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太子妃她有病 > 第 7第6 章

第 7第6 章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刀削面’幽幽地看着她,  等着她回答。

        沈辛夷硬着头皮:“啊...那是我记错了,  仙师不姓刀,一定是姓李?王?赵?”

        ‘刀削面’慢吞吞地道:“其实你根本就忘了我叫什么吧?”

        沈辛夷:“...”你太直接了。

        她实在编不下去,  摸着鼻子苦笑了一下:“是我的不是,  毕竟过了这么些年,我又俗事缠身,不留声竟把仙师的名字忘了,真是该死。”

        ‘刀削面’:“我也过了很多年,  可我还记得你的名字,  你叫沈修远对不对?”

        沈辛夷瞬间半点不愧疚了:“...那是我爸=  =”

        刀削面脸皮比她厚多了,毫无愧色地道:“哦,  你们汉人的名字都一个样,  太难记了。”他又道:“罢了,  我再告诉你一遍,我叫...”

        他叽里咕噜说了一段异族语,在沈辛夷脑海里自动化为一堆乱码_%#@#%^&*

        她又苦笑了一下:“仙师不考虑起个汉人的名字”

        ‘刀削面’思考了一下:“我还真有个汉名。”他仔细想了想:“你们汉人以龙为尊,  以天为大,我就叫龙傲天,  你看怎么样?”

        沈辛夷:“...”不怎么样。

        她对这个名字产生了巨大的阴影,  立即道:“这三个字听着气派,  其实寓意不怎么好,  仙师还是考虑换一个吧?”

        “你们汉人真是麻烦。”‘刀削面’这才不情不愿地道:“师傅当年给我取过一个汉名,姬长昼,你就叫我这个吧。”

        沈辛夷打蛇上棍,  坚持不懈地套近乎:“好的,鸡胸。”

        她虽然恨不得把姬长昼立刻绑回家里,但熟人见面,她少不得要寒暄客气几句,便出声问他:“姬兄不是在南疆修炼?为何突然到了京城?”她又瞄了他的头发一眼:“还有姬兄这头发...”

        姬长昼按照汉族的待客礼仪,从屋里取出一瓶药酒:“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弟弟篡夺我教主之位吗?弟弟当年给我下了至毒的一种蛊,我几年来为了解蛊耗尽心力,这才白了头发。”

        他一边说一边给沈辛夷倒酒,她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小指大小的蜈蚣顺着酒液,被倒进酒碗里。

        姬长昼十分客气地把蜈蚣酒推到她面前:“喝吧,延年益寿,强身健体。”

        “白发总比脱发强...”沈辛夷汗毛倒竖,忙转开他的注意力:“篡位之事我自然是记得的,以姬兄的本领,现在想必已经夺回教主之位了吧?”

        姬长昼老实摇头:“没有。”

        沈辛夷一愣,他继续道:“我把他们都杀了,蛊神教的没了,我怎么当教主?”

        沈辛夷:“...”

        她瞬间想起乔拂松说的蛊神教被灭之事,合着就是眼前这位干的!

        没想到姬长昼看着一副呆萌弱受样,下手居然这么凶残!

        她犹豫道:“纵然蛊神教教众背叛你,但你也不至于把蛊神教灭门吧?这样你自己不都无家可归了吗?”

        姬长昼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谁说我是因为他们背叛我才杀了他们?”

        沈辛夷不解:“那是...”

        姬长昼道:“他们太吵了,我就顺手杀了。”他想了想又道:“反正他们都是我弟弟的人,我得不到的东西毁了就毁了。”

        沈辛夷声音忙低了两度,生怕自己吵到他被他也顺手人道毁灭。

        姬长昼大概是在京城待的挺无聊,好不容易见着一个熟人,他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说自己把蛊神教灭门之后被残余教众追杀,辗转流亡到京城,因为身上的蛊毒发作,一身本事使不出来,混的老惨老惨了。

        沈辛夷对这些不感兴趣,还是耐着性子听他说完,继续卖人情:“姬兄既然打算在京城安家,可有谋生的差事?若是还没找到,我倒是能帮上一二。”

        姬长昼愣了下,说的模模糊糊:“不用,我现在当官呢,准备搬去住宅院了了,今儿是最后一次来这里取东西。”

        沈辛夷没想到这个答案,但转念一想,以姬长昼的本事在朝中谋个差事倒也不难,朝中设有专门处理异族诸事的部门,姬长昼大抵就是在那里当差,她大呼侥幸。

        她紧着问:“你是怎么认识鱼望月的呢?”

