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 > 第第三十九章

第第三十九章

        沈灵均走了后,  少庭便回到自己房间,  他换下今天穿的衣服,浴室里两支黄铜水管水龙头正在哗啦的出水。等他泡进浴缸里,  人缓缓的沉下去,温热的水没到鼻子下方,  遮了嘴巴,这样泡了会儿,人便乏了,他又坐直身子,  胳膊横放在浴缸边沿,  自己脑袋趴上去。

        没一会儿功夫,  那看着便是少见阳光、皮肤白的不怎么健康的少年,  就打了个盹,脑袋一歪,半梦半醒间隐隐见到高瘦的青年目中含笑的看着他。

        许少庭喊道:“师兄。”

        潜意识中已经在想:做梦了。

        偏偏挣扎不出梦境,万人迷师兄沈灵均朝他走来,  许少庭晕乎乎的说:“都是我的错,  你衣服都湿了,  千万不要感冒。”

        青年笑道:“你一直盯着我看什么?”

        许少庭猛地一个激灵,脑袋从胳膊上滑下来,  喝了口自己的洗澡水,两只手扑棱扑棱乱抓了一通,握着浴缸边沿好险挣扎出水。

        只是脸红通通的不知道是被潮热水汽蒸腾出来的,还是梦中看到那若隐若现的,  湿漉漉的白衬衫下六块腹肌给他联想到了什么。

        --

        许少庭因此怀疑起了自己节操。

        今天晚间许怀清回家略早——竟然在晚饭前就到了家。

        许怀清换了身居家衣服,与女儿珍珍聊了两句,便溜达到儿子少庭房间。

        他与儿子向来是有些无话可说,每次差不多都是在无话找话,但许怀清也锲而不舍,不肯放弃与孩子交流的机会。

        如今许少庭跟着张求仁上课,许怀清便有了考较功课的理由。

        许少庭被他这做法,弄得更是像老鼠见到了猫,更是不想见到许怀清,恨不得这便宜爹天天加班。

        ——许怀清真想与他聊天,就不能找点别的话题么?

        现在许少庭坐在书桌前,脑袋还在昏昏的想沈灵均,心里大感讶异,正在朝着一个他从未想过的方向奔去。

        许怀清拿着课本,考了几句课本中的知识,许少庭倒也都答上来,但也显然心思并不在这里。

        许怀清放下课本,猛地问道:“你在烦恼什么?”

        许少庭心不在焉的答道:“灵均师兄的身材可真好。”

        许怀清叹气且好笑的回道:“他是军校毕业生,又是在役军官,自然锻炼出一副好身材。你也想像他一样吗?”

        许少庭心里狂跳一阵,回过了神,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在说什么,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常人也不会往性取向方向想,许怀清借此关怀了他一通身体,晚饭更是做出慈父姿态,用公筷给许少庭夹了不少牛肉。

        还是张氏纳闷不已的出声制止:“你晚上给他吃那么多肉做什么,积食了就不好了。”

        许怀清只好又夹回去些。

        珍珍便说:“我知道,爸爸肯定是想着哥哥太瘦了,多吃些牛肉,不都这样说吗,喝牛奶吃牛肉,就能长得像白人一样健壮了。”

        张氏顿时改了口风:“是这个道理,少庭也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多吃些也没什么。”

        作为话题中心但一直神隐的许少庭,他看许怀清被两个女子说的话也迟疑的看着他,筷子都不知要往哪里放了,许少庭心中既酸又软。

        许怀清这样的人原来也能因父子关系,变得稍显愚钝。

        张氏与珍珍对许少庭的关怀更是不加掩饰。

        人非草木,孰能无心?

