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太子妃她有病 > 第 80 第章

第 80 第章

        沈辛夷睡梦中就感觉自己的头发被人摆弄来摆弄去,  她迷迷糊糊的时候,在‘继续睡’和‘把敢动她头发的人打死再继续睡’之间纠结了片刻,  最后还是抵不过睡意侵袭,迷迷瞪瞪又睡了过去。

        被圈禁还是有好处的,本来她这个太子妃每天得赶大早起来料理府中诸事,  但现在就完全没这个担忧,于是她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她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伸了个懒腰,  然后...痛叫了一声。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两人的头发缠在一起,  她疼陆衍肯定也疼,  陆衍轻轻抽了口气,  又扶正她的脑袋:“别动,  这叫结发为夫妻,  取个好兆头。”

        沈辛夷拿着几根断发的手,微微颤抖,  眼神逐渐狂暴起来。

        你妈的,生气。

        陆衍:“...”

        在他被沈辛夷薅几十根头发,  并且捏脸捏到脸颊青肿之后,沈辛夷的火才稍微消了点,开始训他:“你知不知道我的头发有多金贵!我的一身功力皆来自于头发,  我这把头发可以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  外面买我的头发都要千金一根!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对我的头发图谋不轨!“

        陆衍:“...”

        世上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圈禁。

        比圈禁更痛苦的事儿是什么?和傲天老大一起被圈禁...

        他还是不死心,试探着道:“傲天老大?”

        沈辛夷哼哼两声:“你猜啊?”

        陆衍瞬间恍然:“你故意骗我?”

        沈辛夷道:“骗的就是你,  总不能白让你拔我头发。”傲天老大可是对付陆衍的一记灵丹妙药,别人不知道,她可清楚得很。

        她恋恋不舍地看着自己的几根断发,她倒了一盏桃花酒,又把自己的头发放到酒里,掐着陆衍的下巴:“喝了它。”

        陆衍:“...不喝,拿开。”

        沈辛夷见陆衍还敢不知死活,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伸手挠他痒痒:“尝尝我的感天动地灭魂掌!”

        陆衍根本不怕痒,她挠到气喘吁吁,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应,只得悻悻住手:“你这人怎么不怕痒?”

        陆衍理了理被她扯乱的衣服,厚着脸皮淡定道:“因为我武功高强,你的掌法对我没用。”

        两人闹了一通,刚好可以吃早午饭。

        沈辛夷本来还脑补了一阵被圈禁之后要吃馊饭剩菜的惨状,没想到送来的饭食和平时别无二致——她都做好吃剩饭剩菜的觉悟了呢!

        她提着筷子,面有疑惑:“这...”

        陆衍一眼瞧出她心中所想:“再怎么我也是太子,只要人头没落地,以后就还有机会。”

        听到不用吃馊饭馊菜,沈辛夷心情稍微好了点,夹起一筷子嫩滑的鹿肉正要吃,陆衍却忽然出了声:“等等。”

        他怕她不留神把鹿肉送进嘴里,干脆伸手捏住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几片鹿肉就滑落下来:“这菜不对劲。”

        他仔细嗅了嗅,笃定道:“菜里有人加了东西。”

        沈辛夷一脸不可置信:“你闻一闻就能闻出来?”

        陆衍不以为然:“你要是少年时期中过毒,也会加紧培养对毒物的辨识。”

        沈辛夷脸色一变:“皇上干的?”

        陆衍指尖点了点桌面:“皇上不会用这么蠢的法子,他昨日才关了我,今天就给我下毒,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天下人他毒害亲子吗?他在意名声得紧,舍不得这么做。”他抚着下巴琢磨:“要说是沈贵妃和老八这两个蠢货还有可能,虽然想让我死的人很多,但目前最迫切要我命的,只有这二人了。”

        他悠然道:“老八虽然没什么长处,但好歹还有些谨慎,这毒应该是沈贵妃下的。”

        沈辛夷听他三言两语把人物动机都推测出来,不由佩服:“你打算怎么办?”

