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太子妃她有病 > 第 66 章

第 66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一共四万一,十四章的分量,最近要去作者大会,还有一章回来补上~

        错别字可能比较多,欢迎大家捉虫~

        沈辛夷面色一喜,  陆衍皱了皱眉,拨转马头回头去看。

        沈修远手提一柄通体乌黑的长.枪,  身后还跟着一二亲卫,  他大步走来,  拦在陆衍马前,  沉声道:“敢问小女哪里得罪了殿下?竟让殿下不顾体面,当街把她掳走。”

        陆衍皱了皱眉,  眼底掠过一丝不耐厌烦:“太子妃很好,只是长久不归,我甚想她,  特地来接她回家。

        沈修远本是以为两人关系不好,  他才想把素素带回去磋磨,  听他的话又觉着莫名其妙,  但仍旧道:“只要素素还在我沈府一日,  就不是太子说带走就能带走的!”他说完拔出长.枪,枪尖斜指着地面,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他平素在太子跟前颇为忍让,  但今儿为了女儿,  他还非要硬碰硬不可了!

        陆衍面色更冷,一手仍按着沈辛夷,  一手却搭在随身佩剑上:“她既嫁了我,  自然是我的人,用不着你来操心。”

        气氛瞬间剑拔弩张起来。

        从身份上来说,这两人一个是老泰山,  一个是女婿,从地位上说,这两人一个是侯爷,一个是太子,若真在家门口打起来,够魏朝人笑一年的!皇上还指不定怎么发落呢。

        沈辛夷转向太子,咬牙道:“你先放开我。”

        陆衍将她搂的更紧,右手已经抽出了佩剑:“还不曾领教过侯爷的枪.法。”

        沈辛夷见他油盐不进,只好转向沈修远:“阿爷...”

        沈修远本想动手拦人,但听见女儿的声音,又迟疑了下,缓缓收回手:“太子重病缠身,我不占你这个便宜。”他又瞧着沈辛夷:“可我也不会眼看着女儿家门口被人掳走。”

        陆衍冷冷一嗤:“既如此,还是动手吧。”

        沈辛夷不认为陆衍能打过自己久经沙场的父亲,但两人都是驴脾气,万一他受了伤,皇上必然会借题发挥,对父亲不利!

        她看着眼看着风波又起,又急又气,恨声道:“我跟你回去,成了吧?”

        陆衍低头看了看她,慢慢把剑收回剑鞘。

        她又转向自己父亲,软声道:“阿爷,我跟太后说是七八日后回去,如今日子差不多到了,我也该回去了。”

        沈修远把陆衍看了好几眼,这才慢慢收回长.枪。

        沈辛夷又看向陆衍:“我的仆妇行礼都在家里,你总得容我收拾一番吧?”

        陆衍松开手:“早点回来。”

        沈辛夷略整了一下衣裳,皱眉瞧他一眼,搀着沈修远进了侯府。

        陆衍并不想进去,只在门口的霜雪里等着她。

        父女俩才进门,周氏急匆匆赶到:“怎么了?太子来了?”

        沈修远示意沈辛夷先去收拾东西,自己跟周氏把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又重重以拳擂桌:“我必不让素素回去!”

        周氏仔细想了想,却笑了,重重拍他一下:“明明是他们小儿女闹别扭,你跟着掺和什么?你能让素素一时不回去,还能让她一辈子不回去?早晚得经此事的。”

        沈修远深觉跟媳妇说不通:“你没看太子那个样子。”

        周氏头疼,跟男人没法讲大道理,只得掰开了揉碎了跟他说:“上回素素跟我说,太子待她是极好的,她生病的时候太子喂药喂汤,都不舍得让她下地,两人成亲大半年没有动静,太子也没往房里收人,可见他是个有心的。你仔细想想,若是太子不喜素素,何必大老远跑来接她,还在雪地里冻了这么久?可见是极想她的。两人闹了什么矛盾我不知,但咱们不过多久就要去赴任了,你难道能把素素也带走?”

        沈修远皱起浓眉,她无奈地叹了声:“我也心疼女儿,但咱们终究不能照顾她一辈子,不管两人闹什么别扭,矛盾早晚要说开,早说开总比晚说开强,你说呢?”