        少庭低声说:“我能吃得下。”

        他现在的身体胃口不小,这个年龄可不就是长身体的时候。

        还是许嫣然瞥了眼自己兄长,她先说:“刚见少庭时候,瘦巴巴的一个孩子,真是让人不忍。”

        许嫣然说到这里,哼笑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嫂子不给孩子吃饭呢。”

        张氏瞄一眼许嫣然,语气不急不缓:“是我的错,没照顾好少庭,还要谢谢你,确实住到这里后,少庭每天两杯牛奶,脸都比原来圆了些。”

        脸上有了些肉的许少庭:不……都是天天吃饼干蛋糕吃成这样的。

        不过他也乐观的想,原身原来确实太瘦了,现在脸上吃出来了点肉,也可以称作是个美少年了。

        嗯……美少年?这样形容好像有点雷人……

        许嫣然得到张氏这样的感谢的话,反而不知后续该怎么说。

        她扭过脑袋,到是有些不好意思,轻飘飘的说:“不用谢,我这个做姑姑的也是应该……你以后也少想那旧传统的东西,咱们作为新时代女性,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才是。”

        张氏便道:“我也在多读些书,每天学着看报纸,过些日子,也想找些事情做做。”

        许嫣然:“那是极好的……你想做什么,开个店或者什么,我都支持你。”

        一番来往的话下来,珍珍听呆了:“这还是妈妈和姑姑么?”

        许少庭也大感惊讶:这两个女人的关系也没那么差诶?

        许怀清以一家之主,也颇像是班主任感叹学生似的夸奖道:“这样便很好,人忙起来了,有正经事情做,也就进步了。否则整日闲着,没有病也要闲出病来。”

        许怀清说完,自觉说的很有道理,张氏却是不理会他,珍珍正凑过去脑袋,小声问许少庭《大道仙途》今天有没有写新章。

        许嫣然也道:“快些吃饭吧,这又不是你的课堂,再说你也不是老师了。”

        许怀清还要再说,许嫣然使了个眼色,兄妹两人一起长大,许怀清闭了嘴,这顿饭后,许嫣然就将侄子与沈灵均下午遇到的那日本军官事情告知了他。

        这时候,少庭正在自己卧室中整理稿件,最新章节的珍珍拿着,小姑娘赖在他房间,盘着腿坐在矮几旁,很是珍惜的、简直是如同什么惊世巨著般,一个字都不肯放过的仔细看着这。

        这让许少庭很有点汗颜,说句实话,网文十之八/九都是一目十行也不要紧的作品,珍珍与许嫣然对待他写的这如此认真,反而让他有了点压力。

        因此写的也更加认真了,生怕对不住这两位读者。

        只是想到这里,许少庭反应过来,到是没有听沈灵均说说他的看法,如果他这个国文水平尚可的香蕉人都觉得好看,那这篇作品也能称得上是“成功”了。

        《春风》许少庭用的是知行的笔名,《大道》用的则是他前生的笔名千风明月。

        许嫣然问过他,怎么换了个笔名。

        许少庭出于某种考量,回道:“一个笔名一个风格,再说换笔名不是很正常嘛。”

        比如据他所知,他很喜欢的那位民国时期作者,就经常换笔名,当然其中还有些政治因素在里面,多换些笔名多披点马甲,到时候被找了麻烦也好跑路。

        况且还有一点,许少庭没对家人说:知行写的文章都那么正经了,还被批成那狗样子。

        算不得“正儿八经”的《大道仙途》也用知行的笔名,他岂不是更巴巴的给那些吃饱了撑的评论家们送上素材?

        珍珍还未看完这章,家中佣人敲了房间门,得到允许探进脑袋说:“少爷,老爷找您去书房一趟。”

        珍珍垂着脑袋翻页,语气怜悯:“爸爸难道又要考哥哥功课?”

        许少庭想起饭桌上许嫣然那个眼神,对珍珍说:“你先看着,我去去就来。”

        到了二楼,进了书房,果然见到许嫣然与许怀清两人,一个坐,一个站。

        许怀清靠着书桌边,低头正在说:“不用担心,只是这个人性格乖癖狠戾,也是在华夏土地上狂妄惯了,唉!谁让如今我们国贫民弱,只得任这些日本矮子们放肆!”

