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文大神重生在1927 > 第三十二十章

第三十二十章

        不过许少庭现在很佩服张求仁老师和他这师兄沈灵均,  也明白了许嫣然为何说沈灵均是个聪明人。

        要说张求仁和沈灵均的共通点,  便是看待问题比常人透彻,  许少庭都差点被这几则文评牵着鼻子走。

        也在想我是不是不该投稿这篇,他们说的很有道理,要是偏激的人看了,可不就是造成了性别对立。

        结果张求仁和沈灵均道出了关键写出这样评论的人定是男子。

        许少庭也拐过来了弯,  屁股决定脑袋,  男人写的点评肯定是站在男人的立场。

        不过张求仁和沈灵均在看待问题透彻的共通点中,不同的就是两人的表达方式。

        沈灵均显然更加内敛委婉,  短短的几次相处,  就看出这是个很有些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张老师就是凭着自己性情了,高兴了便是仰天大笑,不开心了,  他决计不会委屈自己,  定要把自己脸上的五官全部加以利用,  表情丰富的和电影演员似的。

        仔细看着,许少庭还想到个人也是面部表情相当丰富,想了好一会儿,  他恍然大悟,不就是他的大美人姑姑许嫣然嘛。

        只是张求仁太放任自己感情,  这节课他气到直接罢工,  命令沈灵均教许少庭英文和算数,国文暂且放一放。

        张求仁抽出张稿纸,握着钢笔低头便道“国文课所学不过只是打下基础,  真正的学以致用是能凭着这些文章道理化为自己的东西,再次加工输出——只是学了,便无后续,不过是白学,你们俩要是能写出知行先生这样的,这些之乎者也不学也罢。”

        许少庭再次听到彩虹屁,还是升级版本,他只觉一股热气涌上脑袋,整个人是在瞬间脸红发热的都要熟了。

        沈灵均正摊开英文课本,准备纠正少庭发音,这也是沈灵均对于许少庭此人感到奇怪的地方其中之一。

        先不说这少年总是和周围人相比,缺乏常识到让他几乎觉得此人很有点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再说奇怪的事情,便是听到许少庭念英文单词,那一口随性不够优雅的美式发音——

        他是从哪学的?许怀清可是说过,他这个儿子从小呆在上海老宅,堂堂个男孩被他母亲当做了深闺小姐,那这口美式发音的来历还真是耐人寻味。

        许少庭一节课下来,几乎所有发音都被沈灵均纠正了一遍,结果导致效率异常低下,等到算数题没做两道,就到了下课时间。

        白人管家埃里克敲了敲门,许少庭说了“请进”,这中年白人迈着轻而慢的脚步踏进房间,问张老师和沈先生是否要留下来用晚餐。

        沈灵均道了声谢谢,然后解释道“我今天要去警署轮值,算算时间,只够路上随便买点便宜吃食,不能再逗留了。”

        张求仁把他写了一下午的稿纸夹进教科书,匆匆的将文具一起收拾进了提着的公文包中,便站起身催促“你顺道送我一程,再晚点,我那编辑朋友就要下班了。”

        许少庭是一直以为沈灵均和他一样,是个还没工作的学生,听到沈灵均那话才想起来,这人早提过他是申请了什么派遣来上海的。

        许少庭正要问是派遣来做什么工作,张求仁已经耐不住性子,拉着沈灵均快步往外走。

        许少庭就晚了那么一步,站起身时,俩人都出了卧室,只沈灵均喊了声“少庭,下节课见。”

        停了一两秒,声音已经有了距离,远远传来“你要是不记得发音,请教你父亲和姑姑都是最合适的。”

        晚了几分钟,许少庭出了房间,想寻点水果吃,遇到白人管家埃里克拿着包好的面包,见他便苦笑解释“本想给张老师和沈先生带着,也就不用路上再买了,谁知道刚出了厨房,他们两个已经坐上车走了。”

        “怎么走的这么急?”埃里克问,“很不符合两位先生平常的作风。”

