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太子妃她有病 > 2.第 2 章

2.第 2 章

        本应卧病在床的太子,正在书房和人手谈。

        太子面如冠玉,约莫是久病的缘故,他面色略显苍白,他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里的黑玉棋子,听见外面准备昏礼发出的喧闹声,微微皱了皱眉,眼底不经意地掠过一丝厌恶。

        跟他对弈的是他母族长辈太史捷,他相貌寻常,衣料也是普通,一双眼却深邃如海。

        太史捷手执白子,苦口劝道:“殿下答允皇上赐婚虽是被迫,但此事已定,您又何必给众人难堪呢?您和沈家虽有旧怨,但您气吞万流,海纳百川,日后更有光明坦途,实不必拘泥旧事。再说迎亲路上有人设陷阱阻止殿下成婚,您更不能如他们的愿才是。”虽然迎亲他没去,但还有拜堂之礼,太子若能亲自和沈家女拜堂,对沈家脸面上也能过得去。

        太子重病几年,其余皇子心思浮动,皇上下旨赐婚固然有自己的私心,但也确实有借沈家之势巩固太子之位的意思。

        太子思忖半晌,落下一子,这才道:“太史公知我非大度之人,更不打算同沈家交好。”对太史捷他一向敬重。

        太史捷了解他性子,苦劝无用,又激将他:“太子敢不敢和我赌一赌这局?若我赢了,太子便迎娶沈家女,若我输了,再不提此事,如何?”

        太子对赌注不屑一顾,但他好胜心一向颇强,又落下一子:“如太史公所愿。”

        两人杀的昏天黑地,陆洗急急忙忙跑进来:“九哥,不好了,有麻烦了!”

        太子掩嘴咳了几声,面上激起一抹病态绯色,不耐道:“怎么?”

        陆洗张了张嘴,似乎在纠结怎么表述,片刻才道:“皇嫂皇嫂她在路上重重碰了下头,脑子好像摔坏了!”

        太子来了几分兴致,他这么一分神,手里的棋子胡乱滑落,他看向陆洗:“哦?”

        陆洗方才一下看出沈辛夷不大对劲,但也不知该怎么表述,他脑子里浮现她那张霸道狷狂的脸,不由打了个激灵:“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他想了想,又坚决道:“反正我死都不和她拜堂了,九哥你自己去吧!”

        太子皱了皱眉,陆洗已经一溜烟跑了。

        太史捷含笑点了点棋盘上他落下的乱子:“殿下输了,可见殿下和沈家女拜堂是天意,天命不可违拗。”

        太子倒也干脆,瞟了那棋盘一眼,淡声吩咐家奴:“给我换上吉服。”

        太史捷笑了笑,太子又漠然道:“我虽不喜沈家女,但皇上既然下旨赐婚,沈家女就是东宫的太子妃,以后也只是太子妃。”

        这话就等同说,沈辛夷是太子妃,但他不喜她,以后也只能占着个有名无实的太子正妃之位,却不是他陆衍的妻子。

        太史捷脸上笑意渐淡,几不可闻地叹了声。

        沈辛夷正霸气侧漏地坐在床上,陆洗已经被吓跑了,过了会儿就有人来传话:“您请跟我来,吉时马上就要到了,还请您和太子行昏礼。”

        沈辛夷不动如钟,她就知道太子逃不出她的手心!

        倒是侍女玉烟诧异道:“太子能起身拜堂了?”

        太子府家奴欠身道:“殿下虽病重,但不愿怠慢太子妃,所以硬撑着起身要和您行昏礼。”

        沈辛夷傲然点了点头,玉烟也松了口气,急急忙忙叫来梳妆娘子帮她重新梳妆,又整理有些褶皱的吉服。

        魏朝昏礼大部分都遵循周礼,并没有红盖头这一说,但是入夫家之后却得用团扇遮住脸。沈辛夷用仕女团扇遮面,玉烟小心扶着她踏上毡席,毡席一路通到早就搭好的青庐和百子帐,她被扶着走进青庐,慢慢跪坐在毡席上,此礼名为‘坐帐’。

        她静坐了会儿,太子随后而入,沈辛夷从半透的团扇后瞄了他一眼,呼吸不由得微微一顿。

        太子生的像那位早逝的先皇后,先皇后当年的绝代风华所见者无不倾倒,太子年少时就已经好看的让人挪不开眼,还被皇上先皇后调侃为天下第一美人,如今二十余岁了,却更加俊美出众,堪称夺天之色,脸上有些病倦,却也无损容色。沈辛夷虽不是初见他,但也看的人心神摇曳。