        许少庭:日本矮子?果然是在说下午的事情。

        许怀清说到这里,见许少庭进来,俩人互相看着对方,许少庭至今对他是喊不出“爸爸”与“父亲”,于是两人说话间他对许怀清从不带称呼。

        平日里许怀清总是主动开口与他说话,这点还未凸显,现在两人望着对方,谁也没有先开口。

        许嫣然在一旁觉出了不对劲儿,出声便问:“你们父子两个……少庭,怎么从未听你出声……”

        许少庭果断出声:“那日本军官究竟是什么来历?”

        许嫣然后半句话堵在心里:从未出声喊过声爸爸。

        接下来的话,却还是由许嫣然解释,她说道:“那日本军官名为望月三郎,与他一起的女郎,应当是望月晴子,两人正是一对儿兄妹。”

        “望月三郎中尉军衔。”许嫣然怕侄子不了解,想想补充,“若是按照与莱恩,你师兄沈灵均相比,理论上是高灵均一级。”

        “不过英国人的面子总归比日本人更大一些。”许怀清出声,声音冷冷的,“所以望月三郎也总要给灵均一些面子。”

        许嫣然轻轻点头:“今天也幸亏有灵均在你身边,否则以你父亲形容的这望月三郎性格,不一定会轻松看你离开。”

        许少庭:“这人什么性格?”

        他便见许怀清露出的表情可谓是难看至极,许怀清深深看他一眼:“如果再遇到望月三郎,不要与他有什么交流,也不要理睬他,见到他只管远远的离开就是了。”

        许少庭沉默几秒,许怀清:“少庭?”

        许少庭忽然看他:“你究竟是做什么工作?你的工作,你的理想,我不该插嘴多问,这些都是个人的选择。”

        “可是你还有家人,有妻子孩子,有妹妹,甚至往远了说,还有你的父母兄弟。”许少庭定定看着许怀清,“我希望你在追求自己理想的路途上,同时能多想想自己的亲人朋友。”

        少庭一口气说完这段话,也是用了些勇气,如果可以,他并不想与许怀清说这些话。

        但不仅是他今日见到那日本士兵的手摸到腰间,看到真枪实弹,所以让他这个从百年后和平年代而来,至今第一次见到真家伙的人心中惶然。

        也更是在望月三朗这日本军官带着威胁的话语里,他今晚看着便宜家人们,妹妹珍珍、母亲张氏、姑姑许嫣然,才不禁想到,其实自己在心里已经把他们当做了自己真正的亲人了。

        也许感情还不够深厚,但绝不是能看到他们有了危险,自己还能置身事外的感情了。

        他希望大家都能活下去,活到华夏人民站起来,活到百年后那个和平的,再无屈辱与战争的年代。

        他也想他们看到:你看,纵使如今风雨飘摇,但终有一日,我们华夏人也可挺着胸膛,说一声我们不比白人、日本人低贱。

        说一声,这里是华夏的上海,这里是华夏的东三省,这里是华夏的北平——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属于这片土地上世世代代,生长在这里的华夏人民。

        许嫣然微微吃惊,少年说的话已是有些不客气,她的兄长许怀清更是一时颇为沉默,竟没有回答孩子的话。

        沉默到近乎有点沉重的气氛在父子俩间弥漫,许嫣然连忙出声道:“这都是说的什么话?少庭,你父亲自有自己的考量,况且,你父亲行事没有错……”

        说到这里,许嫣然也有些不满:“你并不懂得你父亲的追求,他并没有错。”

        这番话说完,两人就见少年突然伸出手,狠狠揉了揉自己的脸。

        他神色蔫蔫,疲惫的看一眼许怀清,两人便听他没了力气似的说道:“我知道你没有错……我也对这时候的爱国青年很是钦佩。”

        “算了,是我想太多了。”许少庭长舒一口气,“胆子太小,是我被吓到了。”

        再怎么说,上海也应该算是安全的。

        只是憋屈啊,一个日本人在上海这么狂妄。

        更憋屈的是,还要沈灵均亮出英国籍军官身份,才能制住这份霸道。

        “许先生,你且一定要活的长命百岁。”许少庭叹口气。

        至少请您看到四九年我们中国人民站起来,再看到百年后,那个和平强大的中国。让您知道,无论是您,还是这个时代其余为之奋斗的人们,都知道他们的呐喊与奋斗绝非白用功。

        许怀清整理了心思,也被儿子突然自我和解般的冒出这句话,整的都失笑:“你还真是自说自话,我都不知自己要说什么了。”

        许少庭摇摇头:“是我多嘴了,我就先回房间了。”

        许怀清见他要走,人都转了身,他突然喊道:“少庭。”

        许少庭回头看他,许怀清清俊面容上表情终是落得复杂。

        “如果可能,大概以后要送你们去香港生活。”

        “嗯……”许少庭点点头。

        确实,香港更安全。

        许怀清又问:“你愿意出国留学吗?”

