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太子妃她有病 > 9.第 9 章

9.第 9 章

        陆衍的脸色不能更精彩,在他病重之前,老八一直是样样不如他的,想不到竟在这事上被他比下去了,还顺道送了他头顶一片绿,心下越发厌烦皇上胡乱拉郎配。他握住沈辛夷的肩膀把她推开,面色冷厉:“替身?那人是老八?”

        沈辛夷醉的两眼泛红,含糊哼了声。

        陆衍目光阴鸷,冷冷道:“你们还真是郎有情妾有意,是我的不是,让你们当了一对苦命鸳鸯。”

        沈辛夷方才闹了一场,浑身乏力,缓缓瘫坐在榻上,脑子完全无力分辨他说了什么,胡乱应道:“知道你的身份就好,不过一个替身而已,以后好好伺候我才是正理。”

        陆衍:“”

        他冷冷看了眼沈辛夷,转身甩袖走了。

        她根本没意识到太子走了,抱着脑袋直喊痛,张媪和玉烟端着醒酒汤走进来,张媪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轻轻给她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好端端的,怎么又吵起来了?”她也心知就自家娘子现在这状态,不吵起来才奇怪。

        沈辛夷已经沉沉昏睡过去,听不见她在叹息什么了。

        第二日沈辛夷醒的晚了:“昨儿晚上的事儿我全都忘了,昨天回来我干了什么?”她慌慌张张地爬起来:“今儿个是不是要给太后请安的日子?”太后体恤小辈,并不让他们每天过来立规矩,只初一十五来说话便罢了,齐皇后倒是有心让沈辛夷晨昏定省来服侍她,可惜她最近被沈贵妃摆了一道,无暇顾及刁难儿媳。

        张媪看她差点从床上滚下来,忙摁住她,命人给她梳洗打扮:“您没干什么,也别急,已经遣人去给太后传过话了,再说咱们也没晚多久,太后宽仁,一时半刻的也不会怪罪。”

        沈辛夷这才放心,按太子妃品阶换上桂丹红半臂,内配荔枝红襦裙,外罩银红披帛,再按品阶配上环佩香包,头上梳着坠马髻,简简单单插了金凤流苏步摇,端地是丽色光耀,满堂生辉。

        张媪瞧的心中骄傲至极,扶着沈辛夷出了寝殿,让众人倍感意外的是,太子竟然也等在殿外,瞧见她之后目光微凝,又转开视线:“走吧,去向太后请安。”

        沈五生的倒还勉强能入眼,难怪老八那样眼高于顶的也能瞧中。

        张媪等人齐齐一惊,她们以为昨天太子和太子妃吵过嘴,今儿必然要开始冷战,没想到太子竟特意等在此处。相比之下沈辛夷就很自然了,暗爽太子果然屈服于自己淫威之下。

        陆衍在原地稍待了片刻,等沈辛夷过来才跟她并肩同行,让众人又是好一番诧异。两人才进太后的仙居殿,里面皇后和众皇子以及皇子妃都已入了座,齐皇后略显尖利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太子妃好大的排场,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居然要等你,以后是不是要我们给你请安呐?”

        沈辛夷没想到齐皇后仰慕自己仰慕到了要给自己请安的地步,不由得怔了怔,陆衍却先她一步应答,笑了笑才行礼:“昨日我和五娘闲话至夜半,睡的晚了些,还请太后母后见谅。”

        太后见太子夫妻终于和睦,面露欣慰,齐皇后脸狠狠扭曲了一下,脸色同样难看的还有陆泽,不过他的心机非齐皇后能比,很快就神色如常了。

        太后笑着点头:“你和太子妃有的话说,这很好。”她抬眼扫了一圈:“可用过朝食了?”晚辈们齐齐摇头,太后命人摆膳。

        用膳期间陆衍对沈辛夷多有维护,乍一看两人好的如胶似漆,连齐皇后的尖利言辞都被他挡了回去,瞧的众人脸色各异,陆泽无疑是心绪最复杂的那个,他眼底诸多思量,最终还是一言不发地低头吃饭。