        姬长昼想了会儿,才想起鱼望月是谁:“说到这里,我前些日子还见过你一回,你和那个鱼望月一起去佛寺白马寺上香,有几个汉族贵人撞伤了许多百姓,我就是其中之一,鱼望月那时候起就留意我了,机缘巧合,我有一回要买练蛊用的基本药材,刚好去的是她名下的药铺,她卖了个好给我,我跟她就这么认识了。”

        沈辛夷呆了呆,很快想起那次去白马寺上香。

        她悔恨交加,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早知道姬长昼在那时候就出现了,她还绕那么大一圈子干嘛!

        她其实挺想问一问姬长昼怎么不主动来找她的,但她和姬长昼也就是寻常的交情,哪怕当初她无意中救过姬长昼,他也赠予了自己真言蛊那样的珍宝当谢礼,姬长昼又不欠她什么,两人更不是知己好友,他不跟自己联络也算正常。

        她扼腕了会儿,突然想到鱼望月那方子,从荷包里取出药方:“这是你给鱼望月的药方,这方子真能治好太子的病?”

        姬长昼没看那方子:“怎么会到你手里?”

        沈辛夷把鱼望月给陆衍献上方子的事儿说了一遍:“鱼望月心思不纯,这药方我不敢让太子随意服用。”

        姬长昼哦了声:“她说她要献给一位倾慕的郎君,原来就是太子啊。”

        沈辛夷脸一黑,姬长昼表情奇怪地问了句:“你和太子成亲了?”

        沈辛夷点头:“已经成亲快一年了。”

        姬长昼有点不开心,慢慢嗯了声,这才把视线落到她手里的药方上:“这方子你最好别用,我瞧鱼望月不大顺眼,她还算计着软禁我,所以我给她的是毒药的方子,耍着她玩一玩。”

        沈辛夷手指发白,心头一阵后怕。

        幸好她和陆衍都谨慎,没有直接把鱼望月的方子拿来用,不然可就...

        她念及此处,心里犹豫起来。

        以姬长昼的能耐,八成是可以解陆衍身上的蛊,但他性子喜怒无常,跟他交好的时候倒还罢了,若是一朝不慎得罪了他,他再给陆衍的汤药里动点手脚,那岂不是要命了?毕竟蛊这个东西了解的人不多,他若真想做手脚,都不用担心有人会看出来。

        可能给陆衍解蛊的人都被姬长昼杀干净了,不找他解蛊还能找谁?

        姬长昼也是个不会看人眼色的,没瞧出她满怀心事,十分热情地招呼她喝自己的蜈蚣酒:“你尝尝看,这酒大补,且滋味醇厚绵长,不下于宫里的金风玉露了。”

        沈辛夷默默地低头看了眼酒盏中漂浮的死蜈蚣,突然咬了咬牙,站起身冲姬长昼行了个大礼。

        “实不相瞒,我特地找来,是有桩事要求仙师。”

        姬长昼看着她头顶的发旋,脸上的呆萌亲切一收,表情变得高深莫测:“你想找我为太子解蛊?”

        沈辛夷:“正是。”她忙道:“只要姬兄能帮太子解蛊,不管你要金银财帛还是高官厚禄,只要我能力所能及,必不会推辞。”

        姬长昼定定瞧了她一会儿,广袖一拂就托着她直起了身:“好吧。”

        沈辛夷大喜过望:“多谢姬兄。”

        姬长昼摆了摆手:“先不要急着道谢,我能不能给他治好还不一定,解蛊跟你们看大夫没什么区别,也得先望门问切。”

        沈辛夷本来以为他能药到病除,听他这般说,有点失望,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她生怕姬长昼跑了:“姬兄先随我回太子府?”

        姬长昼点了点头。

        ......

