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太子妃她有病 > 第 59 章

第 59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三小时一更,发完为止~

        沈辛夷以一个非常不标准的姿势双手握剑,  面色沉重地道:“放心,就算你成了残废,  我也会好吃好喝地养着你。”

        她绑人的东西照旧还是细麻绳,  陆衍头大虽头大,  却还能应付如常,  淡定道:“我不要,难道这是好吃好喝养着能长回来的吗?”

        沈辛夷沉默了会,  低声道:“大不了...我把我的十八厘米赔给你。”

        陆衍:“...”

        她有点下不了手,只好又问陆衍:“你以后就见不到它了,要不要跟它道个别?”

        陆衍:“...”他镇定地问:“怎么告别?”

        沈辛夷犹豫道:“你说几句告别词...譬如今后虽然见不到你了,  但我不会忘记你陪伴我的每个日日夜夜的,  或者我以后就要蹲着如厕了,  每次如厕的时候,  我都会想起你...这种的吧。”

        陆衍:“...”

        她见他冷冷地看着自己不动手,  又叹了口气:“不然用手?最后体会一把撸.管的感觉吧,以后你就撸不到了...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陆衍:“...闭嘴。”

        她深吸了口气,双手握剑就要砍下去。

        陆衍本指望她自己良心发现醒过来呢,  现在瞧来也不可能了,  他手腕一挣就脱了桎梏,就见她眉眼恍惚,  神色迷茫,  手里的剑也不由掉了下来,在寂静的寝殿里发出‘当啷’一声。

        沈辛夷本来还在恍神,被这一声惊醒过来,  连忙问道:“殿下,你没事吧?”她要是因为一时脑残真的把陆衍阉了,致使皇储无嗣,皇上把她诛九族了都完全可以,想想她就一阵后怕。

        陆衍瞧她醒了,神色微缓:“我没事,你醒了?”虽然过程很坎坷,但人总算是清醒了。

        沈辛夷愁眉苦脸地点了点头:“难为你了。”她想到方才的脑残剧本,在心里给了自己几巴掌——当年为什么要看那么多脑残霸总!

        “难为?”陆衍重复了一遍,半坐起来,双手环胸,气不顺地挑了挑眉:“你下手倒是干脆,可见平日是记恨已久了,对我就这般不满?”纵然是病着,这小混账也不能这般翻脸不认人吧。

        沈辛夷正在回忆自己当初究竟看过多少脑残霸总文,闻言脱口而出:“那是,谁让你有十八厘米我没有。”

        陆衍:“...”

        沈辛夷捂着心口虚弱道:“...我就是随口说说。”为什么面对陆衍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话说这里再插播一段趣事,她上辈子就是肤白貌美36d的大长腿妹子,已经把白富美的所有待遇全体会过一遍了,这辈子还遗憾自己没捞个男人当当,为此郁闷许久,所以方才才脱口了那么一句。

        话说回来,傲天的诞生难道就是满足自己的心愿?但光嘴上满足有什么用,她的外表还是一个卡哇伊软妹啊!如厕还得蹲着的!

        她不禁陷入了沉思。

        陆衍不满地轻咳了一声,她这才回过神来,她瞧他面色不善,立刻反守为攻,指责道:“这事儿我虽有责任,但殿下谁让你又假扮来着,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举,我脑子又不清醒,能不误会吗?”

        陆衍面色一冷:“你不光想阉了我,还骂我不举。”

        沈辛夷怒而拍床板:“你不要断章取义!”

        陆衍翻身把她按在身下,淡然道:“既然如此,你不妨来亲身试试我到底能不能举。”

        ......

        半个时辰之后,沈辛夷就开始同情自己了。

        一个半时辰之后,沈辛夷要开始哭天抹泪了。

        她见陆衍兴致高昂地还要再来,顿时恶向胆边生,抬起身在他脸上重重‘吧唧’了一口:“太子哥哥,饶了素素这回吧。”

        她平日甚少主动,两人明明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但陆衍猝不及防被她突袭,耳根还是红了红。

        沈辛夷瞧的分明,陆衍在床上的时候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来,谁能想到他这么不经调戏?她觉着十分有趣,凑过去又亲了两下:“太子哥哥,来么一个~”

        陆衍脸彻底红了,抿着唇不做声,脸上还是一派高冷。

        (//  w  //)

        沈辛夷居然觉着他脸红的样子十分性感,想要凑近了细看,却被他伸手捂住眼睛,她挣扎了几下,硬是没把他的手拿开,不由郁闷:“不就是亲了你几下吗?”

        陆衍觉着自己脸色恢复正常了,这才挪开手,十分傲娇地哼了声:“孟浪。”

        他大概也觉着自己脸红十分丢人,摆出冷脸来:“如你这般孟浪的,哪个男子受得了?也只有我能容得下了。”

        沈辛夷忍着笑道:“那还真是委屈殿下容我这么久了。”

        陆衍抱着她去洗漱:“你知道就好。”

        沈辛夷还想调戏几句,可惜耗力太多,上下眼皮子已经开始打架了,只十分含糊地笑了声。

        陆衍抱着她进了浴池,莫名问她一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沈辛夷已是半梦半醒:“女孩贴心...男孩太皮了。“

        陆衍低低一笑:“那我们就要个女孩吧,我必视她为掌上明珠。”

        沈辛夷沉沉睡过去,无心分辨他究竟说了什么。

        ......