        许少庭也道,张老师这是要做什么,不过联想课前张求仁说的话,许少庭心中不情愿的想……只怕,肯定是和“知行先生”有关,毕竟张求仁都说了,这是他的精神知己。

        就是可惜,张老师还不知道精神知己的肉体他早就见过,还很慈爱的摸过他的脑袋,拍过他的肩膀呢。

        不过很快,通过许怀清,许少庭就知道了张求仁那节课上是在写什么。

        因为许怀清总是很忙,许少庭大体知道他在政府任职,可以熟练对答英文日语,有着日本与英国各所大学的本科及研究生学历,所以似乎做得是与白人和日本人打交道的工作。

        许少庭觉得许怀清不是外交官,但也类似了。最近经许嫣然的嘴,也了解到许怀清近来都在和日本人打交道。

        许嫣然更是道“黄种人中,若说骨子里就是阴冷狠戾的,莫非日本人。早年在日本留学,读他们的文人著作,竟是将死之一事描述的极尽华美,是如樱花坠落般的美丽。这真是……若是十三四岁的少年人这样想,也能理解,毕竟少年人总有那么个年龄想法奇奇怪怪的。可日本的整个文人圈子里都这种调调……真是不能苟同啊。”

        许少庭心中道,这种思想不能说是错,毕竟人各有追求,可就像许嫣然说的,整个社会都似有似无的弥漫着这种思想,嗯,过之不及,便就成变态了。

        而最近都在与日本人打交道的许怀清,是比以前还要忙碌,之前还能时不时赶在晚餐的时间回家,如今一周时间,是常常连周末都要赔上,整个人忙碌的都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圈。

        不过许怀清这年龄,能瘦些总比胖些好看,他那张脸瘦了点,还增添了些文人气质。使得许怀清只看外貌,是更加迷人了。

        于是近来事情发生了两件值得说道的。

        一件是许怀清难得在张求仁罢课这天,难得在晚饭时候到了家。他换了衣服洗了手,坐在桌旁对少庭说“张求仁今天是不是没给你上课?”

        许怀清能这样问,许少庭就知他是知道了,便也不替张老师撒谎了,他老实说道“下午的课都是沈先生再给我纠正英语发音。”

        想想,许少庭道“要扣张老师这节课的费用吗?”

        毕竟张求仁这做法确实很不地道。

        许怀清说“当然要扣,不和他客气。”

        然后他解答了许少庭,关于张求仁下午究竟在做什么的疑问。

        “这个子仁啊!”许怀清摇摇头,脸上神情却是好笑又好气,眼睛看着少庭,说道,“他专门写了篇长达一千五百字的点评,全是夸赞《春风的故事》写的是多么好,多么厉害,知行先生当是现下先锋作家之一。”

        餐桌上静了一瞬。

        “噗”的一声,端着牛奶喝的珍珍喷了出来,坐在她对面的许嫣然很是嫌弃的赶紧躲开。

        张氏从袄子里抽出帕子,给珍珍擦嘴,也埋怨道“你个女孩子就不能贞静娴熟些吗?”

        许嫣然就说“嫂嫂,你就不能改改你那老过时的想法?自己过的压抑就算了,还要压抑着孩子的天性吗?”

        珍珍忍辱负重的赶紧插话“都是我的错,你们两个别说了,爸爸还在说着呢。”

        两位女士这才互相瞥了眼对方,扭过脑袋不出声了。

        许怀清还看着少庭,他道“今天下课,你张老师便搭着灵均的顺风车,跑到了上海晚报编辑部,要他那位做编辑的老朋友加塞,把他这篇吹捧的天花乱坠的点评登报,誓要和那些骂你的人打个擂台。”

        许少庭“这……这……”

        他嘴角抽了抽,实在是无话可说了,张老师,在下甘拜下风呀!

        许嫣然第一个笑出声,笑的身子发抖,她捂着腮帮子也看少庭“你们老师真有意思,我真想告诉他,你的学生许少庭就是‘知行先生’。”

        “千万别。”许少庭郁闷了,“要是他知道了,我们还能相处?张老师教的挺好的,我不想换老师。”

        许怀清却有点不赞同“如果后来突然知道,才是不好相处,事无不可对人言,少庭,这件事最开始你就不该瞒着。”

        惹得许少庭也很是不开心,还是许嫣然和珍珍帮他说话,纷纷抗议许怀清,这关少庭什么事。

        连张氏也出声维护儿子“你是他父亲,不向着孩子就算了,怎么还向着外人,成了孩子的不是了。”

        关于张求仁要求报纸刊登他那篇长评的事情,是以失败告终,编辑刊登稿子是要经过审稿,不可能因为是自己好友就随随便便登了。

        张求仁那篇读后感通篇都是夸赞,他的好友编辑读的直翻白眼,不用送主编终审,直接就把稿子给打回了。

        许少庭第二天得知这事,松了口气,他现在是无论好坏,都不想再看到关于《春风》这的点评。

        至于近来的第二件事,便是沈宝丽小姐终于按捺不住,在许怀清白日离家上班时间,坐着小轿车登门拜访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大概晚上1011点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7/47172/79159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