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太子妃她有病 > 第 67 6章

第 67 6章

        沈辛夷怒声道:“你是不是故意买了它来吓我!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想吓死我跟太史捷好了是不是?!”

        陆衍:“...”

        那黑豹大概是听见沈辛夷发火,  被吼得也烦躁起来,  跟着长啸了一声。

        沈辛夷被吓了个哆嗦,愤愤瞪了陆衍一眼,  扭头走了。

        陆衍:“...”

        他这回总算瞧出来她对此物的不喜欢了,不由扶额叹了口气,  撂下一句:“她不养,  我养,你们好生照料着!”

        讨好女人当真比迎敌千万还难。

        由于计划失败,陆衍只能继续跟傲天老大过日子,  不过跟傲天老大过日子也不是没好处,他但凡有点情动,想跟她腻歪一阵的时候,  只要她张嘴说句话,  他立马消停了。

        其实原来也不是没跟傲天老大过过日子,但经历过素素的温柔多情,  跟傲天老大实在过不到一起去。

        陆衍这些天都怏怏不乐,  今日才从皇宫回来,便瞧见府门的护卫拦住了一个打扮体面的仆妇,仆妇身后还跟着三个小丫鬟和护卫,  仆妇一手执名帖,  一边冲护卫们赔笑。

        陆衍皱了皱眉,翻身下马,问道:“怎么回事?”

        那仆妇颇为伶俐,  忙行了个大礼:“回太子的话,老奴是沈府的内宅管事,奉侯爷夫人的命令,特地来给太子妃送书信和一些土物。”

        陆衍眼底掠过一丝冷意,想也不想就道:“太子妃身子不适,不便见客。”

        仆妇面有为难:“这...”

        陆衍方才是下意识的一句,此时已经回过神来:“把东西给我,我来转交给太子妃。”

        仆妇低声道:“侯爷和夫人...叮嘱我们瞧一眼太子妃再走。”

        陆衍皱了皱眉:“有我照料,旁人不必挂念。”

        仆妇再不敢多说,无奈地又行了个大礼,这才转身告辞离去。

        陆衍命底下人把那些土物拿起,又看了眼手里的书信,有一瞬想过瞒下不给她。

        但他装病被人发现那事已经够蠢了,实在不想再犯蠢。

        他皱了皱眉,令人带着东西进府。他自己则背着众人,把手里的书信瞧了又瞧。

        书信是密封的,若是强行取出,必然会撕毁信封,她一眼就能瞧出不对。

        幸好只是寻常家书,信封纸张薄软,他对着阳光照了照,信纸上的字便显出小半,他大略瞧了一遍,只是些关心她身体的话叮嘱她好好过日子的话,他不由微微失望。

        做完这些之后,他又有种隐秘的兴奋。

        他慢慢把书信收好  ,确定没什么破绽才拿去交给她。

        沈辛夷果然没瞧出不对来,撕开信封,把里面的五张信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蹙起眉,面露沉吟。

        陆衍戳了口热茶,漫不经心地问她:“信上说的是什么?”

        沈辛夷倒也不瞒他:“阿爷和阿娘四日后动身,离京赴任。”

        陆衍摩挲了一下白瓷茶盏,唇角勾出一个隐秘的弧度,但他很快想到一事,又蹙起眉:“你要去送他们?”

        沈辛夷看了他一眼,把信纸收好,便不说话了。

        两人沉默了整整一晚,睡的都不怎么安稳,早上天还未亮,沈辛夷就已经醒来了,她眼底泛着浅浅青黛,她瞧陆衍睁开眼,背过身撂下一句:“不去了。”

        陆衍明白她在说什么,对这个答案不置一词,只问她:“你决定了?”

        信上母亲特意叮嘱让她不必来送,心意到了就行,反正有沈桂旗送,她担心丈夫和女婿又要闹别扭。她说的颇有道理,沈辛夷就算如今脑子还不好使,心里还隐隐担心父亲和陆衍起争端,况且她上回回家住几天他就闹了幺蛾子,这回她若是去送行,他指不定还要作什么妖。

        “孝敬父母也不在这一时...”沈辛夷冷哼了声:“我要是没决定怎么会和你说?这下可遂了你的心意吧?”