        门外护着的沈初见自家太子妃许久没出来,差点闯进去,幸好这时太子妃终于开门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白发的俊美男子。

        沈初不解,沈辛夷随手一指,介绍道:“这是江湖传闻的神医,听说可以治好太子的病,我要带他去见见太子。”

        姬长昼听她说自己是‘神医’,脸上露出屈辱的表情。

        沈辛夷把马车让给他,自己骑马带着护卫回了太子府。

        她先给姬长昼安排了一处别院,让他暂时住一晚,又立刻去口信让陆衍回来。

        没想到传口信的人还没出大门,陆衍就已经回来了。

        沈辛夷神采飞扬地出去迎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太后皇上也没留你用饭?”

        陆衍捏了捏眉心:“皇上最近迷上了一个方士,还赏了一栋伯爵规格的府邸给此人,太后生怕此人心术不正惑乱朝纲,托我们几个去劝劝皇上,这哪里是我们能劝得住的?老五劝说不成反被叱骂了一顿,我懒得再管,直接回来了。”

        他说完皱了皱眉:“听说你带了个男人回府?”

        沈辛夷眉梢一扬,脸上喜色更甚:“鱼望月不是提到一个能治好你病的方士吗?我找到他,把人带回来了!”

        陆衍手指一顿,眼底划过一丝异色,面有不愉:“你可知道此人根底,随随便便就敢把人带进府里?”

        沈辛夷本来还等他感激涕零呢,没想到兜头被浇了凉水,不悦道:“这人我是认识的。”

        她简略把两人认识的过程说了一遍,喜滋滋道:“也是巧了,没想到鱼望月认识的方士居然是他。”

        陆衍面上不愉之色更甚,沉声道:“我的病我自己心里有数,能活到几时全看天意,再说我有太史公一个就够了,不必劳烦旁人。”

        沈辛夷纳闷了:“你既然知道你病重,为何要讳疾忌医,难道我会害你不成?”

        陆衍瞧她小脸带了几分沮丧迷惑,心下一软:“罢了,那就让他来瞧瞧吧。”

        沈辛夷受不了他这般拿乔,无语地摇了摇头,命人去请姬长昼过来。

        半炷香的功夫,姬长昼就进了正堂,陆衍目光在他的白发上停留了片刻,颔首招呼:“姬仙师。”

        两人对视了一眼,就是这一样,让彼此都生出不喜的感觉。

        姬长昼直接捋气袖子伸手:“我受沈辛夷所托,特地来给殿下解蛊,劳烦殿下让我诊一诊脉。”

        陆衍听他直呼素素名讳,眉头不经意皱了皱,但还是伸手:“有劳仙师了。”

        蛊道本来就是医道的分支,所以姬长昼不光擅使蛊,也是医道高手,只是往常都是信手杀人的,还真没给人瞧过病。

        他三指搭上陆衍的手腕,诊断了半晌,面上浮上几分惊奇:“殿下中的可是望断蛊?”

        陆衍点头:“正是。”

        姬长昼又搭了片刻,面色奇异,目光在陆衍脸上来回游移,陆衍不避不闪,任由他打量。

        姬长昼这才蹙眉:“这望断蛊我倒是会解,只是有几分麻烦,但太子体内的望断蛊好像和我平时用的有所不同...容我回去研究一番。”他想了想,又问道:“殿下平时吃的什么药,可否把方子拿来给我看看?”

        陆衍又看了姬长昼一眼,这才命人取了药方过来。

        沈辛夷一看,就是陆衍平时使的方子。

        她听说还有希望,心里宽慰不少,抱拳一礼:“多谢姬兄。”她又客气:“姬兄可用了晚膳?若是没有,就在我们府上用一顿便饭吧。”

        姬长昼点了点头。

        等吃过饭,他想起按照汉人的规矩,朋友请客吃饭,他得送礼感谢,于是摸出一方巴掌大的瓷坛,递给沈辛夷:“这个送你,记得每日服用,煲汤煮菜都很好。”

        陆衍瞧他直接给素素递了礼物,脸一下子就黑了。

        沈辛夷也有点尴尬,但又不好不收,硬着头皮接过来,命人送姬长昼回去。

        她掀开瓷坛:“不知道姬仙师送的什么礼物?吃食?汤药?...啊!!”她惨叫了声。

        瓷坛里是密密麻麻的肥虫子,她手一抖,眼看着瓷坛子就要摔到地上,幸亏陆衍反应灵便,展臂接住了:“什么东西也值得你大呼小...唔...”