        陆衍勾唇一笑,把几盘菜放回托盘里,又端着托盘走到那送饭菜的小门处,一边咳嗽,一边虚浮无力地道:“这,这菜里有毒,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般害我?快,快,去叫太史捷来。”

        他开始了再一次的飙戏,嘴里竟还不住的咳血,手里的托盘掉在地上,一幅要昏过去的样子。

        门外的羽林军被吓坏了,文昌帝如今厌憎太子是不假,但太子毕竟是太子,若是他死了,他们几个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羽林军兵荒马乱地闹了一阵,一拨去禀告皇上,一拨忙不迭把太史捷给太子请来。

        太史捷进来先掩住了门,冲太子拱手一笑:“您又开始折腾我这把老骨头了。”

        陆衍斜斜靠在窄榻上:“本还想着如何请太史公进来呢,没想到沈氏那毒妇就送了现成的机会到我手里。”

        太史捷笑笑:“沈贵妃不过一深宫夫人尔,虽毒辣,却也蠢笨,不足为惧。”他脸上半点没有主上被囚的颓然,反而摇了摇手里的折扇:“您的对手从来都不是八殿下和沈贵妃。”

        沈贵妃下药在沈辛夷和太子的吃食里,难道就没想过自己侄女可能也会误吃?既然如此,沈辛夷也不再把她当姑母看待,但她毕竟也姓沈,听他们谈论沈贵妃害人的事儿,她脸上多少有点尴尬,主动起身避了出去。

        她避开正合陆衍的意,毕竟她昨儿才说要把传出消息之人大卸八块,陆衍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他低声道:“外面情势如何?”

        太史捷笑笑:“万事俱备,只等着您下令。”

        陆衍眯起眼:“那就动手吧。”

        太史捷:“您想做到什么地步?”

        陆衍弹了弹手指,颇有些弹指定江山的意思:“让他亲自求我出来。”

        他才说完,沈辛夷重新端着托盘进来:“你们在说什么呢?”陆衍都被圈禁了,还能有什么事好商议?

        他一脸笑傲王侯的霸气瞬间飞了,掩嘴不自在地咳了声:“太史公光棍多年,问我怎么娶到你这么个贞淑贤明的好娘子的,我说要赤诚相待,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方能打动娘子的放心。”

        太史捷:“...”

        沈辛夷听他这一番连吹带捧,很不给面子的嗤笑:“你对我赤诚相待?没把我骗去卖了就不错了!”

        陆衍:“...”

        太史捷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他虽说是有事才进来,但毕竟明面上的理由是‘陆衍中毒’,因此鸡飞狗跳闹腾了好一阵,把戏做了十足,这才提起药箱走了。

        沈辛夷不解:“你们进来拢共也没说几句话,你闹这么大一出戏非让他进来干吗?”

        陆衍一笑不答。

        这里左右没有外人,陆衍也放下架子,亲自舀了一勺粥给她喂到嘴里:“你尝尝这个,加了桂花。”

        沈辛夷这才发现自己饿的要死,‘吧嗒吧嗒’把一碗粥全吃了,吃完才注意到陆衍在一边托腮看着自己,她看了眼陆衍面前的粥:“你看我干嘛?你怎么不吃?”

        陆衍:“我不吃,不够甜。”他瞄了她一眼:“来点糖。”

        沈辛夷嘲笑地捏了捏他的脸:“你快清醒一点,现在哪来的糖给你吃?”

        陆衍猝不及防地吻住她,舌尖在她嘴里扫荡了一圈,亲的她快喘不上起来,他才慢慢地端起粥碗喝粥,唇角微勾:“现在够甜了。”

        沈辛夷冷漠地看着他,在他的骚扰下坚强地吃完了饭。

        圈禁之后非但吃喝跟往日差不多,连洗澡的特权也没有取笑,外面的羽林军还抬了一大桶热水。

        沈辛夷:“为什么就一桶?”

