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太子妃她有病 > 第 72 章

第 72 章

        陆衍面露嘲讽:“何必在我跟前插科打诨,  你果真舍不得他死?若非齐叱找的及时,  你是不是已经跟乔拂松跑到天涯海角了?”

        天知道他知道这档子事的时候有多愤怒,若非定力绝佳,他早就在见到她的第一刻就质问了。

        他这回不惯着她,  立起三根修长手指:“我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

        他不配合剧本,  沈辛夷自然就把剧情拐回了现实。

        虽然乔三郎是自己坑了自己,  但沈辛夷真不希望他死,不光是因为他是自己少年时的兄长,更是因为乔沈两家是世交,几代关系都极好的,乔伯父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  若他因为自己而死,乔沈两家岂不是要决裂?

        沈辛夷这么一恍神的功夫,陆衍已经放下了两根手指:“...三。”

        她忙道:“你等一下。”

        陆衍侧头看她,  等着她的决断。

        沈辛夷抚着下巴,一边组织语言,一边道:“你查到的不假,他上回确实趁着回鹘人袭击我们的机会,  将我带走,  但是你可知道其中的细情?“

        陆衍还是一脸讥诮,  仿佛想看她能不能解释出个花来。

        沈辛夷:“齐叱找到我的时候,  我是一个人站在路边的,你不信就去问齐叱。”

        陆衍神色一动,沈辛夷继续:“我对他突然出手要带走我的事半点不知情,  他也确实说想送我远走他乡,但此事被我直接拒绝了,我稳住他之后,趁着他不注意跳下了马,这才有齐叱看见我独身站在路边的一幕。”

        陆衍神色到底缓了缓,淡淡问道:“你既然问心无愧,为何不告诉齐叱实情?”

        沈辛夷皱起眉:“乔家和我家是世交,乔伯父又一向器重自己这个三儿子,虽说乔拂松劫我之事鲁莽欠考虑,但我却不能不为乔家着想,若此事传出,乔家焉有活路?所以我瞒着齐叱和你,并非心虚,是为了救乔家。”

        陆衍怒气不知不觉散去大半,目光却依然有些阴冷,她停顿了一下:“解释这么多,只是想跟你说,我没有和乔拂松私奔的打算,但你方才让我选择他生死,我还得说,你最好别杀他。”

        陆衍原本放松的面色又重新冷硬下来。

        沈辛夷只当没看见,还选了把干净圆凳坐下:“我和乔拂松当年有婚约,我对他虽然没什么私情,但乔家人打小就对我很照料,乔拂松此次若是死了,那便是因我而死,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我不想一辈子都记着他,记着我害死他这件事,你难道想我一生都记着另一个男人?”

        她继续道:“你是要跟我过一辈子,又不是和乔拂松过一辈子,我拒绝了乔拂松,已经是表明了态度,说白了,乔拂松就是一个跟你无关的路人,只要我态度明了,你又何必非要他命不可?”

        陆衍脸色很难看,却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半晌才冷哼了声:“伶牙俐齿。”

        沈辛夷很有个性的翻了翻眼睛:“谢谢啊。”

        陆衍走到她面前,倾身看着她:“我知道你和乔拂松并无私情,乔拂松用来打动你的只怕也不是少时情意,让我猜猜...”

        她一怔,他又道:“他定然跟你说的是,我一直厌憎沈家,今后对沈家必不会手软,到时候你难以自保,就算是为了救自己一命,你也该离开我。”

        沈辛夷没想到他这就把乔拂松当初说的话猜了个**不离十,她硬着头皮点头:“正是。”

        陆衍:“你是不是也这般怕我?”他似是不想让沈辛夷看到自己此刻神情,伸手握住她的肩,把她硬按在自己怀里。

        沈辛夷迟疑了一下:“我没想这么多。”

        陆衍垂下眼,脑海里浮现了陈远的尸首,他隔着衣服摩挲她的脊背,动作温柔爱怜,声音却冷的出奇:“若有一日情势真如乔拂松所言,我同沈家争个你死我活,你会如何?”

        沈辛夷沉默下来。

        陆衍低头看着她,静待了片刻,她沉默这一瞬功夫,他已经知晓了答案。

        他忽然低头咬住她的唇瓣,声音极含糊:“算了,别答了。”

        他猝不及防地攀了上来,像野兽一般,沈辛夷差点就喘不过气,她又不甘示弱,反衔住他的唇瓣,狠狠抱住他的腰跟他纠缠,两人很快就尝到一股铁锈味。

        地牢一时只能听见两人唇舌缠绵的啧啧声。

        陆衍已经伸手解她裙裳,沈辛夷挣了下,见死活挣不脱,干脆也上手扯他腰带。

        昏迷中的乔拂松呓语了几声,双唇翕动,似乎马上要醒来。

        两人这才如梦初醒,不由后退了几步,彼此对视一眼。

        陆衍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样子,自己却狼狈起来,别过脸:“我明日会命人放归乔拂松。”

        沈辛夷伸手掸了掸衣服,嘲讽:“真可惜,我还以为能玩地牢py呢。”

        陆衍大概也猜到这是什么意思,脸上狼狈之色更甚,抿唇不语。

        沈辛夷心烦意乱,又看了他一眼,转身出了地牢。

        ......