        沈修远叹了声:“我是怕她欺负素素。”

        周氏抿唇一笑:“欺负想来不至于,这亲事本就是皇上上赶着求的,若太子真的欺辱素素,她早就把皇家闹的天翻地覆了。”

        沈修远讲不出道理来,只得哼了声:“你原来不是不喜太子吗?这回倒帮他说上话了。”

        周氏道:“我不喜太子是因为素素,我帮太子说话也是因为素素,只要闺女过得好,比什么都强。”

        她一笑,又低声道:“我远远瞧了眼太子看素素的眼神,要淌出蜜来一般。”

        ......

        沈辛夷黑着脸指挥下人收拾完东西,出府门的时候看见陆衍还在,三尺青丝上都覆盖的一层霜白。

        她叹了声,冷着脸上了马车:“别使苦肉计了,这招对我没用!”

        陆衍冻的挺久,却丝毫不影响身手,他一伸长腿,直接跨上了马车,又抖了抖肩上的雪:“太子妃心肠冷硬如铁,我早已领教过了。”

        车里燃了暖炉,温暖如春,他刚坐一会儿身上的雪就化成水,全身上下都湿透了,整个人宛如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沈辛夷皱了皱眉,看着他毫无血色的唇瓣:“你带多余的衣服了没?”

        陆衍瞧她一眼:“你说呢?”

        沈辛夷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在马车的八宝柜子里翻了翻,翻出一件大氅扔给他:“这是我上回命人赶制的,不留神做大了,我还一次没穿过呢,你差不多能穿,先穿这个吧,到府里再换。”

        陆衍幽幽道:“女装?”

        沈辛夷啐了口:“不穿你就光着吧,你当我想给你穿?”

        陆衍在心里挣扎了一下,瞧见她微微蹙起的眉,还是很快动手扒下自己身上的湿衣服。

        沈辛夷下意识地背过身,他不由勾了勾唇角:“我身上哪处你没见过?”

        她不悦道:“你再啰嗦,我就把马车门打开,让全京城人民都看一下太子是如何裸.奔的。”

        陆衍:“...”

        他默默地披上了大氅。

        这件大氅虽然做的比较长,但对于陆衍来说还是短了点,也紧窄不少,一般来说,像衣服短.小这种情况露出的都会露出小腿,他思考了一下,干脆把大氅围在腰间,上半身光着——这么穿衣服的样子别提多骚了。

        沈辛夷:“...”毛病!

        别说是在古代了,就是现代光着膀子在大街晃悠也会被人当成变态的好吗?!

        他瞧见她唾弃的眼神,不紧不慢地解释:“我觉着我的上半身还算入眼,下半身粗陋了些,就不在你面前显眼了。“

        沈辛夷:“...”

        她匪夷所思地道:“你觉着这么解释我就会认为你不是神经病了?”

        陆衍:“...”

        他挑了挑眉:“我若是说元宵灯会的时候出了踩踏事故,我不慎受了伤,伤了小腿,这么解释可以吗?”

        沈辛夷脸色一变,立刻撩起大氅下摆,他小腿上面横亘着一道狰狞伤口。她皱了皱眉:“齐叱他们干什么吃的?怎么会让你伤到?”

        陆衍不以为意:“元宵节那天齐国公在朱雀门办了灯谜会,邀百姓同乐,我瞧有盏花灯样子不错,本想赢下来送给你,那日人颇多,我就没带护卫,不巧有人在人群中借机生事,百姓惊的四下奔走,又是人挤人的,我一时不察,被花灯的竹篾子划了一下,就这般伤到了。”

        本来是很丢人的乌龙事,可看见她动容的神色,也就不觉着多丢脸了。

        沈辛夷心下又酸又软,嘴上还是气道:“谁要你的花灯,你要是被踩死了,我还得给你守寡!”

        陆衍凑过去亲了亲她唇角:“我会轻功,踩不到我。”

        沈辛夷推开他的脸,冷笑:“你就跟我耍心眼吧,别以为说几句好听的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反正是在车里,马车的隔音效果又好,不怕别人听到。他涎着脸凑过去:“素素...”

        沈辛夷躲了半天没躲开,还是被他逮住亲了几下,转头愤愤地看着他。

        两人闹腾完就到了太子府,陆衍这样没法下马车,正要命人取衣服来,沈辛夷猛然抬起头,邪魅狂狷地笑:“不准穿衣服,就这么下去!”