        许少庭赶紧摇头:“我英文水平不行。”

        想想,他说:“我还是想专心写。”

        许怀清便也不勉强:“你有这个天赋,便也不要浪费,我是支持你的选择的。”

        许少庭客气笑笑,心想话总该说完了吧,再不说完,珍珍说不定都要上来找人了。

        谁知许怀清盯着他,这人是双琥珀色的浅色眼珠,突然说:“教育部每年资助出国留学者拨款占全年财政收入近乎一半,如今华夏,可谓是举国之力送学子们前往海外学习先进知识。”

        许少庭:“额……还是想让我留学?”

        “归国者却不足十分之一半啊。”许怀清突然笑了下,只笑的太惨然。

        惨然到,竟能让人品出两分凄厉了。

        “辽宁要造船,东三省军工厂也在要钱,华中华北华南全吵着要修铁路。”许怀清说,“可是没钱,便打主意到教育部,要求减少留学生拨款。”

        “财政部部长道:拿着高额助学金出国,几年过去,便换了国籍,或娶了白人日本人女子留在了国外,且还耻于提及母国,若是与人骂起华夏,还是头一个骂的最为凶狠。表现的就此全然与华夏全无关系了,何须再为此支付高昂助学金?不如留给我们自己修铁路、造船、援助实业?”

        许少庭:毕竟自来二鬼子可比真鬼子更狠,你就是放在百年后,华夏不像现在这么惨,也照样许多人做精神上的白人日本人。

        许怀清:“但是,谁来修铁路?谁来造船?谁来画图纸建军工厂?总不能全找外国人来做这些,他们肯来,我们便能信他们吗?”

        “是的,留学者众多,十之一半不肯再归国。”

        “但总还有那三四学生愿意回来。”

        “长夜难明,至暗时刻没有了光,那便也总有人愿意自身化为火炬成为那光明。”

        许少庭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他转过身,许怀清看待事物的角度与他不同,他不是这时代的土著,他是从娱乐产业发达,每日沉浸在综艺节目电视剧、网购快递、没事有事出去旅游净化个心灵的百年后而来的人。

        他想象不到这个年代人心里与国共存亡的心理,他成长的年代注定他更在意“自我”,更在意自己的感受与亲朋好友的安危。

        “少庭,对不起……我不是个好父亲。”许怀清在背后对他说道。

        许少庭知道,这人一声道歉想说很久了,可是说给他又有什么用。

        “你且坚定着自己的路去走吧。”许少庭抹了把眼睛,“也不用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许嫣然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一声,做了壁花好久,见父子俩这样了,才出声小心笑道:“你们父子两个都这么倔,何必呢?要我说,不就是件小事吗,怎么说的和天要塌下来似的?都快回房间,洗个热水澡轻松轻松,别整日里心里这么苦大仇深的。”

        话落时,那少年已开了房门,闪身走到书房外。

        却又快速的回头,沉甸甸的道了句:“对不起。”

        ……真正的许少庭,已经回不来了。

        许嫣然可谓是无语极了,少年已经带上门溜走了。

        “你们两个争着道歉,我却不明白你们是为什么道歉?”

        “都是那望月三郎的错,你俩闹什么别扭?”许嫣然哼笑一声,眉头却早就皱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去修电脑,刚开始担心是主板烧了,后来拆了壳,说是进水了_(:з」∠)_

        谢谢千秋、  38977566扔了1个地雷,么么哒(づ ̄3 ̄)づ╭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7/47172/79504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