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 > 十第四十章

十第四十章

        与许怀清这次因望月三郎引发的一段谈话,  也是少庭重生在这个时代后,第一次与许怀清说了这么多话。

        如果说在这之前,  他对许怀清的评价不过是便宜爹,摩登时髦男青年,附加爱国多金有学识等buff,  但也仅仅只是如此,就像是个扁平的纸片人,加了再多人设,  作者没写下关于这个人物的故事,  那他始终也就只是个给人符号般的印象。

        这次谈话,  少庭从这人话语中大抵也触及到了他的内心世界:

        那是荒凉且悲恸的。

        乃至于他怔怔的走下楼梯,  站在自己房门前。

        一时间想,  这人平日里清俊温和,总带着清润笑意的面容下,  心底潜藏着的该是什么?

        哀恸到凄厉,  沉默到荒凉,那他且是不是愤怒的?

        珍珍打开房门,早就看完,等了半晌不见兄长回来,  正要去寻他,  就和站在房间外的发愣的兄长打了个照面。

        小姑娘仰着头,见他这表情,就很关心的问道:“哥哥,你是被爸爸骂了吗?哎……爸爸也不会做这样的事吧,  你站在这里想什么呢?”

        许少庭摇头:“没有挨骂,只是随便聊了聊。”

        珍珍好奇问道:“聊了什么?”

        许少庭推了把小姑娘肩膀,往里面走:“没聊什么,就学习啊,支持我写的事情。”

        珍珍便笑道:“爸爸最是开明了,我以前还说过不嫁人的话,姑姑都说哪有这样的女子,爸爸却说自己的人生当有自己决定。”

        许少庭略微敷衍的答道:“是啊,自己的人生也只能自己走,也没人能替你走。”

        只是人生的路岂不知往往也只是棋差一步,有时你以为微小的一个选择,指不定这一生就走上了不满荆棘、步步险行的一生。

        珍珍跟在许少庭身后,叭叭的说:“哥哥,你什么时候写下一章?我算是发现了,你每一章结尾都好会卡着剧情,怪不得我每次看完,都意犹未尽,姑姑说你这是故意的,对了,你什么时候投稿?”

        许少庭心思还没缓过来,全在之前的谈话里没回过神,珍珍跟在他身后,猝不及防的见自己兄长脚步一顿,她也“哎呀”一声,撞到了许少庭背后。

        小姑娘鼻子生的高挺,便首当其冲遭了疼,她捂着鼻子因撞得不轻,眼里泛着泪花正要问“哥哥你究竟在魂不守舍的想什么”。

        便见她这也不过才十六岁的兄长晃了晃脑袋。

        他自言自语的,也感慨万分,语气很有些沉重说了句话:

        “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

        --

        到了第二日,天大的事情睡一觉也就过去了,许少庭昨晚被动容到的沉重心情早早在睡梦里消散。

        今日在补课中,只是心不在焉的有些担心许怀清,一个人心底这样忧愁,面上还不显露,家人也确是难以理解他:

        身为儿子的他是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从百年后穿越过来的“傻白不甜”。

        妻子是个守旧传统妇女,女儿年龄太小暂且只算是个小孩,许嫣然照许少庭看来,最擅长的莫过于吃喝玩乐……应当说不上是许怀清的“战友”吧。

        许怀清其他的亲人更不用说,想起在老宅的那段时日,少庭至今都在感慨万分的同时讶异的想,许家是怎么就养出了个光风霁月的许怀清,这简直可谓是基因变异了……

        幸而今日张求仁老师上课不比他这个学生强多少,也是有些心思不在补习上,甚至少庭比他还先收回走掉的神魂。

        他集中注意力到课本上,身边是空荡荡的一个坐垫。

        他侧过脑袋,原本每次上课都能见到的那凌厉,也清秀的苍白侧脸,现在只是片空气。

        许少庭暗自想,到是挺不习惯。

        像是突然触手可及的、见惯了的美景,突然有一日看不到,心里也未尝不是生出了些空落落。

        张求仁今日来上课,便对他解释了:“你师兄一大早来电,原来是感冒了,也许还有些发烧,嗓子发炎,总之听声音是哑的,鼻子也是堵得,所以这两天的课程只有你和我了。”

        许少庭顿时愧疚了:“都是昨天因为我,害的师兄淋了雨。”

        换做平日,张求仁早要八卦个不停,问一问昨天发生的事情。

        今天只说:“哦,原来是昨天淋雨了。”

        还是少庭道了句:“没了师兄在身边,上课总觉少了点什么。”

        张求仁便顺嘴答道:“这不奇怪,我平日里回家的小巷子里,总见到只小狗对我摇尾巴,突然有天回家不见了这只小狗,我也会觉得少了点什么。”

        许少庭“啊”了一声,颇为犹疑的替沈灵均挽回颜面:“把师兄与只小狗做对比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张求仁嘴巴一撇。

        眼睛都要飞上了天:“他还说我是哈巴狗呢。”

        “不过他算什么小狗。”张求仁又哼笑声,“你师兄那体格,我看是只大狗熊。”

        许少庭:“……那也一定是只北极熊。”

        毕竟,沈灵均他白啊。

        这是今日少庭与张求仁老师刚见面时说的话,他那时便发现张老师今天心思全在了别处,现在课只上了一个半小时,和平时约定的三个小时还差一半,张求仁老师更是干脆光明正大的收了身前的文具课本,一股脑的扫进自己的公文包中。

        这过于随性的张老师便道:“唉,今日心情不佳,上课也总是走神,少庭,接下来时间你就自己自习吧。”

        许少庭无语提醒道:“补课费……?”