        陆衍:“...”

        他缓缓道:“傲天?”

        沈辛夷摇头:“错了。”

        陆衍可不信正常的她会这么说话:“哦?”

        她冷笑了声:“叫我傲天老大。”

        陆衍:“...哦。”

        沈辛夷说着就要推开马车门:“你,就这么下去!”

        幸好陆衍反应快,一把把她的手按住了。

        沈辛夷冷冷一笑:“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阻拦我?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就这么下去,二,让我当着所有人的面上你,你自己选吧!”

        陆衍:“...”

        他最后当然哪个都没选,直接把傲天老大**,又命人给自己取了套衣服过来。

        他在她暴怒的目光中换好衣裳,又缓缓道:“你...”

        沈辛夷冷笑一声:“什么?”

        陆衍又摇了摇头:“算了,没什么,下去吧。”

        沈辛夷紧跟着他跳下了马车:“你是不是想问问为何这般生气?”

        陆衍:“...你说是就是吧。”他隐约琢磨出些意思来了,龙傲天除了在某些特地的时候被触发以外,好像总是在素素不高兴的时候出现。

        沈辛夷仰起头,冷冷呵了声:“因为你做了让我很不痛快的事儿,谁给你的勇气敢装病争宠的?”

        陆衍:“...”

        沈辛夷看了他一眼,大步流星地进了太子府。

        陆衍一脸头疼,也跟着进去了,就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摸出一块陆衍的牌位,原来那块他已经处理掉了,这块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沈辛夷把牌位整整齐齐地摆好,又恭恭敬敬地上了三炷香,把太史捷和张媪玉烟他们几个叫了进来。

        陆衍搞不明白她又想干什么,只好坐在一边静观其变。

        沈辛夷冷笑着看陆衍:“你不是缺人吗?”

        她把太史捷他们一指:“我这就让他们在白月光的灵前轮了你!”

        陆衍:“...”

        他忍无可忍地扶额:“你们都出去!”

        太史捷几个都被吓死了,忙不迭溜出去了。

        沈辛夷啧了声:“真是几个不中用的!”她说着说着就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既然他们不行,那我就自己来。”

        陆衍:“...”

        他非常清楚自己一点都不想和龙傲天来什么,哪怕她顶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张脸。

        他沉默片刻才道:“今日不行...”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有拒绝她的一天...

        沈辛夷脱了厚重的外衣就住了手,开出拖出一个箱子翻找着什么,闻言抬头道:“不行什么?”她问完就反应过来了,嗤笑:“你想什么呢?!美得你!”

        陆衍:“...”

        他明白自己会错意了之后,又瞧见她手下不停地翻着箱子,他不由挑眉好奇:“那你要做什么?”

        沈辛夷翻的箱子还是他买的,两人有了肌肤之亲之后他就开始琢磨着解锁新姿势,便派属下去春馆里买了一箱子乱七八糟的玩意和避火图,只不过至今一直没有试验。

        他自己都不满足,哪里有份额分给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不过她是怎么知道的?

        陆衍正若有所思,她突然翻出一串镶满了银铃的铜环,看起来有点像姑娘家带的镯子,但看尺寸又不像,她怪笑两声:“就这个了!”

        他看到那‘银手镯’就:“...”

        ......

        陆衍被折腾的心情沉重,步履蹒跚地进了书房。

        太史捷正在书房里候着,发现他走路姿势有点不对,犹豫问道:“殿下你怎么了?”

        陆衍自小学习皇家礼乐,规矩优雅严正,一般也都是坐有坐相的,现在...怎么看着有点僵硬?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他这等医术高超的一眼就能瞧出不对。

        不会被太子妃打的走不了路了吧?太子妃也不想那般暴力的人啊...

        他有些挂心,不由道:“您这真是...被太子妃给打了?”

        陆衍:“...”

        他看起来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冷冷道:“太史公若是把关心闲事的时间都用在关心朝政上,现在魏朝定然气象革.新,改朝换代了。”

        这找茬找的...太史捷很委屈:“殿下叫我来有什么事?”