        陆衍已经上手解她衣服了:“毕竟我们是在被圈禁,得看人脸色行事,如今情势不如人,你就忍忍吧。”

        沈辛夷:“...”

        你一个对门口羽林军颐指气使的人,说这话好意思吗?

        陆衍轻松把她扔在浴桶里,自己也跟着一步跨了进去,他微凉的手搭在她的后颈上:“素素...”

        沈辛夷无动于衷,并且往他脸上泼了一把水。

        陆衍似乎是被呛到了,捂着嘴咳嗽不住,神色显得颇为难受。

        沈辛夷凑过去用巾栉给他擦脸:“你不至于吧...”

        陆衍趁机一把把她摁在自己怀里,语调带了几分得意:“这下你可跑不掉了。”

        他低头准确无误地衔住她的唇瓣:“下回还敢不敢泼我了?“

        沈辛夷又泼了一捧水过去,用行动告诉他自己下回还敢。

        陆衍:“...”

        她又泼了一把水:“狗贼,受死吧!”

        于是...两人莫名其妙地玩起了打水仗。

        澡不但没洗成,还闹出一身汗。

        陆衍搂着她喃喃道:“既然衣裳都脱了,汗也出了,总不能浪费。”

        他搂着她开上了高速。

        没想到陆衍这个浓眉大眼的,居然有两张面孔。

        他往日在人前多正经就不必说了,自打两人被圈禁,周遭没了旁人,他开始骚不死就往死里骚的路程,一个人活生生骚出了一部偶像剧。

        尽管沈辛夷多次冷眼相对,他还是能坚持拉着她没日没夜地开往高速。

        ......

        在太子两口子愉快地双修的时候,文昌帝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他心里很清楚陆衍装病这么些年,肯定不止为了逃避自己,陆衍韬光养晦之时,肯定积攒了不少势力,但他并不害怕这个,毕竟他才是魏朝唯一的皇上,除非陆衍有能耐造反,不然一辈子别想压到他这个老子头上。

        陆衍哪怕再不甘,不也被乖乖地被他圈禁起来了吗?

        文昌帝的自负一直持续到几天后,很快他发现朝里朝外乱套了。譬如南边在大修水利,但不知道为什么,兴修水利的工程莫名其妙就听了,还有商人要走南闯北贩卖货物,但河上的船只莫名其妙就停运了。由于交通出了问题,他每下一个旨意,平时三五日都能到地方官手里,现在十来天都未必能到。

        ——这些还只是乱象的一部分,这些日子,许多商人不能经商,好些农民不能劳作,部分学子没法进京赶考,不少官员无法进京候差,魏朝莫名其妙地乱成一锅粥。

        很多京官反应敏锐,立刻意识到问题所在,慌忙上奏请求文昌帝放出太子,绝口不提太子装病之事。

        又过了几日,上书奏请放出太子的奏章越来越多,文昌帝一边要处理这乱摊子,一边要看这些奏疏,忙的焦头烂额:“孙青,你说老九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孙青亦是不解,低头道:“臣一阉人,如何敢妄议朝政?”

        文昌帝看了眼堆积如山的公文,凝神半晌,重重叹了口气:“看来现在也只有一个法子了,你传旨给苏牧,让他说几句好话,把太子放出来。”他是狠不过陆衍的,如今朝政虽乱,但到底还没出什么大事,但若再乱下去可就说不准了。

        他不想遗臭万年,被后世唾骂。

        苏牧是羽林将,皇上有令他自不敢耽搁,却不想这次碰了一鼻子灰。

        孙青脸色发苦:“陛下,太子说...说他自知罪孽深重,无颜面对您,甘愿一世被幽禁在太子府中...”这话分明是在打皇上的脸。

        文昌帝面色一沉,手里的狼毫笔猛地一折。

        他脸色铁青,胸膛起伏了一会儿,神色又萎靡下来:“罢了,朕去,朕去...”他咬牙道:“朕亲自去请他出来。”

        ......