        沈辛夷用力揉了揉脸,才抚平了倒竖的汗毛,把虫子蠕动的那一幕从脑海里删除。

        她还吐槽过陆衍送礼奇葩呢,跟姬长昼一比陆衍简直是小天使。

        陆衍自觉礼物没被姬长昼比下去,唇角终于扬了扬,命下人把这玩意拿到一边,展臂把她抱在自己腿上:“现在觉着我还不错吧?”

        沈辛夷没搭理他的酸话:“姬仙师是南疆人,不懂京城礼数倒也正常,你还要靠着人家治病,别老臭着个脸。”

        陆衍哼了声,修长手指摩挲着她的软腰,淡淡道:“此人不可信。”

        沈辛夷惊奇:“你才见了他一面,如何知道他不可信?”

        陆衍垂眸:“我方才跟你说皇上迷信一位方士的事儿,我虽没见到这人,太后却说那方士一头白发,来自南疆,如不出意外,那方士就是这个姬长昼了。”

        沈辛夷目瞪狗呆。

        她没想到姬长昼这样浓眉大眼一脸呆萌的,居然也能混进宫里,她前脚才联络上姬长昼,不到半天就知道他现在是皇上的人,人生也太无常了!

        她郁闷:“京城这地也太小了。”

        陆衍取下她挽发的簪子,伸手把玩她的长发,漫不经心地应了声。

        沈辛夷理了理思绪:“他进宫混只怕也是为了混口饭吃,和咱们请他治病不冲突吧?再说除了他,再没人能解你的蛊了。”

        陆衍淡淡道:“未必,若是皇上知道此事,让他给我加重病情呢?”

        沈辛夷想说你也太多疑了,陆衍捏过她的下巴,他深深地看着她:“总之此人不可信,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要当真。”

        沈辛夷能理解他的多疑谨慎,却实在不理解他对自己病的不上心,低头把玩着他腰间玉佩,不言语了。

        ......

        时间一晃而过,姬长昼还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端阳节已经到了。

        回鹘使节都还没走,文昌帝为了让他们多见识见识大魏朝的威风,索性在宫里大摆宴席,宴请回鹘王子牟烈和公主纳珠,牟烈主动提出:“我们回鹘人骁勇善战,不爱歌舞乐曲,我想请圣上在场中设下擂台,你们臻选汉族勇士和我们精心挑选的回鹘勇士比武作乐,圣上意下如何?”

        文昌帝本不想应,回鹘人有伊朗语族的欧罗巴血统,多是肤白高大,体格强健,总之身体素质是很强的,魏朝和回鹘作战多是要统帅的部署配合,单个打起来很难占什么便宜。

        他正要想借口推拒,牟烈就一拍脑门:“是我糊涂了,魏朝勇士身材矮小,自然是比不过我们回鹘勇士的,我不该为难圣上的。”

        文昌帝脸一黑,被激到这个份上,他就是不想应也得应下:“魏朝物富民丰,万万之众,如何挑不出几个勇士来?牟烈王子既然想看比试,我命人设擂台就是。”

        端阳节当晚,各个宗亲贵胄来用晚宴的时候,果然看到正中一方极大的演武擂台。

        等文昌帝宣布宴席开始,擂台左右的数十个勇士立刻吹响号角,两边的勇士大步上台交手。

        文昌帝派出的人是从金吾卫里精挑细选出来的,身手不凡,论伸手还真跟那个回鹘勇士不相上下,但为人太正派了些,那回鹘勇士眼看战况胶着,忽然抬脚往他下三路踹。

        金吾卫自然要防,连往后退了几步,却露了破绽出来,被那个回鹘勇士逮住机会,在他手臂上重重一击,就听一声令人牙酸的骨裂声,那金吾卫就被回鹘勇士踹下擂台。

        牟烈大笑几声,痛饮了一盏酒,假作宽慰:“圣上恕罪,我们回鹘这几个好汉粗野惯了,不慎伤了圣上的爱将,我在这里提他们赔不是了。”

        文昌帝笑容僵硬,还得给自己挽尊:“毕竟是年轻人,好勇斗狠。”

        牟烈一笑,示意继续开比。

        不知是回鹘赢了打击了几个金吾卫的士气还是怎地,接下来不管是单人战还是团战,魏朝代表队连输了四场,就连场中饮酒作乐的王孙贵族脸色都灰灰的,恨不能拂袖而去。

        沈辛夷出身行伍世家,见不得这般情形,闷头一言不发地喝着酒。

        牟烈笑的越发张扬:“我们回鹘人好赌,就是军中也不大禁的,咱们干比试也没意思,不如各出彩头来,一局定胜负?圣上觉得如何?”

