

        正这样发散到,后世一个国家的强弱比拼的也不再是人力,不,事实上从一战开始,到如今即将在华夏土地上发生的战争,何尝不都是科学发展水平落后造成的问题。

        洋人们用大炮与子弹轰开了百年来闭关锁国的清朝。

        八国侵华用热武器重创了这个还停留在冷兵器的古老帝国,也是这个千百年来的封建帝制统治走向灭亡的第一步。

        许少庭忍不住想,说不定对于历朝历代皇帝来说,即使他们知道了科技的发展能带来多少便利,但也知道了科学的发展必将结束封建帝制,说不定人家还不愿意发展科学呢。

        毕竟“愚民好治”,倘若民众不再愚昧无知,他们焉能还在宝座上做皇帝

        “少庭,我有话想与你聊聊。”

        许怀清起身,跟上要回自己卧室的许少庭身后,也把这少年发散到“论科学技术与封建统治的不兼容性”的脑洞里给拉了出来。

        许少庭回头看一眼许怀清,因为上次谈话余威犹在,他虽隐隐触碰到了许怀清的内心,但也仍然不知如何和这人相处。

        只好客气回道“是要说什么”

        许怀清三两步追上他,与少年并排,看着他抱着的稿件“你是准备投稿了是吗”

        许少庭点头,两人已走到卧室门前,他主动开门,请许怀清先进,自己才随后跟进去。

        因为是两个大男人,放下稿件也未在意,便走到床边脱了上衣,拿起仍在床上的居家衣服换上。

        许怀清看着他换衣服“比以前长了些肉,看着没那么瘦了,人也看着健康了点。”

        许少庭转过身,坐在床边,看许怀清还站在那里,他随意指了指书桌前的椅子,对他说“还请坐。”

        就见许怀清神色微妙,人拉了椅子坐下,但是对他叹气“我是你父亲,你无需对我这么客气。”

        这

        许少庭全身都不自在了,您也这么大一个人了,就不能不纠结我这个也“十六岁的儿子”对待您的客气了吗

        怎么觉得许怀清这人还有点龟毛呢

        “你也不要总纠结我对你的态度。”许少庭将话敞开了,他很认真的告知许怀清,“相处久了,关系总会好起来,还请给我些时间,也是您给自己一些时间。”

        “我们都要靠时间来缓和彼此关系。”

        许怀清看他,许少庭“是不是我说的话太肉麻了”

        要不是很尊重你,我根本就不想和你有太多交流啊

        许怀清摇头“不,你说的话都很有道理,我虽是你的父亲,但在精神层面上,却并没有可以指点你的水平。”

        许少庭“别我就是会写点糊弄人的东西”

        你们真的对我的滤镜很奇怪啊,我就是个写网文的,要知道放在后世,我这种网文作者都是文学圈子里的底层哎。

        也就是钱赚的多点。

        所以更文学家们被鄙视了。

        许怀清淡然一笑,他正了神色,但语气温和说道“我有两件事情想与你说一说。”

        “一件是私事,但此事却是由另一件引起了我的思考。”许怀清说道。

        “你说。”许少庭也看着许怀清,“但我猜一下还是和,和春风有关的事情吗”

        许怀清稍有惊讶,但也不是很惊讶,他点头回道“你是个聪明孩子,还是和春风的故事这篇有关。张求仁、张老师实在是喜欢你这篇,之前报纸上刊登的点评却大多是批判,他因气不过,于是到处向一些颇有些名气的作者、学者推荐,请他们帮忙写些正面点评。”

        许少庭“我”

        去

        张老师你走火入魔了吗如果人类的脸可以化作符号,许少庭想他的脸现在一定是“囧”的模样了。

        “不要激动。”许怀清显然误解了少年的表情,他笑着安慰。

        许少庭吸了一口气“真的,不至于这样,我并没有把那些人的点评放在心上。”

        他睡一觉起来就全忘了。

        许怀清说“你也不用全理解成张老师是为了知行才这样做,能做到这种地步,他已经完全是在为了捍卫自己喜欢的事物是出于这样的理由,才做到这种地步。”

        “何尝不正是在为了自己,才做出这样的努力。”