        沈辛夷压根没时间考虑什么孩子不孩子的,趁着两人都在,她跟陆衍商量:“下回我要是再这样,你就下手重点,把我揍醒算了。”今儿剁雕明儿砍人的,万一真把陆衍伤了,她还能落得了好?

        陆衍轻哼了声,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这话还不如不说,你哪里能经得起我下重手?”他不知想到什么,看了眼她的细腰:“尤其是这里,稍弄的重点就要折了似的。”

        他被她这么一问,又想到前日她逼着他服用‘避子汤药’的事了,她每次犯病总会有个由头,不是全然无迹可寻,不知为何,他对那所谓的‘避子汤药’十分在意。

        沈辛夷头疼:“总得想个法子啊。”她郁闷到拍桌,忍不住抱怨道:“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名门淑女,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正儿八经?”他鄙夷地把这话重复了一番,上下打量她几眼:“我认识的人里,就属你最不正经。”

        沈辛夷:“...”不,不要说出来吗,好羞耻。

        两人互相挤兑了几句,拿这个病也没法子,到底是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料理完手头的事,又得和陆衍装扮更衣,去宫里参加年宴。

        宴席是男女座分开的,文昌帝十分贴心地把陆渝世子和陆衍安排在一处,沈辛夷在女席这边,也被迫和蒋氏坐在一起,本来头上有个不阴不阳的齐皇后就够难熬的,旁边在坐着一个阴阳怪气的将士,她深深觉着自己吃完会消化不良。

        蒋氏这回倒沉得住气,等宴会过一半她才开口,古怪地笑了一下:“听闻世子好像给太子妃送了许多厚礼。”

        沈辛夷抿了口桂花酿,不咸不淡地道:“世子妃记错了,那些是世子给太子备下的。”

        蒋氏仿佛没听见她说话,阴阳怪气地继续:“世子送过去的好些厚礼,连妾身这个世子妃都没见过,就是不知世子为何对您如此上心啊?”

        沈辛夷有点想给她两耳光让她闭嘴,但碍于是在大殿内,她只好冷冷道:“世子妃今天的话有点多,让本宫很不高兴啊。”

        蒋氏面对她冷冽的目光,不由瑟缩了一下,不过想着自己早晚都得死,便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于是冷笑了声,压低声音:“太子妃实话告诉我,上回在京中救下齐王妃的是不是你?”

        沈辛夷皱了下眉,先一步起了身:“出来说。”

        蒋氏先是一怔,继而得意地挑了挑眉,跟着沈辛夷进了一处无人的偏殿。

        等待两人站定,沈辛夷直接上手赏了她两耳光:“世子妃,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其实她特别不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两辈子的教养也不允许她做出抽人耳光的举动。

        但自从傲天老大出来之后,她就发觉体内的暴虐因子被激发出来了...=  =

        蒋氏出身不低,还是头一次被人赏耳光,懵了片刻才尖利地道:“你!”

        沈辛夷十分暴力地又给了她一巴掌:“再叫唤一声试试。”

        她一边唾弃自己,一边羞耻地觉着打人真爽。

        啊,好爽。

        蒋氏捂着脸恨恨道:“果然是太子妃当初救下的齐王妃,不然你怎会暴怒至此?”

        沈辛夷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免得给她抓住话柄:“你说这些疯话想做什么?”

        蒋氏的想法说来也好懂,若不是沈辛夷救下齐王妃,那位侧妃和前世子也不会大败,她更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两人的境遇身份明明差不多,凭什么太子妃就能受尽恩宠,她转瞬要化为一抔黄土?

        她就是死,也不能让太子妃和太子好过。

        蒋氏果真不大正常了,又展颜一笑:“太子妃不必瞒我,我只是心疼太子妃罢了。”她故意啧啧两声:“太子妃救下齐王妃,帮了太子和世子这么大一个忙,您处处为太子考虑,太子却还存心想杀了您,我都替您不值。”

        沈辛夷面色一沉,蒋氏自顾自地继续:“我这里有桩秘事,太子妃想听吗?”

        沈辛夷没说话,她知道自己就算回答不想,蒋氏也一定会说出来。

        果然她轻笑了一声:“在你和太子大婚之前,太子曾和世子有过一次谈话,两人商议着如何杀了你,这样皇上就无法逼太子娶你了,后来不知为什么,你竟然没有死成。”

        她说的字字句句都是实话,正因为知道自己说的是实话,她才笃定沈辛夷一定会信,知道自己的丈夫想杀了自己之后,两人还能继续如胶似漆,那她才佩服沈辛夷。

        沈辛夷心头猛然跳了几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她以袖掩口,笑的异常凄戾:“不过就算一时不死又能如何?你看我便知道了,等太子哪天挣了桎梏,便是取你性命之时!我会在下面等着你的,咱们黄泉路上一道走,也算有个伴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wxsw8.com/44/44419/84004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