        陆衍一直不希望妻子太亲密——哪怕那是她的娘家,她这般做出让步,按说他确实应该高兴,但不知为何,瞧她郁郁不乐神色,他也跟着烦闷起来。

        他披衣下床,冷声道:“你若是想去就去,何必摆出冷脸来,倒似我负了你一般。”

        沈辛夷彻底黑了脸,从枕下抄出那个镶满银铃的铜环,举起来给他看:“我看你是欠收拾了吧!”

        陆衍:“...”

        他跟傲天老大讲不通道理,冷哼了声,甩袖走了。

        沈辛夷也懒得搭理他,该吃吃该喝喝,两人这些天便陷入一种奇怪的状态中,若说吵架,但也没红过脸,若说冷战,平时还能说上几句话,只是少了夫妻间的亲密。

        父母走的那日,沈辛夷一直立在窗边凝望北方,眉间有几分思念,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父母。

        陆衍走进来,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出神,过了会儿才道:“你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沈辛夷头也没回,懒洋洋地道:“你寿诞?”

        陆衍:“...你寿诞。”

        沈辛夷自然知道,不过是挤兑他一句,她转过头:“你问这个干什么?”她说完想到父亲因为被催的急,晚一天动身都不成,连生日都不能陪她过,心下不由更加郁然。

        陆衍走过去,板过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你过寿诞不是有个传统?寿星只要在寿诞这天许愿,愿望定能成真,我准许你对我许个愿。”这个传统还是他偷看她家书时看到的。

        沈辛夷不解地看着他:“现在吗?”

        陆衍大概是掐准了时间,用下巴点了点屋中更漏,眼底似有深意:“子时已过,现在就是你的寿诞。”

        沈辛夷摸了摸尖尖的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哪怕我让你把那铜环带一个月,你也会戴?”

        陆衍:“...”

        他淡淡道:“机会只有一次,你确定要这么用?”

        他眼神复杂,似乎带了试探,却又有些犹豫,他心思百转,面上却没什么波动,停顿了片刻:“把你的心愿说出来,我必应你。”

        你能不能忘了仇恨,别再怨恨沈家?

        沈辛夷心里还是比较有逼数的,哪怕成为傲天老大也没理智尽失,凭她让陆衍放下仇恨,这怎么可能?

        所以这个念头在她心里一闪而过,她抿了抿唇:“我锦衣玉食,日子顺遂,又手握魏朝经济命脉,实在没什么心愿。”

        陆衍缓缓出了口气,面上有几分欣慰:“你既想不出来,就让我来说吧。”他淡淡道:“我可以暂时不动沈家,你和沈家书信往来也好,探亲也罢,我暂且不会阻你拦你。”

        沈辛夷一双桃花眼都瞪圆了。

        他又继续补了句:“只要你听话。”

        沈辛夷张了张嘴,他不想让她开口,一根食指已经抵在她的唇上:“听我说。”

        “我瞧你近来心绪烦乱,所以想讨你欢心,我买的东西你不喜欢,其实我心里很明白你想要什么,可我做不到。”

        “我辗转几日,心头不安,但今日还是说了这番话,应你一诺,只是为了讨你欢心。”

        “你可明白?”

        沈辛夷不由握住他的手,心下酸涩难言,不知说什么好,半晌才讷讷道:“殿下...”她抱住他腰:“为难你了。”

        陆衍伸手抚过她一头长发:“你醒过来了?”

        沈辛夷一怔,也反应过来,低低嗯了声。

        陆衍轻轻一笑:“看来讨你欢心这法子还是管用的。”

        他摩挲着她的柔软长发,神色沉寂,在心里向亡母道歉。

        儿臣不孝,母后勿怪。

        暂时,我只是暂时放过沈家而已。

        ......

        陆衍有意为她操办寿宴,沈辛夷本来就没向人发帖子传消息,因此早上起来吃了碗长寿面就算过了生日,他摸了摸她的脸,坐在一边陪她吃长寿面:“你确定要这般简单?”