        文昌帝巴不得早些结束,哪怕出点血:“倒也可以,不知王子打算用什么做彩头?”

        牟烈一笑:“我可以出五千匹良驹,圣上的彩头,我倒有个极想要的东西。”他目光忽的落在沈辛夷身上:“就太子妃腰间的这块鲤鱼龙门佩吧。”

        宴席上寂静一片。

        调戏,这绝对是调戏。

        玉佩是何等私密紧要的物件,多是用来寄托情意的,这个回鹘王子,他一个男人居然敢张口讨要,这不是明摆着调戏太子妃吗?

        最让人难堪的是,他这话一出,太子妃这个辱都受定了,堂堂太子妃被回鹘王子调戏,以后哪里还有脸出门?若是传出去,不定得多难听,太子妃只能以死明志了!

        若是不应下,显得魏朝惧怕回鹘,若是应下,万一要是输了,难道真要太子妃把玉佩给他?

        众人忧虑地看向沈辛夷。

        陆衍缓缓起身,遮挡众人的视线,他走到牟烈身前叮嘱,拔出佩剑指着他的鼻尖:“由诸位宗亲做见证,你我之间若有谁伤了残了,概不负责,敢比吗?”

        那些回鹘勇士伤了残了无所谓,牟烈自觉是千金之躯,怎么能出事?他正要张口,转念想到眼前这个太子已经今非昔比,他如今是个骑马都困难的病秧子,他有什么好怕的?

        他冷笑一声:“太子若要比,我自然奉陪到底,只是太子是魏朝国储,若是伤了残了,还望圣上不要找我算账。”

        大家都知道他身体状况,瞧他出面,心里一揪。

        文昌帝似要阻拦,被陆衍看了一眼,他不知想到什么,又改了口风:“点到为止。”

        牟烈傲然一笑,提枪先上了擂台。

        陆衍一言不发,步履沉稳地走了上去。

        牟烈显然没什么后发制人的意识,陆衍还没在擂台上站稳,他直接一枪戳了过来,陆衍回身格挡,两人很快就抖在一处。

        沈辛夷也顾不得暴怒了,心都提了起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陆衍。

        陆衍出手极快,牟烈就是再凌厉,似乎也伤不到他分毫,两人乒乓斗了一时,陆衍的剑突然势如破竹,直接从牟烈左肩捅了进去。

        说句实在的,牟烈的伸手还不如方才那几个勇士,他在王帐内养尊处优惯了,承受能力不行,这一下只觉得痛入肺腑,居然惨叫了一声,痛晕了过去。

        陆衍气息不稳,时急时缓地喘了几下,缓缓向牟烈走过去。

        他弯腰,把牟烈的两手并在一处。

        文昌帝突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大喊:“太子,不可,住手!”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陆衍挥剑一斩,直接削下了牟烈两手的拇指和食指。

        牟烈在昏迷中又痛叫了一声。

        回鹘人擅骑射,他一下少了四根指头,这辈子都别想再张弓射箭了,以悍勇著称的回鹘人也不会接受一个不能拼杀的可汗,陆衍竟直接断送了他的前程。

        场内所有人都被陆衍的狠辣惊住,仿佛想到了当年被红衣太子支配的恐惧。

        文昌帝和几个宗亲想的更深入,陆衍不是重病无力吗?怎么还会如此悍勇?

        他们正在琢磨此事,陆衍忽的重重咳嗽起来,他以剑拄地,一手掩嘴,斑斑血迹从指缝里渗了出来。

        他在闭眼之前,远远看了素素一眼,长睫无力垂下,爱剑从手中滑落,身子倒在了一侧。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二合一,我先写着第三更,不知道睡觉前能不能赶出来,不行就明天更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4/44419/84004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