        沈辛夷看着优雅喝粥的陆衍,得意洋洋地道:“很好,男人,看来你终于学会如何取悦我了。”果然男人就是要调教啊。

        陆衍冷冷地看她一眼,待面对众人时,又变成了一副五好丈夫样儿。

        他昨日虽然火冒三丈,但到底理智还在,仔细想想沈辛夷现在脑子不好使,说的话未必是作数,但她和老八既是表兄妹,又年幼相识,不论有没有男女之情,关系亲近是必然的,老八打什么主意他也能猜到八九,自然不可能让他得逞。

        况且瞧老八吃瘪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心情愉悦。

        殿内众人被强行看了一波秀恩爱,郁闷地用完了朝食,纷纷告辞离去了。太后叮嘱了太子夫妻二人要夫妻恩爱和睦,这才让两人离了仙居殿。

        陆衍一回去就和太史捷钻到书房里,不知在商议什么,沈辛夷在屋里闲了半晌,眼看着到午膳点儿了,她决定给小替身一点奖励,于是命底下人在小厨房做好了汤饭和中药,用托盘端了给小替身送过去。

        此时陆衍正在和太史捷商议:“太史公可否近快诊断沈五病情?”

        太史捷擅谋略医理,还拜医仙戴回春为师,医术极为告辞,他捋须道:“头脑之症最为复杂,单靠诊脉恐怕诊断不出,若是有机会观察一下太子妃就好了。”

        陆衍沉默片刻,掩嘴咳了几声,为了他的精神健康,缓缓道:“只把脉不可吗?为太史公着想,你还是不见为好。”

        太史捷:“???”

        他显然没能领悟陆衍话中深意,摇头一笑:“不见病人如何能治好病?”他见太子不想多谈,转了话头:“我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分化离间了暗中投效八殿下的臣子,八殿下旗下人心浮动,他一时也难以收拢,如今计已授出,咱们静观其变。”他说完一笑:“不过当中有三人在外为官,他们才干颇为出众,也把着当地政要,且心思黠敏,太子倒可以收入麾下。”

        都说太子重病后失了雄心,如今看来,传言果并不可信。陆衍以方帕掩唇,不住咳嗽:“几根墙头草,难堪大用。”

        太史捷一笑:“墙头草也有墙头草的好处,只要太子能让他们看到进取之机,他们就绝不会变节。”他说完叹了声,往东殿瞧了眼:“眼前倒是有可争取之人,只可惜殿下不愿呐。”

        陆衍知道他说的是谁,沈女不光父系位高权重,母亲一系也是世代清贵的簪缨世家,周家外祖亦是十分疼爱这个外孙女,从这个角度出发,皇上确实为他选了门好亲。他冷笑了下,摇头正要开口,忽的听外面一阵喧闹。

        他皱了皱眉,推门走出去,沈辛夷拎着个檀木的三层大食盒,身后跟着张媪,他冷冷看了眼书房外的护卫一眼,护卫慌的跪下,他这才问她:“你来干什么?”

        她把食盒递给他,不悦道:“你金屋藏娇了,搞得这么神秘?”她仔细打量了他的身材一眼,吩咐道:“你以后多吃点,你这么瘦,以后生下的孩子也会不健康,不健康的孩子怎么继承我的亿万财产?”

        陆衍思路都被她带歪了:“谁生?”

        沈辛夷用看变态的眼神看他一眼:“当然是我生,难道你能生孩子?”

        陆衍:“”行吧,行吧。

        他随手接过食盒,好不容易打发走沈辛夷,这才转向身子颤颤的护卫:“她方才听到什么了?”

        护卫也很冤枉,毕竟太子妃才是太子的枕边人,他也不敢轻易得罪了他想了想,咬牙道:“方才太子妃离的颇近,属下也不知她听没听到,有可能”

        陆衍想到方才密谈的内容,又想到她和老八不清不楚的关系,面色越冷:“把他带下去,杖刑。”

  http://www.lwxsw8.com/44/44419/75882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