        沈辛夷答非所问,用汤勺搅着面汤:“也不简单啊,这面汤用各样稀罕食材熬了十八个时辰,面还是加牛乳鸡子和的,一碗面顶的上寻常人家半年的嚼用了。”

        陆衍为了让她不再郁郁不快,给她的承诺让她既感动又心酸,但他也直说了只是暂时,以后说不定就不死不休了。两人能甜蜜一天是一天吧,以后都顺其自然了,以后如何也不是她能掌控的。

        她又转头在陆衍唇上亲了下:“再说请那么多人闹哄哄的做什么,我也不稀罕那些排场,有你陪着就够了。”

        陆衍反含住她的唇瓣,含含糊糊说了个好。

        她寿诞这天还真就什么都没干,被他强拉着在屋里厮混了一天,还是皇上下午传召两人才整好衣服进宫。

        文昌帝开门见山:“回鹘和突厥的使节要进京,他们这次来是有意求和,咱们也不能失上国风范,所以朕打算让你去迎接使节,你意下如何?”他顿了下,又道:“跟随使节团一同来的还有一位回鹘公主,作和亲之用,所以让太子妃跟你一道去,她是女子,也方便招待这位公主。”

        陆衍面色微沉,不语。

        沈辛夷把父子俩各看了一眼,心里瞬间明白了。

        当年皇上把陆衍和她爹派去戍边,防止回鹘进犯,也有让两人互相牵制的意思在,两人虽说素有仇怨,但对战事上绝不含糊,一东一西打的回鹘突厥俯首称臣,但后来陆衍重病,皇上怕她爹一家独大,干脆把他爹调往泉州,换了个中庸之才过去,这些年边关屡屡战败,让回鹘得意不说,魏朝被迫赔了好些财物钱粮,虽不至于伤筋动骨,可也十分丢人。

        陆衍何等心高气傲?让他去迎接自己当年的手下败将,他自然不会答应。

        文昌帝见他不语,叹息一声,难得示弱:“朕现在无可用之人,头上几个就不说了,老六是个混账,老八又利欲熏心,其他几个年纪尚小,但若不使皇子迎使团,未免不够郑重,你病情渐稳,朕也只好让你跑一趟了。”

        他又温声宽慰:“放心,只是把使团接进京而已,又不是让你卑躬屈膝讨好那些蛮人。”他见陆衍不答,继续苦劝:“不是让你去回鹘边境把人接回来,他们要在北庭停顿一段时间,你只用在北庭把他们接进京就行,你只负责接人就行,旁的都不用你操心。”

        沈辛夷心里一跳,北庭就在南疆境内,南疆其实就是后世的旧疆,现在还是颇为神秘古老的一个地方,最近事情颇多,她一直没能仔细调查,若这回去南疆,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给陆衍解蛊毒的线索!

        她心里一喜,不着痕迹地用拐肘撞了撞陆衍。

        陆衍去不去都无所谓,唯一看的就是他想不想,他正要开口拒绝,忽被沈辛夷撞了一下,她大眼不住扑闪着,有几分焦急。

        他思忖片刻,拱手道:“儿臣领命。”

        两人出了紫宸殿,出宫做上了马车,陆衍低头问她:“为何催着我应下?”

        沈辛夷:“北庭在南疆境内,我想看能不能找到解你身上蛊毒的法子。”

        陆衍目光一暖,唇角不觉扬了扬,说出来的话却还是不中听的:“我当年才中毒之时,太史公几度出入南疆,却毫无所获,还是后来他自己琢磨了方子为我减缓病情,你觉着你去了能有什么用?”

        沈辛夷听他这般说,不由沮丧起来:“我还以为有法子呢...”

        陆衍摩挲着她的脸:“生死有命,我早就看开了。”

        沈辛夷推开他的手:“你看得开,我看不开,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当寡妇。“

        陆衍干脆把她打横抱起来,两只轻松解开她大氅的玉扣:“道家有采阴补阳之法,前朝皇帝都照此术修炼,我们多试试,说不定病就好了。”

        现在还在马车上,沈辛夷吓了一跳,立刻从他腿上跳下来,脑袋差点磕在桌上:“要死!你找别人试去!!”

        陆衍不过是逗逗她,他伸手护住她的后脑:“我只你这一个夫人,还能找谁试?”

        沈辛夷啐他:“前朝皇帝不就是因为修仙问道亡国的吗?你还敢拿他们举例,我看以后你也是当昏君的命!”

        陆衍嗤笑:“若我是昏君,你就是祸国魅主的妖妃。”他握住她的手指轻咬了口:“今儿是你生日,净做无聊的事儿了,回去要不要做点有意思的?”