        唯一不美的是他薄唇微抿,眼皮耷拉着,整个人都散发着“莫挨老子”的气场。

        沈辛夷欣赏了一会儿美貌,才慢慢挺直了脊背做端正了,陆衍过了几刻,才慢慢撩起衣袍跪坐在她对面,两人之间就隔着一把团扇,帐内静谧无声,空气都凝滞了。

        这时帐外开始往帐内抛洒金钱花钿果子等物,其他几个皇子在外念去扇诗,沈辛夷听到去扇诗,才慢慢挪开团扇。

        由于这一路上沈辛夷的妆脱了不少,梳妆娘子只好又给她抹上几层白粉,陆衍一眼落在她那张大白馒头上抹俩腮红的脸上,几年前沈辛夷对他示好的时候他见过她几次,不过追求他的人太多,沈辛夷这几年身量五官都有变化,他早都忘了她长什么样了。

        他挪开视线,轻嗤一声:“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素闻沈家五娘子貌美,没想到是这般”后半句他虽然没说出来,但谁都能听出他未尽之意。

        这磨人的小妖精,又开始想引起她的注意了。

        沈辛夷很苦恼,她只能把太子当成替身,太子这么爱慕她,还变着法儿地吸引她的注意该怎么办?!

        她瞟了太子一眼,低声道:“卿俊美稀世,吾自不能与卿相较。”语调轻佻,话也不怎么正经。

        陆衍难免想到她脑子疑似坏了的事,不由得蹙了蹙眉,表情莫测。

        两人声音颇低,没人听得见,这是有人捧用同牢盘端了同牢饭上来,笑着念诵:“一双同牢盘,将来上二官”两人这才收敛了神色,被人喂着各吃了三口同牢饭。

        下面要喝合衾酒,乘酒的是被剖成两半的精致小瓢,两瓣瓢之间用红绳系着,沈辛夷又看了他一眼,见他只垂眸看着手里的交杯酒,不由得有些无趣,也低把瓢里的交杯酒一口饮尽。

        魏朝的拜堂仪式还跟影视剧里的夫妻对拜不大一样,且更为繁琐多事,沈辛夷行完一套礼下来腰都快断了,被侍女扶着先进了吉房。她脸上厚厚一层脂粉让人十分粘腻不适,她让侍女打来温水,洗了好几盆才算彻底洗干净,她又让玉烟从箱笼里出去一大堆瓶瓶罐罐,尽是些护肤的花露花油。

        她才涂涂抹抹了一半,就听见门外有些响动,她转过头去看,就见太子斜斜倚在门边,手执玉樽,有一口没一口的饮着酒。沈辛夷这般瞧着倒不像是摔坏脑子的,

        目光落在她身上,带了几分探究思量,她就看了一眼,转过头继续涂涂抹抹了。

        陆衍表情不由得有些微妙,沈辛夷曾经倾慕过他,今天她的目光频频望来,显然是有些心思,被一个曾经爱慕过自己现在名义上还是自己妻子的人这般无视,他的心情有些奇异。

        他随手放下玉樽,淡淡吩咐:“我要沐浴。”他原是不想来的,但他一向守诺,既然输给了太史捷,就不会反悔。再说沈家女区区一女子,他若刻意避开,反而落了下乘。

        沈辛夷上辈子出身也出身富贵大家,两辈子都是被人伺候过来的,完全没意识到他在吩咐自己,只用一把青玉小滚子按摩脸颊,让肌肤更好的吸收花油。

        陆衍见她仍旧只忙着自己的,低低咳了几声,慢慢走到她身后,不耐道:“沈五,帮我备水,准备干净寝衣。”沈家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这种女子也敢让她嫁入宗室?

        他说完随意往铜镜瞄了一眼,就看见镜中人已经卸下了厚厚一层脂粉,桃花眼勾魂摄魄,唇角微微抿着,额上还有很漂亮的美人尖,面上万种风情流转,偏偏因年龄尚小,眉眼颇为纯稚,既风情又稚嫩的花容十分撩人——倒是比在青庐里顺眼多了。

        玉烟瞧情势不对,很有眼色地吩咐下人去备水备衣。

        沈辛夷见他走过来,才意识到方才这句吩咐是跟自己说的——小妖精果然又在勾引她,他法子倒还不少!

        她深吸了口气,觉得还是有必要给这个替身一点甜头,她于是张开了纤细的小胳膊小腿,高傲地笑道:“沐什么浴,过来,到我怀里来。”

        陆衍:“”他一怔才挑了挑眉:“你真的”

        沈辛夷斜了他一眼,心说这小替身还跟她推三阻四,明明是个小碧池,装什么纯洁!

        她重重扯了他一把,要把他拉到自己怀里来,不屑道:“装什么装,你为的不就是这个吗!”

  http://www.lwxsw8.com/44/44419/75882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wxsw8.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wxsw8.com