        她回来之后命张媪备水。

        张媪瞧她面有不快,一边用清水冲洗着他的发丝,一边问道:“娘子,怎么了?您自打方才回来,脸上就一点笑也没有。”

        沈辛夷拨开眼睛前的湿发,本想含糊过去,鬼使神差问了句:“阿姆,你觉着我和太子未来会如何?”

        张媪道:“生儿育女,开枝散叶,您在后宫主持中馈,太子在前朝统御天下。”

        沈辛夷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算了算了。”

        她擦干身子上的水珠,正要上床睡觉,玉烟忽的匆匆跑来:“娘子,太子一个多时辰以前出去了...”

        沈辛夷不解:“他不是早都出去了?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玉烟大喘了一口气:“不是不是,太子出去之后不知怎么的,竟碰到了回鹘王子牟烈,两人不知说了什么,竟争执起来,太子当着那么多达官贵人的面儿,把人家王子正正反反抽了十来个耳光,王子气的差点杀人,被太子的护卫一枪撂倒,强行送回了使节馆。”

        沈辛夷知道陆衍想干什么,她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

        ......

        她晚上烦了许久,不知道何时才睡过去,早上起来无意中摸到一只微凉的手,她缩回手,猛地睁开眼:“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衍瞧了眼她的手,言简意赅:“晚上。”

        沈辛夷见他不想说话,也失了再问的兴致,起床穿衣洗漱。

        两人才收拾停当,外面内侍就报道:“殿下,八殿下在‘月上蟾宫’摆了宴为您接风,他还邀您和太子妃一道去呢。”

        陆衍似才想起来,淡道:“老八昨日就说要为你我接风,昨日事多,我忘记告诉你了,你可要去?”

        沈辛夷听到‘昨日事多’四个字,神色一动,思量了一下,点头应下了。

        两人又换了一套较为正式的衣服,坐上车辇去往‘月上蟾宫’。

        三殿下这次摆宴分了男女席,沈辛夷被下人引至了偏厅,她一眼就瞧见鱼望月坐在上首,仪态得体地接待着厅内的女子。

        鱼望月嫁给陆泽也有两个多月,这些日子沈贵妃对这个儿媳十分不满,常常变着法儿苛责,八殿下对她也就是个面儿上情,沈辛夷以为她会形容憔悴,神色沮丧,没想到还是光彩照人,清雅无双的样子,她不由诧异。

        她也一眼瞧见沈辛夷,唇畔浮起几分笑意,她主动起身迎沈辛夷坐下,温婉笑道:“□□叨着妹妹呢,妹妹可不就来了,我和妹妹投缘得紧,咱们就坐在一处吧。”说完又称赞沈辛夷美貌气韵。

        沈辛夷看了她一眼,她记着这个鱼望月是合欢宗的妖女,合欢宗修炼的是双修功法,其中女子都是靠采阳补阴维持容貌的。

        她还有个师妹叫鱼望水,也是此中高手。

        她不动声色地坐在妖女身边,淡淡道:“八嫂,你该叫我弟妹。”

        鱼望月掩唇一笑:“这有什么?一个称呼罢了,我可拿你当亲妹妹看的。”

        沈辛夷幽幽道:“还是别了吧,你亲妹子是个爱勾三搭四的,你骂人呢?”

        鱼望月表情一滞,很快又调整好神色,笑笑:“听闻妹妹前些日子病了,我本想去探望,奈何俗事缠身,不知我送的玉枕妹妹收到了吗?身体可好些了?”

        沈辛夷才想起来,她为了冲破瓶颈要联单,把玉枕放在炉子里烧了。

        她随口道:“好很多了。”

        鱼望月欣慰点头:“那就好。”

        她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怕妹妹说我自夸,我们家有一张世代传下来的玉床,女子在其上安眠,可以美容驻颜,不生寒气,男子则能强身健体,耳清目明,太子当年都用过这张玉床,效果颇佳,而这玉枕是从那玉床上凿下来的一块,妹妹使着好我也就放心了。”

        沈辛夷漫不经心的:“太子也用过?”