        “只是,没想到张求仁竟然请动了叶校长”许怀清面色更加郑重,“叶珍珠校长你知道吗”

        许少庭“额是谁”

        为什么好像他应该知道的样子这人很有名气吗可是他还真不知道。

        “沪市圣玛丽救助学院校长,圣玛丽民间救助站创始人,最大投资人,上海有名的纺织业实业家”许怀清定定看着少年,“还是说到在上海一众人的名望中,女子中排第二,莫敢有人排第一的一位女士。”

        “她为春风的故事写了篇长评,明日将刊登在上海发行量第一的沪市日报第一版。”

        许少庭极其缓慢的,如同慢动作般的张大了嘴。

        许怀清看着自己儿子从眼睛到嘴巴,全都成了个“o”的形状。

        他又是好笑,也有些可气“张求仁今天兴致勃勃打电话给我,说要分享这个好消息。可我一想到你才十六岁,能有如此殊荣,心情却是很复杂了。”

        “你是不是看过那篇长评了”许少庭闭上了嘴。

        说心里不开心是假的,这可是大佬啊,能有这么个厉害的人给写长评,换成哪个作者不开心。

        不,只要能有长评,管他是什么身份的人写的,小学生写的作者们都很开心呢。

        “我看过了。”许怀清语气复杂。

        许少庭“难道又是骂我的”

        “那倒不是。”许怀清说,“夸了你一部分,剩下的,却是和你没什么关系了。”

        许少庭“这我能看看这篇长评吗”

        他现在是云里雾里的,也更加好奇内容了。

        “明早就能看到了。”许怀清答道,说到这里,他卖了个关子。

        “明早等你看了这篇长评,我再和你说我想与你聊的第二件事情。”

        许怀清说罢这些,也不再停留,留下两个未解之谜,一个长评内容,一个他要说的第二件事。

        少庭被这关子卖的还真的引起了好奇心,第二天清晨,许嫣然还在睡觉,张氏也是刚起,已经换上各自要穿的衣服,坐在桌旁吃早饭的珍珍和许怀清,就见许少庭打着呵欠来了餐厅。

        不等他多说,许怀清就将早上送来的沪市日报递到他身前。

        珍珍这小丫头因为好奇,叼着吐司面包片,端着牛奶也凑到了许少庭跟前,两个小孩两个脑袋就凑在一块,看到了几乎占据报纸第一页的那篇长评。

        先映入许少庭眼中的是题目

        原来,女人竟然也是人吗

        读知行先生春风的故事有感

        许少庭“感觉好严肃啊”

        珍珍盯着文章作者“叶珍珠是叶校长啊哥哥,你的被叶校长点评了哥哥你太厉害了”