        张求仁啧了一声:“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当然不用节省,如数发给我就是了。要是你父亲问起,只说我就提前走了十分钟。”

        许少庭:这厮真是不要脸,这一个半小时的课上的这么水,你还好意思要三小时的补课费?

        不过张求仁落下这句话,便就提着公文包,说了声下节课见,人就匆匆的来也匆匆的走了,许少庭望着他这样急匆匆的背影,心中忍不住腹诽,莫不是张求仁老师又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这是躲仇家去了吗?

        只是张求仁托他,要是许怀清问起上课情况,将他这提前一个半小时离开,说成提前十分钟也是无用的。

        许少庭早就发现,家中女佣与管家埃里克都是许怀清的“眼线”,不需他说什么,许怀清就知道张求仁这厮有没有按时按点上课下课了。

        果然没一会儿功夫,张老师前脚走,埃里克便借着过来换茶水点心的功夫,状似不在意的问:“张老师今天怎么走这么早?接下来不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课程吗?”

        许少庭道:“兴许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埃里克意味深长的回道:“那张老师今天能拿到的补习费用就只有一半了。”

        许少庭心道,张老师,这可不怪我。

        只是低头整理起《大道仙途》的稿子,许少庭说:“埃里克叔叔,给我备辆车吧,我要出去一趟。”

        只在出门前,路过客厅时见到许嫣然翘着手,和张氏面对面坐着,正由张氏给许嫣然的十根手指指甲上色。

        两人今天看模样没攒局打麻将或是打牌,也没外出的意愿,许嫣然懒洋洋瞄他一眼,并未做声。

        张氏喊了声:“少庭,你这是准备去哪?”

        “去把稿子寄到报社。”许少庭道。

        许嫣然这才坐直身子,来了精神,两眼发光的问:“你决定好投稿到哪家了吗?”

        关于投稿:广撒网这种方法,少庭只给珍珍说过一次。

        然后,发现这方法大概只适用后世网络签约,先不说百年前的稿子只能手写,稿子就这么一份,根本没办法做到同时投稿好几家。

        且后来,许少庭看了自己买的杂志报纸关于投稿的说明,才发现和后世杂志要求一样,人家明明白白写到禁止一稿多投。

        “《沪市晨报》。”许少庭报出个名字,“准备先投这家试试。”

        许嫣然:“这家……这不是至少三天要刊登一期吗?”

        许少庭笑道:“也可以每天都刊登两章。”

        他一章两千字,每天更新两章四千字,正好与他曾经的更新频率一模一样。

        许嫣然尚且惊讶,张氏也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一章我记得是两千字,那你每天都要写四千字?”

        许少庭扬扬装在硕大牛皮纸信封里的稿子:“有存稿,而且四千字也不多。”

        张氏与许嫣然顿时面对面的互相瞪着对方。

        许嫣然翘着的手一握,喃喃自语:“四千字还不少吗?”

        张氏也道:“我儿子……这么厉害的吗?”

        这字数很多吗,许少庭心想,要知道他最勤奋的时候,还日万过半个月。

        许嫣然突然也道:“我们也不是写的人,家里少庭是头一个,兴许他们会写的人,一天四千字都是松松的。”

        便也不再多说,不过还是提议:“要不要我与你母亲陪你一起去寄稿子?”

        张氏更是瞅着儿子手中不算薄的大信封,无不担忧的说道:“要是稿子寄丢了怎么办,这可是少庭写了好久的。”

        听得许少庭也先担心起来,是啊,这年代也没个电子版和复印机,他稿子就这一份,真寄丢了他确是要哭死了。

        还是许嫣然提出个建议:“你直接去报社,将稿子交给他们编辑部就是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许少庭应了这话,脚步迈出去又回来,许嫣然便听他问:“姑姑,你有师兄——沈灵均先生家的电话吗?”

        --

        电话接通的异常快,接线员刚转过去,那边女声便道:“沈公馆,请问您是?”

        许少庭:“……沈小姐,烦请沈灵均先生接电话。”

        沈宝丽那边显然也顿了两秒,便听她冷声回道:“一夜未归,谁知去哪里了。”

        话落,不等许少庭再问就挂了电话。

        许嫣然正张着十指欣赏新染的大红色,便又见她出门总不成功的侄子急匆匆跑过来。

        张口便焦急问道:“沈灵均家住在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营养液下章感谢,么么哒=3=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7/47172/82226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