        沈辛夷每天在太子府开(筋)开(疲)心(力)心(尽)地跟陆衍上高速,自然不知道朝堂的风起云涌。

        就连沈桂旗拿着侯府的玉符想要见她一面,都被门外的羽林军给拦住了,她是真以为两人就要被关在此处一辈子了。

        ——直到那日文昌帝怒气冲冲地走进来。

        “九郎,真有你的!”

        每个字都说的咬牙切齿。

        陆衍气定神闲,这些天混不似被圈禁,反而像去新马泰度假。

        沈辛夷一头雾水,有什么?你什么?

        文昌帝恨声道:“朕如今亲自来请你出去,你可满意了?”

        陆衍毫不遮掩唇畔的讥诮:“岂敢?是儿臣装病在先,惹怒了父皇,儿臣被幽禁在此事应该的。”

        文昌帝深吸了口气,镇定下来:“你没错,你也没装病,是朕误会了你,如今朕已经下了罪己诏向天下公布罪名,你可以出来了。”

        陆衍少年成名,他其实一直不大看得起这个父皇,尤其看不上他的气度才智,如今听他这般干脆,倒不由高看了他几分。

        他微微一笑:“是。”

        文昌帝气势汹汹地来,又气势汹汹地走——不过走之前,没忘了下令撤回门口那些羽林军。

        沈辛夷目瞪狗呆:“这是怎么回事?”

        陆衍在思量怎么说才不会挨揍。

        ——但他发现怎么说都免不了,干脆照实了说。

        沈辛夷眼睛都快被火气燎成红色的了:“这消息是你放出去的?!”

        陆衍用动作代替语言,点了点头。

        她不知想到什么,气的脸也红了:“你是不是怀疑我才想出这么一招?干脆自己挑破了,然后再破而后立?!”

        陆衍沉吟道:“只是赶巧,这时候差不多我也布置完了,我挑破倒不是因为你,主要是不信任那姬长昼,两下赶着,我就和太史公商议定了。”

        任他怎么解释,沈辛夷还是愤愤在他胸口捣了一拳!

        陆衍努力把它催眠成‘爱的小粉拳’,忍了好几下,看到有人来,他才握住她的手,挥退了来人:“你一开始并不知道我的筹谋,是吗?”

        沈辛夷也不想在人前收拾他,他服软的样子她一个人看就够了。

        她理了理袖口,没好气地嗯了声。

        他忽的笑了笑,不顾她的挣扎强行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你知道我被圈禁的时候想了什么吗?我知道我没多久就会被放出来,但我仍舍不得你吃这个苦,假若我出去之后,沈家逼着你和离或者另嫁,我刚好可以名正言顺地灭了沈家。”

        沈辛夷额头顶着他胸膛,哼了声:“我半点不奇怪,你哪天不算计人了,那才叫奇怪呢!”

        他手指蹭着她的下巴:“我就是这般阴险歹毒,处处算计之人,你后悔跟了我吗?”他见她不答,又问了句:“你明知我可能要被囚禁一辈子,为何还非要跟着我?”

        她反问:“还记着你问过我一个问题吗?你问我如果你和沈家对上了,我会帮谁?”她托着下巴,慢慢道:“父母生养之恩大于天,你若要伤害他们,我自不能袖手,但...”她顿了下:“你如果死了,我就陪着你一起死。”

        她苦中作乐:“不管咱们俩是一起死了,还是一起被囚禁,反正也算he了,要是你被囚禁我没事,那才叫虐呢。”

        陆衍又笑了笑。

        沈辛夷:“...”人家正痛苦呢你笑毛场,再笑眼睛给你戳瞎。

        他突然拉起她的手亲了亲:“素素,谢谢你。”他抱了她一下:“最近无事不要出府,等时候到了,我会接你出来。”

        他突的起了身,披着披风出了府。

        ......