        鱼望月蹙起眉,面上有几分后怕:“太子幼年时曾中了一种奇毒,太医久治不好,我向父亲跪求了三天三夜,父亲才终于肯把玉床借给太子。”

        陆衍小时候中毒的事儿沈辛夷也有所耳闻,她斜睨鱼望月一眼:“皇嫂这话是怎么说的?太子是国储,国储有危,你父亲身为朝中重臣,家里有此能治病祛毒的异宝,却不拿出来救治太子,反而还要你这个女儿跪求,鱼大人这臣子是怎么当的?”

        鱼望月面色一僵,暗恨自己说话不缜密,被她拿住了话柄,她少不得描补一二:“父亲自然是肯献的,只是这玉床是家中重宝,我祖父也要靠这方玉床续命,一边是骨肉亲情,一边是君臣天恩,父亲心中为难得很,原本皇上都不欲他交出此物,我着实不忍看太子被恶毒缠身,这才百般恳求父亲。”

        她抿唇一笑:“我和太子自幼一起长大,瞧见太子和妹妹恩爱隽永,我亦是欣羡,只盼着妹妹身体康健,和我长长久久地做姐妹。”

        沈辛夷一脸若有所思。

        鱼望月是个口蜜腹剑的,心里不管如何龌龊,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她今儿是吃坏什么东西了?竟然字字句句都在挑衅。难道她寻到了什么依仗?

        不过她也容不得鱼望月在自己面前叽歪,重重一拍案几,故意大声道:“皇嫂,你现在是八皇兄的妻子,老提起我们家太子做什么?!”

        她声音极大,半屋子的贵客都看过来了,这话要是传出去,那就等于给八殿下脑袋上戴了一顶无形的绿帽,沈贵妃不得生生掐死鱼望月?

        鱼望月就算对陆衍有意思,也不愿意脏了名声,她脸色一白,强笑道:“我和太子妃玩笑几句小时候的事儿,您怎么就恼了?”

        众人这才收回目光,鱼望月再不敢出言挑衅,沈辛夷象征性地吃了几筷子菜,等到宴席散了就起身走人。

        鱼望月唇边的那缕笑渐渐淡下来,面色阴冷,又问身边侍女:“八殿下呢?”

        侍女最知主人心意,轻声道:“八殿下和几个大臣门客去了京郊别院,说是后天才能回来,贵妃近来被皇后娘娘绊住了脚,也无暇管别的事儿?”

        鱼望月和侍女去了后面专供客人休息的里间,她把发髻打散,斜斜绾了一个坠马髻,仅用一对儿银珠钗定住,她又把衣袖撩起,露出手腕手臂上几道被沈贵妃责罚的伤痕。

        等做完这一切,她才换上一身黑袍,以黑纱帷帽遮面,被侍女扶着上了一辆极低调的小马车。

        ......

        由于男客散的比女客晚许多,陆衍等沈辛夷走了好一会儿,他才能坐上车辇归家。

        宴会上喝了不少酒,他感到头昏脑涨,一边思考素素有没有给自己准备醒酒汤,一边又痛斥自己没出息。

        等到了太子府,他一脚才跨进门槛,街角处突然绕出一辆低调的平顶马车,马车里传出一道声音:“太子...九郎。”

        陆衍皱了皱眉,有些烦躁地看过来。

        马车很快停下来,从上走下来一个全身裹着黑色的女子,她站在台阶下,稍稍撩起帷帽,露出一双眼睛:“九郎,是我。”她角度选的巧妙,只有陆衍那个位置能看出她是谁。

        陆衍听到她的称呼,面色一冷。

        鱼望月本是想显得亲昵些,瞧他脸色不对,自觉改了称呼,她站在台阶下福了一礼:“我有事禀告太子,还请殿下通融,让我进去。”

        陆衍:“要么在这说,要么走开。”

        鱼望月被护卫拦着,无法走到他身边,她咬了咬牙:“是关于太子的病的。”

        陆衍抬了抬手,护卫放行,他自顾自走到了垂花门处。

        鱼望月一喜,本想站到他身边,见他面色冷峻,只好站在离他三尺的地方,低声道:“我这里有一张方子,可以治好殿下的病...”

        陆衍面色不见喜色,只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目光深处还带了些嘲弄。

        鱼望月以为他不信,正要开口,却见沈辛夷带着人从照壁绕了过来:“我刚才还看见我那耳坠呢,怎么一进屋就没了?它应该就丢在这附近,你们仔细找找,找到了有赏...”

        沈辛夷说完就瞧见鱼望月了,先是一怔,继而大惊:“妖妇,你果然是勾引人的好手,一个眼措不见就跑到我家里来了!”

        她又狠狠瞪了眼陆衍,低声呵斥:“废物,幸亏我发现的早,不然你现在早就被她榨干内力,吸成人干了!他们合欢宗功法修炼到极致,都会变成雌雄同体,你别看她是个女的,其实脱了裤子比你还大!”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四千五,晚上再更五千五...会更得比较晚,大家可以明早看。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4/44419/84004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