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太子妃她有病 > 7.第 7 章

7.第 7 章

        沈辛夷听这声音颇是熟悉,转过头一看,竟然是陆泽,她愕然道:“表兄。”这地方僻静隐蔽,被挡在一处山坡后,有葱葱密林遮掩着,难怪她方才没瞧见这有个大活人。

        陆泽身材高长,是一副宽肩窄腰长腿的好身材,偏偏他那个脸太显年轻,脸庞光洁,眼神柔亮,淡色的唇瓣天生上扬,乍一看像十五六岁的少年,然而他的身高气度很难让人把他当成少年。沈辛夷每每看到他,都有种看金刚芭比的错觉

        他低下头,眼神不经意地透出几分温柔:“许久不见素素了,你长高了,比原来更好看了。”

        沈辛夷她慢慢调开头:“方才怎么没见表兄?”

        陆泽唇畔含笑,眉眼生花:“本是不该来的,但实在想你得紧,就私下跟着母亲过来了,见她走了,我才找你说说话。”

        沈辛夷听了这话,脸色一变。还是那句话,她是个道德感很强的人,她虽然只把太子当做替身,但也断没有和他成婚又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的道理,她本来掉头想走,无奈陆泽挡着道儿,她只得强调道:“我昨天和太子拜见亲长的时候,怎么没见到表兄?”在我和太子四字上加了重音。

        陆泽听她这么说,眼底掠过一丝凉意:“荣怀太子的陵墓出了些岔子,我赶回去处理了,昨天夜里才堪堪回来。”

        这里不得不再插播一条旧闻,其实陆衍上头还有个嫡亲的长兄,大他十岁,是先皇后所生的嫡长子,兄弟两人感情极好,他出生不过三月就被立为太子,他仁厚贤德,能力出众,颇得帝后疼爱,在群臣中颇有声望,可惜刚及弱冠就撒手去了,帝后好一场悲痛,赐下谥号荣怀,因文昌帝太过伤心,宫中再不许人提起,有个得力太监不留神说了,当即就被杖毙。

        先太子死后,群臣立刻请立陆衍为太子,文昌帝虽也喜欢陆衍,但他喜怒无常,脾性骄纵,小时侯上房揭瓦也无人敢管,还被文昌帝戏称为宫里的大王,要立他为储君文昌帝难免犹豫,还是群臣力谏才勉强立了他,后来陆衍果然表现出卓绝的才能,甚至更胜于荣怀太子,声望直逼皇上,可惜也是个命途多舛的,弱冠那年不慎中毒,久治不愈,缠绵病榻至今。

        沈辛夷哦了声:“办好了差事就好。”她本来还以为亲迎路上遇袭那事儿是陆泽干的,他既然昨天才回来,应当不是他,不过话说回来,太子重病失势之后,众皇子中风头最劲的就是陆泽了。

        陆泽皱了皱眉,凑近她:“素素”

        沈辛夷稳稳往后退了一步:“八殿下,我如今是你弟妹,你失仪了。”作为魏朝最有权势的女人,有几个仰慕者很正常,但仰慕者太疯狂就不好了。

        陆泽面色微沉:“失仪?若不是你我二人婚事未成,哪里轮得到太子娶你?你让我如何保持仪态?”他眼也不眨地看着沈辛夷:“素素,我心悦你,你当是知道的。”

        太史捷正随着陆衍踱步,他瞧见陆衍屡屡走神,忍不住打趣:“太子可是得了贤妻才神思不属啊?”

        陆衍斜睨他一眼:“我还真是为太子妃走神的。”

        太史捷一惊,陆衍眉头微皱:“她的病,还得请太史公看一看。”她再这么每天调戏他几次,他就要忍不住揍人冲动了。

        太史捷精通医理,忙道:“那是自然,不过太子妃究竟是何症状,您须得跟我详细说说。”

        陆衍表情一窒,皱着眉不言语了。

        就在他沉默的时候,忽听到有人絮絮低语,似乎是老八和自己那太子妃的声音。他耳力极好,太史捷等人都不曾听见,他看了众人一眼:“我去前面走走,你们不必跟过来。”

        他循声走过去,完全没有不能听墙角的自觉,这时声音越发清晰,他甚至能听见‘你我二人婚事未成我心悦你这几句’,他抬起眼,就见陆泽一脸诚挚,沈辛夷低着头,瞧不清表情,两人本就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她听到这样缠绵诚挚的告白,想必也是羞喜感动的。

        哪怕陆衍他不喜沈辛夷,那也是他的事,还轮不到老八来掺和!他面色骤然森冷,转身就走,等走到太史捷身边才撂下几句:“我今日会搬到西殿,你告诉太子妃身边的人,无事不得出入西殿,违者格杀。”

        沈辛夷听完没什么反应,脸上更无半分动容,淡淡哦了声,语调自有股睥睨傲然:“表兄你心悦我,这很正常,似我这样的人,全天下都喜欢,你不用说我也知道。”

        陆泽:“???”

        他想过表妹会羞喜,会感动,也可能会震怒,但独独没想到她这么说,这是什么反应??他给这当头一棒瞧的懵了下,半晌才皱皱眉:“素素”

        沈辛夷摇了摇头,诚恳劝道:“表兄,当白莲花恶毒男配是没有好下场的,你趁早上岸吧。”她说完也不等沈贵妃了,抬腿直接走了。

        陆泽:“”

        他定定看了沈辛夷的背影半晌,脸上的笑慢慢敛起,神色森冷,似乎眨眼间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他少年时母妃就有意让他和表妹订下口头婚约,他也确实挺喜欢白白软软的小表妹,长大了之后,表妹姿容夺目,又兼出身高贵,德容言功无一不出彩,让他娶这样的表妹,他自是乐意的,但两人一年不过见个几面,有时两年都见不了一面,情分自然是有些,但他对表妹还真不是自己说的那样,爱的要生要死。

        今日见她说这番话,也是心怀目的。但她这反应还真是意料之外。

        陆泽静静站了会儿,忽的轻轻一笑。

        沈辛夷整了整衣裳,才扶着张媪的手回去。张媪笑问:“娘子见到姑母可高兴?”

        沈辛夷冷笑了声:“不光见到姑母,还见到表兄了。”

        张媪一惊,她重重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就是想扒上我这根高枝毒害太子借机上位吗?装的倒是挺楚楚可怜,好一朵恶毒的白莲花。”

        张媪:“”

        张媪想了想,还是闭嘴了,一言不发地扶着沈辛夷回少阳殿,她一进去就发觉气氛不对,宫人都在收拾东西往西殿搬。她让张媪拎过来一个问道:“殿里怎么了?”

        拎来的是个娇娇俏俏殿宫婢,她是皇后指给太子的,此时伶俐地一欠身:“回殿下,是太子命我们搬的,太子说以后要去西殿住。”她飞快瞄了太子妃一眼,低声道:“太子还下了严令,除了他,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西殿,尤其是太子妃”她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似的,飞快地掩住了嘴。

  http://www.lwxsw8.com/44/44419/75882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