        沈辛夷和陆衍被关了近一个月,府里也都乱套了,她难得听话,索性就在家整理庶务,严格做到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陆衍这几天一直没有回府,沈辛夷知道他定然有很多事要忙,也没有去催他。

        这天沈桂旗突然匆匆跑来府里,语调带了惶急:“阿妹,太子要杀沈姑母。”他不知妹妹和姑母之间的种种龃龉,还当沈贵妃是从前那个和蔼可亲的姑母。

        沈辛夷手里的笔落了地,沈桂旗继续急匆匆地道:“太子说沈贵妃买通了他府里的内侍给他下毒,意图谋害国储,罪无可赦,应当株连九族...”

        沈辛夷脸色微变,沈贵妃重重喘气:“但念在她是八殿下生母,所以只处置她一人。”

        所谓下毒不过是个借口,陆衍真正是为什么要杀沈贵妃,原因兄妹二人的心知肚明。

        沈辛夷脸色晦暗不明,她想过陆衍会出去争权夺利,巩固地位,却没想到陆衍出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复仇。

        自从沈贵妃多般算计,又悍然给他们下毒之后,她对沈贵妃早已没了情分,是生是死都是这位姑母自己作的,她并不关心。

        她唯一关心的是陆衍的想法。

        她道:“就算沈贵妃有错,也该是皇后处置,哪里有嫡子处置庶母的?皇上皇后没管吗,难道由着太子随意杀人?”

        沈桂旗皱起眉:“你最近没出府,不了解朝中形势,皇上倒是想管,可哪里敢管?太子...已非吴下阿蒙,难怪你要舍身留下来陪着太子,倒是我看走了眼。太子虽凉薄,却也重情重义,你有陪他圈禁的情谊在,他以后应当不会负你。”

        沈辛夷苦笑了一下,她陪陆衍的时候还真没想这么多。

        沈桂旗把话题绕了回来:“齐皇后更不必说,我听说太子去坤仪宫寻了她,跟她谈了一会儿,她就立刻称病谢客,再不管六宫之事了。”他左右瞧了眼,低声道:“宫里两位正主都装死,旁人更不敢管了,八殿下倒是有心想拦着,但太子如今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沈辛夷此时倒还镇定,她沉吟了会儿,略收拾了一下,就要出府。

        陆衍早有预料,直接派齐叱把她拦在了府门口。

        齐叱一手挡着,脑袋低下来不敢看她:“太子妃...殿下让您先待在府里...”

        沈辛夷挑了挑眉:“你们这是软禁我?”

        齐叱慌忙摇头,却仍是不放人。

        沈辛夷有些纳闷,陆衍若是不想让自己干涉此事,直接不让沈桂旗进来说话不就完了,为啥一边放沈桂旗进来,一边拦着不让她出去?

        她仔细想了想,脸色缓和了不少,心情却更为复杂,她吩咐齐叱:“若有什么动静,第一时间告诉我。”

        齐叱忙不迭点头,她这才转身折返回去。

        沈桂旗亦是焦急,回侯府也是空等,他索性在这里陪着妹妹。

        沈辛夷怕他接受不了,干脆把沈贵妃百般设计的事儿简略告诉他了一遍,沈桂旗一时难以接受,脸色又惊又怒,半晌才道:“姑母这般狠毒...也算是报应了。”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齐叱面带犹疑地走进来:“沈贵妃...意图谋害国储不成,如今已经被鸩杀,位份降为采女,藏于...白藏山。”

        白藏山被民间称为乱葬岗,多是皇宫用来掩埋横死宫人的地方。沈贵妃纵横后宫多年,得宠之时就连皇后都得退避三舍,风光无限,末了末了,竟得了这么个结局。

        沈桂旗脸色变了,沈辛夷叹了口气。

        沈桂旗两手撑在桌上,勉强定神:“太子杀了姑母,这段仇怨应该算是了结了吧?”

        沈辛夷声音很低,似在自语:“只是开始而已。”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4/44419/8495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