        许少庭不不不,是叶校长厉害,这年头能有个女子做校长还是女老板,那简直是厉害中的厉害了好嘛

        许怀清在一旁看俩小孩看着说着,并未多说,只是等半分钟过去,两个小孩也都闭了嘴,是看了进去,也在极其认真的看着。

        少庭看着这篇长评,开始几百字叶校长把原文浓缩了下,相当于把他最开始初版春风,那个只有一千字不到的故事搬了上去。

        然后她写到

        此文精髓全在文末最后春风与五姐的对话。

        这对话是天真且幼稚的,春风像是个稚嫩孩童一般,童言童语的问出那些古往今来,真的有人去想过的问题吗

        没有人想过,因为女子从来如此,从过去到现在,她们就该活得和男人不一样。

        因为从来如此,所以便是对的了。

        可是从来如此,就该是对的吗1

        女子生来就该温顺贞静,因为这是女子美好的品德。

        我想大概屠夫宰杀羊羔时,也最喜欢夸一句猪狗牛羊里,莫过于羊最让他们喜欢,因为温顺到宰杀起来都很方便。

        我看着知行先生借春风之口说出来的话,我周身都冷极了,我为什么如此的冷

        是因为这一个个看似离奇怪诞的问题,我深知都是真实的吗

        张姓友人找我推荐这篇时,我虽冷,但也并非那样的冷。

        当他奉上沪市晚报文学杂谈周刊时报关于春风的故事点评,在我看到原来这篇写出女子苦难的,有人看到的竟是

        胡说八道荒诞离奇为了追求悲剧而悲剧

        现实中比荒诞离奇的故事还少吗什么时候写白话也要有个条条框框你敢出个写“必按此条例”来写的规则吗

        底层的人民都是苦难的,底层的男人比女人更苦。

        人家写了个橘子不好吃,你蹦出来喊苹果如何如何,你的脑子里怕是没有逻辑两个字。悲哉,这样的人写的文章也能登上报纸,实乃时无英雄,竖子得志啊

        文笔幼稚,不知所云,刻意挑拨性别对立,作者实在是别有用心。

        知行先生别有用心没看出来,你想挑拨男女性别对立的一颗用心到是昭告天下了。

        以上皆是本人拙言,但也试着为知行先生发声。

        可我却要为我竟要为知行发声,不觉间泪流满面

        为什么我与友人看到的是女子的苦难,为她们的遭遇深感同情

        不仅是因为我们是人。

        我们有着人类才会有的那颗感怀伤感的心。

        更因为我们懂得“物伤其类”。

        当我们看到女子只因为是女子,就要遭遇这些苦难,我们会想到自己,因为她们是我们的同类,甚至她们已经不仅仅是我们身边遇到的每一个女子。

        她们更会是我们的母亲、姐妹,是我们的女儿、朋友。

        是我们自己。是我们不分性别每一个活在当下的人。

        可为什么仍然会有很多人看到同类们遭遇的苦难,既不会感到伤心难过,也不会生出同情怜悯,反而大呼这都是胡说八道呢

        知行先生在这被评价为“荒唐离奇”的春风的故事里,正是给出了答案。

        知行哪里写的荒唐

        他写的再正确不过了春风说的对,女人是狗,是牛,是羊,谁会在吃畜生的肉时为它们悲悯呢

        到还要稀奇,引众人来看快来,你们看,畜生竟然也会哭,也会呐喊,也会叫苦喊累哩

        这样一解释,便明白了为何那些人看到春风的故事既不会生出对同类怜悯,还要大声说她们哪里过的苦,且高呼男子生于世上才是不容易。

        因为没有人会在意狗的温顺,牛的辛勤,羔羊临死前的眼泪。

        他们不是看不到身为人所遭受的苦难,你且看他们为男人发出呐喊不是头一个积极的吗

        我且猜测,这些人也会女人说上两句好话,就像看到狗这样的可爱温顺,也不介意为它们说上两句,争取多吃一块骨头的权利。

        可是畜生竟要自己发声,要呐喊,要抗争,竟有人如此鲜血淋漓的、冰冷且残酷的揭露了畜生与主人间的冷酷现实

        那就是不允许的了。

        他们且无泪,只因女人与男人是不一样的。

        女人怎么也算的了人

        我且满面的泪水,也许因为我是个女子,而我接受的教育让我误以为我也是个人了。

        许少庭看到此处,叶校长的文笔说句公道话,真说不上好,还比不上他这个写网络的文笔通畅、上下文衔接得当。

        可他只觉得很冷,这样普通文笔写出来的点评

        不,或者该说是呐喊,让他只觉是从骨头缝里面生出来的冷意。

        我不是女子,也能有这样的感受

        许少庭不知如何评价,恍然间沈灵均昨日与他说的话浮现在脑海里。

        文字的力量是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人类的文明究竟是什么

        许少庭略有恍惚,后世虽不明说,但已经逐渐的开始重文轻理,文学等有关专业科目都被评价为“不实用主义”,且也是“不赚钱”的专业。

        生物学上关于人类的定义,是直立行走能使用工具的高等动物。

        但更有一种定义,人类是能创造文明并且感知各种复杂感情,将文明传承下去的生灵。

        在影音图画文字等传承方式里,文字也许不是最有效的表达途径。

        但它一定是能承载最多信息与感情的传播方式。

        作者有话要说  1原句是鲁迅说的

        本文架空民国,出现的人物都是虚构的

        十一点半左右二更,正在码g

  http://www.lwxsw8.com/47/47172/84484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