        陆衍的脑子不是盖的,很快看透了问题本质,他发现她心情不好可能也会导致她变成龙傲天之后,当即开始琢磨什么事能让她心情好点了。

        他也没坐下来,而是稳稳地靠在窗边:“太史公若是无事,不妨帮我想想如何讨太子妃欢心?只有她好了,府中上下才能轻省。”若是素素再不好,他只怕也要跟着疯了。

        太史捷本来瞧他怪异的姿势有些别扭,闻言不由感同身受,又为难道:“殿下啊,我若是知道如何讨女子欢心,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未曾娶妻了。”

        陆衍不管这个:“太史文能提笔定乾坤,区区小事何必推辞?”

        太史捷叹了口气:“要不...送礼?”他见陆衍皱起眉,忙道:“自然不是送普通的礼,京中贵女多流行豢养货物抚摸把玩,太子妃尚且年幼,必然喜欢活泼讨喜的动物,殿下可以送一只陪伴她。“

        陆衍不由露出喜色,他抚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此计甚妙,太史公可以走了。”

        太史捷:“...”

        他等了会儿,见陆衍还站在原处不动,迟疑道:“殿下不走?”

        陆衍静默片刻:“你先出去。”

        太史捷觉着他实在古怪,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才走了出去。

        他一边往出走一边琢磨,陆衍到底是怎么了?若说因为太子妃犯病那也不至于,太子妃犯病的时间比吃饭睡觉的时间还多呢。

        他脑子里突然划过一道灵光——方才太子走路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一阵铃铛声。可是铃铛声跟他阴晴不定有何关系?

        太史捷这颗顶级幕僚的脑袋,开始了苦思冥想。

        ......

        陆衍不知怎么搞得,直接提气用轻功回了寝殿,他看见正在吃冻葡萄的沈辛夷,冷冷道:“你出气出的也差不多够了吧!”他现在非常之后悔不该一时心软...

        沈辛夷吐出葡萄皮到银盘里:“不舒服吗?”

        陆衍面无表情:“你来试试?”

        沈辛夷撇了撇嘴:“我又没有十八厘米,我怎么试?”

        陆衍:“...”

        沈辛夷瞧见他面沉如水,下一刻就要发火似的,她这才发了善心,走过帮他扯开衣服取下来。

        陆衍表情松了下来,又低头开始思考怎么能让她尽快好起来。

        送活物?

        他抚着下巴,心里有了主意。

        他是行动能力很强的人,心里有了主意,第二天就命人去专门贩售宠物的御兽阁订了一只宠物,不到两天御兽阁就把宠物拉来了。

        沈辛夷就见陆衍面有得色向自己说给自己买了个好玩的,她不由挑眉嫌弃:“你能送我什么好玩的?”每回不是送金银就是珠串,直男到她都不想说话。

        陆衍唇角挑了挑,看起来对自己的安排颇是得意:“你来了便知。”

        小替身在努力讨好自己,傲天老大对这点还是满意的,于是跟着小替身去了后园。

        后园停着一辆马车,旁边守着数十个护卫,马车上罩着一块油布,车身隐隐晃动。

        沈辛夷有点疑惑,转头瞧了他一眼。

        陆衍面上含笑,几乎想到素素收到礼物开心不已,对他百般温存千般讨好的样子了,他拍了拍手:“打开。”

        护卫一把撩开油布,沈辛夷先听到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咀嚼声,等油布掀开她才瞧清楚里面的东西,里面趴着的是一只半大黑豹,皮毛油光水滑,牙齿尖利,它正在里面啃着一只死鸡,弄的笼子里都是鸡毛血迹,唇齿上还血丝糊拉的,别提多渗人了。

        沈辛夷:“...”

        不管是沈辛夷还是傲天老大,心里喜欢的都是温顺乖巧的动物,这种随时随地能扑上来把她吃了的猛兽不在她考虑范围内。

        她瞧那黑豹吃相吓人,绿着脸倒退了一步。

        陆衍还在自傲,没瞧见她脸上的异状:“这黑豹通体无一根杂毛,极是难得,本是齐国公订下的,我硬从他手里抢了过来。”黑豹着实难得,尖牙利爪,养好了还能忠心护主,岂不比那些猫儿狗儿强多了?这般送礼当真是不落俗套。

        沈辛夷:“...你滚!”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4/44419/84004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