        他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还没给你备生辰礼呢,干脆把我自己送给你,今儿晚上任凭你要几次。”

        沈辛夷脑海里莫名地浮现陆衍光着身子,那处绑了个大红蝴蝶结:“素素,今儿晚上我就把自己送给你!”

        噫~好恶心。

        更恶心的是她脑补出来居然全无违和感。

        沈辛夷:“...”

        她坚决推开他的脸:“不要,你今儿晚上睡觉也不准脱衣服,不然我就把你扔到大街上让你裸.奔!”

        陆衍啧了声:“好个悍妻。”

        两人都没吃晚膳,幸好沈辛夷进宫之前命人备了饭菜,现在端上来即可。

        她提筷吃了会儿,底下人又端上来一道新菜,是泉州特有的石湖红膏鲟,他们家里人一向爱吃,其中尤以她为最,但这玩意吃多了伤胃,周氏便只许她每年生辰的时候吃一回,久而久之竟成了惯例,由于这菜的主料得从南方运来,是父母特地给她带来的,她本想留着以后慢慢吃,下人大概是没注意,便按照惯例做好了给她端上来了。

        陆衍吃食上一向比较挑剔,不是说他多么奢华精细,而是他从不吃别人送的,甚至连太后皇上送的他都不碰,府里厨房采买的下人也只去他名下的庄子上采买,更何况这还是沈侯府送的...

        她犹豫着要不要命人把菜撤下去。

        陆衍在见这样新菜上桌,果然挑眉问道:“这是什么?好像不是北方菜。”

        沈辛夷瞧了他一眼:“石湖红膏鲟。”她低声道:“我父母特地送来的,我每年生辰都吃这个,他们大概是顾念着我,所以特地送来...”她说到这儿,大概也知道自己越说越糟,索性住了嘴。

        陆衍握住筷子的手一顿,把象牙筷放下来:“挺好的。”他似乎要起身:“我吃饱了。”

        屋里伺候的下人都在,沈辛夷面上不禁尴尬起来,他似乎瞧出她的窘迫,又重新坐定了,给她夹了一只红膏鲟:“再陪你吃会儿。”

        沈辛夷松了口气,心下又有些复杂,沈家送的几只螃蟹都让他这般不快,更别说其他事了,他肯答应自己暂时放过沈家想必心里是极艰难的,但这也说明,想让他放过沈家有多难。

        她心烦意乱,又不想把气氛闹僵,干脆转了话头:“咱们何时动身去北庭?”

        陆衍漫不经心地道:“大概五六日后动身,到时候住在北庭都护府里。”

        沈辛夷点了点头了:“那边风沙大,咱们得把遮风的带好。”

        陆衍捏了捏她的脸:“路上不便,得给你量体裁几套男装了。”

        沈辛夷斜了眼他的手:“那你可得规矩些,要是路上再动手动脚,小心被人当成断袖。”

        两人气氛终于恢复正常,又说笑了几句。

        陆衍忽的一笑,又想了想:“你每回过生辰的时候不是要吃牛乳做的糕饼,我已命厨下准备了。”他似是想到什么好笑的:“要不要我准备几根细蜡烛插上,你...”

        沈辛夷打断他:“这是我们家才有的习俗,我可从来没跟你说过,你是怎么知道的?”生日蛋糕生日蜡烛什么的,还是她这条穿越狗带来的习惯。

        陆衍乐极生悲,面上不由得僵了下:“...”

        这习惯还是他上回偷看周氏的信件看到的...

        沈辛夷很快也反应过来,怒声道:“你偷看我的信!”

        陆衍脸上有几分狼狈,别过脸:“信纸太薄,我不慎看了几个字又如何。”

        沈辛夷脸上怒色更甚:“你又狡辩!”

        陆衍伸手眼看着打马虎眼不能过去,只好遣退了下人,伸手搂她:“都是我的不是,我当真是无意瞧见的,并非有意为之,又想着你生日到了,这才命人提前准备,素素别气,我以后再不会了。”他低头要亲她:“生日的时候不要动怒,否则一年都不顺。”

        沈辛夷才不信他是无意中瞧见的,但他今儿晚上都没纠缠石湖红膏鲟误端上桌的事儿,她也不好再发火,任由他搂着:“罢了。”

        一顿生日宴还没吃完,两人差点吵了两架,谁都没心思再吃,洗漱之后便睡下了。

        陆衍本还有意送她一夜七次大礼包,但沈辛夷实在没心思,他不想强迫,也只得罢了。

        一晚上险吵了两次,沈辛夷其实心里是有些尴尬的,但不想为此事跟他闹不痛快,第二天起来便神色如常地亲了他两下,算是把这事儿勉强翻过去,她心里却很清楚,以后早晚是要爆发的。

        等她的男装定制好,也差不多到了要动身的日子,国储行路非同小可,文昌帝还特地派了一队军中精锐护送。

        沈辛夷穿了一身天青色窄袖胡服,头戴玉冠,俨然世家公子,她装作陆衍随从跟在他身后,才出城就收到不少香囊帕子。

        陆衍瞧她腰细如柳,眉目盈盈,唇瓣是好看的嫣粉色,煞是可爱。

        他瞧她收到的香囊帕子花朵都快拿不住了,一把把她拉进马车,自己也跟着坐回了马车里——这般给里给气的动作惹得路边的小娘子发出一片尖叫。

        他听着外面的尖叫,似笑非笑:“太子妃好人缘。”

        沈辛夷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络腮胡子,她伸手把胡子带在脸上:“用这个挡脸吧。”她伸手捋须,又扶了扶腰间佩剑:“从今儿起,我就是仗剑天涯的游侠儿。”

        陆衍:“...”

        沈辛夷冲他勾了勾手指:“小娘子,来亲一个。”

        陆衍:“...”

        爱情是伟大的,陆衍从那一把胡子里找到了嘴的位置,义无反顾地亲了下去。

        好扎...

        沈辛夷笑的打跌,戏瘾又上来了:“甚好甚好,现在我是一名武功高强的恶霸,因为爱慕你,所以把你强抢到山上来了,现在你喊一声‘非礼啊’!”

        难怪她脑子犯病的时候会变成傲天,原来本身就是个戏精。

        陆衍面无表情:“再闹腾我就让你喊‘非礼’了。”

        她生的脸嫩,穿上男装也不像男子,带上一把络腮胡子别提多奇怪了。偏偏她进进出出都带着,导致太史捷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沈辛夷大概是玩cos上了瘾,这几天连睡觉都带着那把胡子不说,恰巧又带了陆衍送她的那把‘吾念’,得空还逼着陆衍教她练剑。

        陆衍捏了捏她的手腕,毫不客气地嘲讽:“你根骨太差,学武就别想了,连个马步都扎不稳,还想习武?”

        沈辛夷还欲闹腾,他又慢慢转了话头:“...不过你根骨虽差,却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

        沈辛夷沉浸在cos中无法自拔,闻言果然好奇问道:“怎么?”

        陆衍轻巧把她压在身下,又扯下她脸上的络腮胡子:“双.修。”

        沈辛夷:“...”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我没有证据。

        两人玩了一路欢乐cos,大半个月后终于抵达北庭。

        沈辛夷瞧着有些精神不济,眉眼却透出一股水润妩媚,容色更胜往昔,可惜被一大把络腮胡子挡着看不大出来。

        她倦怠问道:“咱们怎么去迎回鹘使节?”

        陆衍一脸餍足,懒洋洋地靠在车围子上:“使节团已经到了都护府,北庭都护府会派人来接咱们,到时候两边在都护府碰头。”

        沈辛夷道:“接了人咱们就能回去?”

        “只怕未必。”他不知想到什么,嘲弄笑笑:“使节团不一定想这么早进京,他们可在北庭待了好一阵了。“

        沈辛夷觉着这话蹊跷,只要细问,车队来到北庭城门口已经停了,一把清朗声音遥遥传进马车内:“臣都护司马甄乔拂松,特在此等候太子,叩见太子。”

        陆衍掀开车帘走出去,随意点了点头:“起来吧。”

        出声那男子这才缓缓起身,他略有些清瘦,身姿却挺拔如松柏,长眉入鬓,唇若涂丹,一派朗月入怀的风采。

        沈辛夷听见他声音的时候,脸色已经变了,此时看到人,形容更是复杂难辨,再也保持不了镇定。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4/44419/8400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